首页 > 图书>新婚晓静与翁公笫一章 翁公的粗大挺进晓静25章

新婚晓静与翁公笫一章 翁公的粗大挺进晓静25章

“翁公,我说怀孕了!你给我开一堆治消化的药是什么意思?”晓静脸色难看的说。她今天来这里就是特意找翁公麻烦的。可从进医院到现在,却反倒被翁公摆了好几道!晓静气的把...

“翁公,我说怀孕了!你给我开一堆治消化的药是什么意思?”晓静脸色难看的说。


她今天来这里就是特意找翁公麻烦的。


可从进医院到现在,却反倒被翁公摆了好几道!


晓静气的把药方撕碎。


“你什么意思?翁公,你今天就是在故意跟我过不去是吧?”


“检查结果就是这样,梁小姐不相信可以换一家医院再检查一次。”


翁公面色平淡如水地说完,继续做自己的事,仿佛根本不把面前的人当回事。


这样的情景,每天都要上演无数次,翁公早已习以为常。


这些天,每天都有“晓静”找上门来,找各种理由要她做‘检查’。


晓静忽地冷笑起来,绕着翁公左右走动,神色讥诮,“哦我明白了,你是还抱着重新回到易身边的念头,所以才故意这么做,可是翁公,易都已经不再爱你了,他看见你就恶心,你自己做了那样不要脸的事,再这样纠缠下去,有意思吗?”


“近期少吃辛辣油腻,保持睡眠,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翁公依旧面无表情,什么都听不到一般,仿佛那个叫易的男人,跟她毫无半点关系。


“你再这样,我就去你们院长那里举报你耽误病人治疗!”


翁公无奈的扫了眼晓静,满脸的同情的指着检查台,妥协般低声道:“躺着吧。”


晓静重新躺到检查台上。


“这疼不疼……”


“疼!”


晓静只觉胃翻江倒海,跑向垃圾桶干呕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晓静攀着检查台缓缓站起来,得意的看着翁公,“我劝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这辈子,你都不可能再回到易的身边,翁公,你说,如果他爸妈也知道你做了那样不知羞耻的事,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话音刚落,她放肆张扬的大笑起来。


翁公神色僵硬了片刻,却很快恢复如常,淡然自若的来在原来的药方上又添了一味药,递了过去,“如果你还是对自己怀孕与否心存疑惑的话,建议带着霍先生过来查一查,是不是他不行。”


“你不必装的这么淡定,翁公,你……”


不等晓静说完,翁公不再理会她,直接走出了妇产科诊室。


翁公面无表情的停下脚步,站在走廊上深吸了一口气,旋即拿出手机。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三年没拨过这个号码,可是她却还熟记于心。


许久后,就在翁公以为电话将会自动挂断的时候,对方才接通。


听筒里传来一道慵懒低沉的声音:“喂?”


“是我,翁公。”


翁公闭上眼睛,缓缓报出自己的名字。


他们经历过的那么多的故事,他应该不会忘记她。


可是,万一呢。


电话那端,男人停顿片刻,饶有兴味的哦了声,“翁公?”


“我不太记得我是否认识一位姓江的小姐,让我想一想,翁公是谁?”


电话那端拖着长长的语调,像是在刻意逗她般如是说道。


翁公神色未动,却嘲讽的勾起嘴角,“需要我提醒霍先生吗?”


她说:“翁公,霍先生法律上的妻子。”


电话那端明显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就传来一阵轻笑声。


想起自己的经历,翁公忍不住讽刺道:“霍先生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有事?”


“麻烦你让你身边那群莺莺燕燕不要再来医院烦我了,这三年我从未找过你,也请你继续和我保持距离。”


“江小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


眼前浮现霍辞易说话时带着轻笑的样子,一如从前,翁公忽然没了声音。


她握着手机许久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自从她研究出一种能够有效控制呼吸传染病的新药以来,院方宣传引来媒体曝光,让她一时名声大噪,不想却引来了霍辞易身边那些女人的注意。


这些天来自霍辞易的女人们的折磨令翁公不堪其扰,可这些年早就断了联系,只挂着名义上的夫妻名号。


她和霍辞易之间隔了一条遥远的鸿沟,永远都无法跨越。


可偏偏,又总是纠缠不休。


“院长?”


