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

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

岳心中不喜,她不会掩饰情绪,小脸上挂了层冰霜,“厉...君逸他很好。”“他好?”厉青城笑了,满脸的不屑却没有在继续上个话题,转而说:“你叫岳是吧?”“是。”“岳,好...

岳心中不喜,她不会掩饰情绪,小脸上挂了层冰霜,“厉...君逸他很好。”


“他好?”厉青城笑了,满脸的不屑却没有在继续上个话题,转而说:“你叫岳是吧?”


“是。”


“岳,好名字,不错。”


岳没回话,和厉青城坐在一个沙发上,她是越来越不舒服,正准备换到另一处时,厉青城突然凑过来,小声的说:“你是不是很缺钱?”


陌生的男人气息袭来,岳心中一惊,猛地起身后退一步。


“请不要乱说,跟你没有关系!”


“怎么就没关系了。”厉青城笑得更加放肆,双手交叉放在后颈上,用一种观察货物一样的目光上下打量岳,“你能嫁给厉君逸,不就是以为钱嘛,大嫂,我很好奇,你是缺多少钱才把自己卖给他的啊?”


“要不大嫂你考虑考虑我怎么样?他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岳气的浑身发抖,眼圈渐渐的红了。


污言秽语听在耳朵里,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反驳回去。


祖宅里不缺佣人,门旁还站了两个上了年纪的保姆,可她们此时齐齐的垂下头,一副听不见的样子。


“我不是开玩笑。”厉青城起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走到岳面前,挑起她的一缕长发放在鼻端,“很香,大嫂你...”


他话没说完,岳眼睛一亮,不顾一切的推开他,红着眼圈向楼梯的方向跑去。


淡淡的甜香划过,厉青城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厉君逸的声音响起。

cc31e71500.jpg

“怎么了?”


厉君逸一眼便注意到了岳泛红的眼圈,他抱住扑来的娇妻,慢慢皱起了眉头。


岳摇摇头,没说话,一双小手死死的抓住厉君逸衣角,大有再也不放开的意思。


没有说刚才的事情,她不想让厉君逸为难,但又不愿在和厉青城待下去了。


即使岳不说,看下面的场景厉君逸也大概的猜出个一二来,目光落在厉青城身上,后者被吓了一跳,连连摆手: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看了岳一眼,“可能是嫂子想回家了吧。”


真是无耻!


岳用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狠狠的骂了他一句。


“想家?”厉君点点头,安抚的拍了拍岳的手,转头看向站在楼梯上的老爷子,“借我用用。”


厉老爷子叹了口气,心知厉君逸的脾气上来,是谁也劝不住,他递过手杖,道了句:“到底是你二伯家的儿子,下手轻些。”


厉君逸接过手杖,颠了颠重量,慢慢的走到厉青城面前。


“大..大哥。”厉青城咽了口唾沫,谨慎的后退,“我真的没对嫂子做什么,你听我解释啊...”


他从小就怕极了厉君逸,成年后,长时间不见面,畏惧感减弱了不少,此时又把之前的胆怯勾了起来。


客厅的面积不小,但厉青城的身后便是沙发,他没退几步,便摔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哥,你相信我,我...”


哪里还会给他说下去的时间,厉君逸心中戾气翻涌,举起手杖对准厉青城狠狠的砸了下去。


“啊!!哥我错了!”


“爸,救命啊!”


降龙木的密度高,但在重量上比不得紫檀之类的木料,即使如此,几棍子下去,依旧打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厉青城哭爹喊娘的求饶。


厉君逸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每一棍子下去都用了十成的力量,很快,厉青城胳膊等暴露在外的皮肤上出现了道道青紫色的红肿的淤痕。


触目惊心的程度让岳想要瑟缩的后退。


可哪怕到了这种程度,厉君逸仍然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手杖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任凭厉青城哭叫的多惨,他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金属面具的边缘泛起幽暗的寒光,鬼面狰狞可怖,在加上厉君逸毫无感情的双眸...


厉青城怕了。


他终于意识到,厉君逸是真的生气了,而他,很有可能会被活活打死。


“大哥,我错了!我就是跟嫂子说了几句话,我真的错了!!”


厉君逸停下动作,唇角竟露出一丝笑容,“知错了?”


“知错了!我给大嫂道歉,对不起嫂子...”


不等厉青城说完,厉君逸摇了摇头,再次的挥起了手杖,“晚了。”


“青城!”


厉恒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目眦尽裂的看着厉青城此刻的模样,他跨步上前,挡在厉青城前方,怒道:“君逸,青城他可是你弟弟!”


