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很黄很污的小黄书 污污自慰看的小黄书

很黄很污的小黄书 污污自慰看的小黄书

苏沫在警察的帮助下,录完了那份道歉的视频。“真是便宜苏辞月那个贱人了!”从警局出来,陈华一边走一边抱怨,“早知道秦三爷这么年轻帅气,我们当初干嘛那么大费周章地把...

苏沫在警察的帮助下,录完了那份道歉的视频。


“真是便宜苏辞月那个贱人了!”


从警局出来,陈华一边走一边抱怨,“早知道秦三爷这么年轻帅气,我们当初干嘛那么大费周章地把苏辞月嫁过去?”


“十克拉的钻戒啊!妈现在想想都心疼!”


“这钻戒本来应该是我女儿沫沫的!”


“没事,妈。”


苏沫看着前方,微微地眯了眯眸,“我既然能把秦三爷送给苏辞月,我就能把秦三爷夺回来。”


秦家别墅。


苏辞月心情不错地在厨房里面哼着歌做着饭。


星辰搬过小板凳坐在厨房中间,双手托腮,歪着头看着苏辞月,“妈咪。”


女人正在切菜的手顿了顿,回头看他,“怎么了?”


“你要是我亲生的妈咪就好了。”


小家伙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我觉得你的眼睛和我们的眼睛也很像,你会不会就是我们的亲生妈咪啊?”


苏辞月无奈地笑了笑,转头继续切菜,“可是妈咪没有生过……”


话说到一半,她顿住了。


五年前,她倒是生下过一胎死胎。


那也算是生过孩子么?


想到这些,她心尖微微地一疼,立刻转移话题,“你们没见过你们的妈咪么?”


“没有哦。”


星辰摇了摇头,“听说妈咪生我们的时候难产死掉了。”


“但是我总觉得她没死,她肯定还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等着我们找到她!”


听着孩子稚气的声音,苏辞月淡淡地叹了口气。


她将手里的火腿切下一小块,拿着塞进星辰的嘴里,然后蹲下身子抱了抱他,“你要是相信你的妈咪没死,她肯定就还活着。”


“要快快长大,找到她!”


感受着女人温暖的怀抱,星辰一边吃着嘴里的火腿,一边悄悄地垂了垂眉眼。


如果她是他的亲生妈咪就好了。


……


楼上书房。


星云坐在办公桌上,双手环胸地在和放大版的自己对峙。


“就这么放过那个女人了?”


她昨天可是害得妈咪差点失了身的。


身为妈咪的丈夫,他爹地就这么放过了那个坏女人?


秦墨寒淡淡地抬眼看了他一眼,“当然不是。”


苏沫的事业还在发展期,以后秦墨寒有的是机会在商业上打击她。


但今天的事情,只能到此为止。


一旦事情闹大,现在公布的信息,肯定没有办法满足大家的求知欲。


万一星辰和星云的身份暴露,这两个孩子以后就再也没有办法过上平静的生活了。


即使他能力通天,也不愿意让孩子冒这个险。


他答应过那个女人,会好好地保护这两个孩子。


“那是什么意思?”


见他不说话,星云咬了咬唇,声音里带着愤怒。


他一向懂事,不像星辰那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生气。


秦墨寒看着他,唇角微微地扬了起来,“你这么在乎苏辞月?”


星云脸上一红,别过脸去,“她是你老婆,我妈咪。”


男人双手环胸,目光锐利地打量着他,“就因为这个?”


“当然。”


小家伙从办公桌上跳下去,“既然你不愿意,那女人我会对付。”


说完,他迈着小短腿儿,大步地出了门。


“等等。”


身后,坐在大班椅上的男人淡淡地皱了眉,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盒子,“把这个拿给她,就说是你送的。”


星云捧起那个小盒子看了一眼,“美白套装?”


小家伙抬起那双锐利的大眼睛看着秦墨寒。


他家爹地他很清楚,他一向冷清,怎么忽然这热心了?


星云的目光,让秦墨寒有些不自在。


他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我今天让你堂哥关照她一下。”


“哦,那个笨蛋。”


淡淡地叹息了一声,星云抱着那份化妆品出门,“暂时原谅你。”


秦墨寒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无奈地笑了。


“小叔!”


星云刚走,秦墨寒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秦南笙打来的,“小婶婶回家了吧?”


“有没有跟你说今天的工作轻松了不少?”


“她是不是很开心?”


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眸,“是很开心。”


“哈哈哈哈,我办事,您放心!”


“我是不是帮助小婶婶帮助地毫无痕迹?”


“嗯,你以后的零花钱也会消失地毫无痕迹。”


秦南笙:“……”


半晌,电话那头的男人痛定思痛,“小叔,你放心,我明天一定会选择一个更稳妥的方式照顾小婶婶的!”


“嗯。”


秦墨寒的声音依然淡淡地,“我也会更稳妥地想一下,你的下场。”


隔着电话,秦南笙出了一身的冷汗。


……


晚饭后,苏辞月满心欢喜地捧着那份星云送给她的美白化妆品回了房。


这化妆品是国外的某个大牌,她以前只听过,但从来都买过。


没想到她就刚抱怨了几句今天晒了一天的太阳,星云就送给了她这么奢华的礼物!