第二天翁公刚到医院,就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正坐在自己位置上。


翁公本能的生出点不太好的有预感来。


兴许是看出翁公的拘谨,院长脸上挤出笑,“小江,昨天有家医药科技公司打来电话,要投资你的新研发。我是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


院长又笑眯眯的继续说:“资方现在在会客室,钦点你去陪他参观医药研发中心。”


“点我去参观研发中心?”


翁公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下意识想拒绝。


按理说,就算她是研发者,可上面还有院长副院长许多人压着,无论也不该轮到她来陪投资方去研发中心。


“对,现在投资方就在会客室,你换了衣服就过去吧。”


说完这句话,院长就先出了门,又转头叮嘱:“别错过了好机会!”


无奈,翁公只能换了衣服跟着去会客室。


可当她一踏进会客室的大门,遥遥和一双深沉漆黑的眼睛对上视线,头皮顿时发麻,恨不能立刻掉头就走。


“霍辞易?”


霍辞易正坐在桌前,修长的指节轻轻敲打桌面,这正是他耐心告罄的习惯性动作。


轻微的声响却似巨钟在翁公心头敲响。


他……怎么会来?


就在这时,霍易辞缓缓转过头来。


阳光透过窗纱落在他脸上,剑眉微挑,薄唇含笑,一双桃花眼似是染了墨。


阔别三年,这人仍是一如既往的英俊动人。


翁公的目光似是胶缠在了霍辞易的身上,两个人就这也四目相接,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直到院长走来,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霍总,这就是我们特效药的研究者翁公,江医生。”


“江医生……”


霍易辞低声重复,磁性的嗓音像是古老的大提琴音,扣在了翁公的心弦之上。


他像是真的初次见她,表现得陌生又疏离。


可明明他们曾那么亲密。


翁公收起杂乱的心绪,略过霍辞易随意找了个位子落了座。


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多看霍辞易一眼。


翁公魂不守舍的坐在原地,耳边是院长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直到院长忽然喊了她的名字,让她带着霍辞易去参观。


这话一落,霍易辞嘴角勾起笑意。


他随意般扫过翁公满脸的迷惘不愿,豁然起身,“好。”


无奈,翁公只好顶着院长期盼的眼神带着翁公魂不守舍的坐在原地,耳边是院长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直到院长忽然喊了她的名字,让她带着霍辞易离开。


两人之间仍然是诡异的沉默着,没有谁主动开口说话。


直到走进研究室,霍易辞才开了口。


“怎么,你们医院找了个哑巴来带我参观?”


翁公不由冷笑,医院的好嗓子多了去,不知道是谁专门挑了个哑巴。


腹诽完,翁公还是耐心的开始介绍:“我们最新新研制的特效药是我们医疗团队针对病例多次实验后的结果。经过反复验证,我们证实了它可以治愈急性病例,并且……”


“对外声称这种药毫无副作用,所以说,患者用药方面安全可以完全保证?”


“基本可以。”


“百分之百?”


翁公有些赌气的说:“医学上的事情那有什么百分之百?更何况这种类型的药能把副作用降到最低,已经是一大突破。”


那一刻,霍辞易的眼角,划过一抹讥诮。


“所以,江医生这些年的水平也不怎么样。”


他说完,面容像是裹了一层厚厚的寒霜,语气逐渐变得冰冷。


“怎么不说话了?”


霍辞易缓缓逼近:“刚才不还很会说?”


翁公微垂眼帘,懒得搭理他,“如果霍信不过,那么请便……”


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


她也不想再在这个人的身上耗费心力。


霍辞易却并没有走的意思。


“我并非非你不可,但你这药出现的及时,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其他公司。”


翁公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霍辞易。


霍辞易从前最喜欢的,就是翁公澄澈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倔强,让他产生好胜心,很想要驯服她。


但现在,他只想把那双眼里的光驱散,把她的倔强一一击碎。


“但我告诉你,被我霍辞易因安全问题拒资的项目,会有什么后果?”


他一步步的逼近她,语气低沉,透着彻骨的寒意。


猜你喜欢:

兄妹生死恋图书简介

还珠之凤凰重生图书简介

重生之金融大亨图书简介

斗罗之最强治疗武魂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