“他不姓厉的话,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儿?”


厉君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老东西终于坐不住了,厨房和客厅只有一个屏风的距离,刚才闹得声音不小,厉恒却是此时才出现。


显然是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特地舍出儿子出气,现在看情况不对,开始演出父子情深了。


厉恒闭了嘴,他清楚厉君逸是什么人,继续得罪下去,别说了是青城,在老爷子的偏袒下,连他也不会有好果子,怨毒的神情在脸上闪过,他抱住厉青城,心疼的问:“青城,没事吧?哪里疼啊?伤没伤到骨头?”


“爸,救救我!”厉青城哪里敢喊疼,死死的抓住厉恒的手,不停的重复的救救我三个字。


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厉恒心如刀绞,对厉君逸的恨意又涨了几分。


还有老爷子,把公司全都交给了厉君逸不说,同样是小辈,青城挨打他竟然连阻止都不阻止一下。


“棍子可没长眼睛,二伯,麻烦让让,伤到你就不好了。”


厉君逸的气没消,自然是不肯罢休。


“他都什么样子了?!你还要打他?”厉恒瞪大眼睛,挡在厉青城身前不肯让开。


要是再让厉君逸继续下去,就算不是活活打死厉青城,也定是会落下一辈子的残疾。


厉君逸目光转冷,“二伯,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让开。”


岳在后方看的是胆战心惊,此刻终于忍耐不住,小跑上前抱住了厉君逸的胳膊,低声哀求:


“君逸,别打了,我没事的。”


很奇妙的,她软绵绵的声音瞬间抚平了厉君逸的火气。


“好了,好了,都不要闹了。”老爷子见厉君逸气出的差不多了,叹息一声,当起了和事佬。


厉君逸把手杖还给老爷子,在没说话,抱着岳坐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


厉恒表面感恩戴德,背地里险些咬碎了两颗槽牙。


一个闹字,轻飘飘的拂去了厉君逸的过错。


他儿子的打,算是白挨了。


老爷子可能也觉得有些不妥,瞪了厉君逸一眼,斥道:“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收敛收敛,没个谱的事情,说动手就动手,你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叫你二伯怎么办?”


厉君逸把岳抱在怀里,牵住她一只手放在掌心把玩,头也没抬的回了句,“没打死他,算是运气好。”


“砰。”


手杖重重的点在地面上,厉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这是什么话...”


老爷子的话音未落,厉君逸淡然道:“既然能站起来,去一边跪着吧。”


老爷子愣了愣,转头看到满脸鼻涕眼泪厉青城在厉恒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听见这话,也是呆住了。


“君逸。”厉恒勉强挤出个笑容,“你弟弟知道错了,他身体弱,你看看就不要让他跪了。”


厉君逸抬起头,“什么错?说来听听。”


“他...他,”厉恒看了惨兮兮的厉青城,喉结动了动,今天这事,厉君逸是不打算轻易翻过去了。


厉恒只能憋着气,劝道:“青城,你到底是哪里惹到你哥了,快点给他道个歉。”


都是人精,一句话便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


他是在告诉厉君逸,关于厉青城的所作所为,他并不知情。


厉青城已经被吓怕了,他现在全身上下疼的厉害,哪里还敢继续逞强,顾不得其他,厉青城连滚带爬的折腾到岳身边,弯腰苦声道:“嫂子,我不应该对你无礼,对不起,求您原谅我吧!”


见他过来,岳下意识的向厉君逸的怀中缩了下,细微的动作,惹得厉君逸再次变了脸色。


“没事。”岳拽了拽厉君逸的袖子,伏在他耳边小声的补充了句:“我真的没事,你不要生气了。”


厉君逸看也没看地上凄惨的厉青城一眼,而是把视线放在了厉恒身上,“再有下一次,二伯,你的继承人可以换了。”


“青城已经长了教训,不会再有下次了。”


厉恒弯腰赔笑,掩住了眸中一闪而过的狠辣之意。


尘埃落定,厉君逸和岳先行离开了祖宅,厉老爷子没拦,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门,他才对厉恒感慨:


“君逸很在乎那丫头,不错。”


厉恒吩咐保姆把扶去上药,转头笑道,“是啊,那件事情后,很难看见君逸在乎谁呢。”


“哎。”厉老爷子变了脸色,“过去了,就莫提了。”


“是我多嘴了,爸您饿不饿?我去厨房看看。”


厉恒离开客厅,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夜中,黑色的玛莎拉蒂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


从祖宅离开后,厉君逸未发一言,岳坐在身侧,偷偷的瞄了好一会儿他的脸色,鼓起勇气张口说:


“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厉君逸似乎有些惊讶,他唇角微扬,露出个罕见的笑容来,“你没错。”


他的安慰,反倒是让岳心中的懊恼更甚,她低垂着头,细白的手指不安的绞在一起,“厉先生,真的很抱...”