女人坐在梳妆台前,捧着那化妆品拍了好几张照片,又小心翼翼地打开,弄了一点点抹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十分得意地给福千千发语音,“我儿子送我的神仙水,抹着就是舒服!”


秦墨寒靠在门板上,看着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地上扬了起来。


就这么一点小礼物,就值得她开心成这样?


一边拍照一边跟朋友炫耀?


“哎,我也好想和你一样,有两个贴心又帅气的儿子啊!”


电话那头,传来福千千羡慕的声音,“不过,我更好奇你孩子的爸爸。”


“不是都说你家秦三爷又丑又怪么?他那种人,怎么能生出这么好的两个孩子?”


苏辞月扁了扁唇,“我老公才不丑呢……”


她的这一声“老公”,让秦墨寒的唇角再次忍不住地上扬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女人喊出“老公”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特别地好听,好听到他会回想起那天在浴缸里面,她诱人的模样。

qz3faareurv.jpg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拍个你老公的照片看啊!”


“才不呢,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肯定是因为他特别低调,我才不把他的照片外传呢。”


“那你就别狡辩了,你老公就是丑。”


“你老公才丑,你老公全家都丑!”


……


“先生!”


白管家上楼来给小少爷送牛奶,刚上楼,就看到秦墨寒正靠在门口,于是连忙开口打招呼。


门口的声音,让正在和福千千吵架的苏辞月猛地顿住了。


她连忙回过头。


只见门口的方向,那个高冷深贵的男人靠在门板上,似乎已经站了很久了。


“苏辞月,你老公肯定特别特别丑,丑到你都不敢带他见我!”


电话那头,传来福千千半开玩笑的声音。


她一惊,连忙回过头,将手机关掉,“那个……我和我朋友开玩笑呢。”


“用我开玩笑?”


男人似笑非笑地进了门,把门关上,高大的身子缓缓地逼近她。


他的气场太过强大,苏辞月被他步步紧逼,最后腿弯撞到了床沿,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床上。


男人抬手,将她圈在床和他中间。


他修长的手臂直接捞过她的手机,点开福千千的视频键。


很快,手机上就出现了福千千震惊的脸。


秦墨寒将电话的声音关掉,俯下身看着床上的女人,“苏辞月。”


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鼻尖,“你告诉她,我是不是丑得不能见人。”


男人身上那极具侵略性的气息让苏辞月脑袋晕头转向。


眼前,是男人那张帅气到让人晕眩的脸。


男人抬手扣住她的下颌,唇角带着几分的玩味,“我的确是很低调,但我允许你高调。”


简单的字句,被他用低沉又磁性的声音说出来,居然分外地迷人。


苏辞月只觉得自己酥了。


大脑一片空白,连自己想说什么,都忘记了。


他略微粗粝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唇瓣,“以后谁再诋毁我,可以都告诉我,我真的可以让他们生不如死。”


说完,他满意地看着她红成了一片的脸,转身离开。


苏辞月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地定在了床上,满脑子都是他刚刚抵在她身上,似笑非笑的模样。


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


一旁的手机里,还和福千千通着视频。


因为被秦墨寒调成了静音,所以她到现在才发现。


女人红着脸将语音打开。


电话那头的女人直接尖叫了起来!


“卧槽,苏辞月,刚刚那个就是秦三爷?”


“他长得这么帅,为什么外面的传言那么难听啊!”


“我心脏病都快犯了!刚刚看他那么对你,我甚至希望能够围观一场你们的夫妻生活!”


“你们太般配了啊!他比程轩帅了好几个级别,你赚了啊!”


福千千这一番胡乱夸赞,莫名地就让苏辞月的心情好了起来。


忽地,福千千猛地一拍脑门,“辞月,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你刚刚,居然没有反感他?”


苏辞月微微一顿。


五年前的那场情事,给她留下了阴影。


这五年来,她连和程轩亲密,都做不到。


可是,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真正地排斥过秦墨寒的触碰。


“你居然被秦三爷给治好了?”


福千千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是说,你喜欢上秦三爷了?”


苏辞月连忙摇头,“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秦三爷这种男人,我只看了一眼就想嫁,你怎么确定你对他没有一见钟情?”


苏辞月微微地顿了顿。


一见钟情吗?


她应该……不会吧?


……


第二天早上,苏辞月醒来的时候,秦墨寒还在睡着。


她单手托腮,认真地盯着身边的这个男人看。


他的确很好看。


耳边响起昨天晚上福千千的话。


她……真的会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么?


“还要看多久?”


猛地,耳边响起男人冷沉的声音。


苏辞月回过神来,眼前的男人已经睁开了双眼。


“秦太太一大早就盯着我看,是觉得我秀色可餐?”


女人脸上一红,慌乱地下了床,匆忙下了楼。


看着她狼狈的背影,男人的唇角微微地浮上一丝的笑意。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