一只大手覆在岳微凉的手指上,另一只钳住她的下巴,男人用行动制止了她的自怨自艾。


红唇被夺,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厉君逸。


一时之间,她忘记了呼吸,满心满眼是那双深邃的、充斥淡淡笑意的眸子。


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其他原因,脸颊涨的通红,加速的心脏跳动声占据了耳膜。


厉君逸主动地结束了这个温柔的吻,指尖在她唇角划过,带离一抹晶莹的银丝。


“我、我、”岳大口大口的呼吸,平日里算得上是伶俐的舌头,此时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有很多想说的,比如对不起、比如谢谢,比如虽然她胆子很小,却一点也不觉得厉君逸可怕。


厉君猜出了几分她想说的话,微微摇头,道:“暖暖,你是我的妻子,我照顾你、庇护你,是应当的。”


岳觉得自己此时应该高兴才对。


未来的丈夫不是传闻中恐怖的男人,他对自己很好、也很温柔,会在她受委屈时,挺身而出保护她。


可为什么...


岳抚住胸口,心脏的位置,传来的感觉却让她有一丝丝的酸楚呢?


岳想得多,低落写在了脸上,饶是厉君逸多聪明,也做不成次次都猜中女孩子的心思。


他只能把棉花团子一样的姑娘抱在怀里,低声说:“不准叫我厉先生。”


岳歪头想了想,难得开了窍:“君逸?”


“嗯。”


窝在男人怀中,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岳忍不住笑了,她偷偷挪动手指,勾住厉君逸衣袖边缘,然后像是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把头埋在厉君逸的怀中,满足的闭上眼睛。


几分钟前还郁郁寡欢的姑娘此刻睡得安稳,口中不时发出几声不成句的梦呓。


厉君逸的眼神无比柔和,他帮岳换了一个姿势,让她能睡的更加舒服。


等回到了厉宅,在老管家笑眯眯的目光中,厉君逸把人打横抱起,动作温柔的送回到房间的床上。


“少爷。”等厉君逸从岳的房间离开,动作轻柔的合上门,林管家担忧的问:“司机说祖宅里出了点状况,没发生什么事吧?”


“解决了。”


厉君逸脱下外套,林管家双手接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问:“又跟二爷有关?”


“差不多,是他不成器的儿子挑起来的事。”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厉君逸淡淡道:“这次,找上了岳。”


林管家大惊,“秦小姐没事吧?”


“没事。”


“他也太过分了!”林管家愤愤不平,“秦小姐这可是第一次去祖宅。”


“放任厉青城,试探我的对岳和厉家的态度,我这二伯,可真是聪明。”


林管家张了张嘴,没有继续问下去。


厉家的事情,不是一言两语能讲清楚。


厉君逸此时脑中想的却是另一件事,他的胸口至今萦绕着一股尚未散去的怒气,从岳扑过来时产生,在她红着眼睛抽泣间爆发。


不是吓唬谁,在某个瞬间,他对厉青城动了杀心。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厉恒回到了客厅之中。


厉君逸揉了揉额角,不知何时,岳竟产生了如此大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影响力。


岳的一觉睡得很熟,以至于她睁开眼睛,时间已经走过了八点。


不要说是准备早饭,她连自己上学都险些迟到。


慈祥的老管家塞来一包厨娘准备的三明治,岳接过,道了声谢,匆忙的跑上了车。


“要迟到了。”


岳皱起了一张小脸,打开包包从里面翻出课程表来,还没来级的看清,一只大手从天而降,岳一愣,这才注意到身边还做了个厉君逸。


她方才跑的急了,此刻头发乱七八糟,衣领的部位也没系好。


全被厉君逸看到了...


岳向后挪了挪位置,低头和衣服最上方系错位置的纽扣作斗争。


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越是着急,纽扣便越是有自己的想法,和一截线头缠在一起。


不想被厉君逸看见丢人的模样,岳急的手指发颤,纽扣可怜兮兮的越缠越紧,几乎要被冒失的主人扯下来。


低沉的轻笑声传入耳畔,厉君逸的大掌覆在岳的手掌,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纽扣乖乖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