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宝贝乖~自己坐上去动一动哦 宝贝我难受~你含一下它

宝贝乖~自己坐上去动一动哦 宝贝我难受~你含一下它

宝贝也就好干活了。她一双细白的手,分别在夜兰舒的小腹和后背上,揉捏敲打。夜兰舒腹部胀气,即便是宝贝轻微的动作,她都疼得浑身哆嗦。她忍不住叫道:“宝贝,你要弄死我...

宝贝也就好干活了。

d6f8cdf82b.jpg

她一双细白的手,分别在夜兰舒的小腹和后背上,揉捏敲打。


夜兰舒腹部胀气,即便是宝贝轻微的动作,她都疼得浑身哆嗦。


她忍不住叫道:“宝贝,你要弄死我啊?疼死我了!”


宝贝冷声道:“忍着!我往下按的时候,不许屏气!几分钟就好!”


她说着话,把手掌底部重重地按在了夜兰舒的小腹上,用力往下压。


夜兰舒疼得惨叫,叫得都差了声。


宝贝却一张小脸冷凝着,另一只手握拳,有节奏地敲打夜兰舒的后腰部。


高伟庭是学医的,但是也不知道宝贝用的这是什么手法。他按着夜兰舒的肩膀,手心都出汗了,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夜北枭按着夜兰舒的双腿,完全看不懂,宝贝在做什么。可是看着她冷凝的小脸,他却莫名地相信她,是在救治夜兰舒。


宝贝穿着白色的体恤衫,领口是半圆的,有些低。她敲打按揉夜兰舒的后腰和腹部的时候,一直是弯着腰的。


而夜北枭是站着的,从他的角度看向宝贝,视线恰好能从她宽松的领口钻进去,然后就看到了一道漂亮的蕾丝边,勾勒着的一片姣好肌肤。


刚才那柔软而弹性的触觉,蓦地漫上心头,让他一怔,瞬间感觉脸上发烧,下意识地扭开了头。


这时就听宝贝说:“废气排放,介意的可自行捂住鼻子!”


大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听见从夜兰舒的身后传来噗噗噗的声音,紧接着一股臭气就弥漫开来,那味道大得令人作呕。


原来是夜兰舒放屁了,而且噗噗噗的,放了足有一分钟。


她放的屁实在是太臭了,就连高伟庭和夜北枭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夜兰舒简直要尴尬死了,她再次挣扎起来,骂道:“宝贝,我要杀了你!”


当着这么多人,放这么臭的屁,将会是她人生的最大污点!


宝贝却冷声道:“不许动,别吸气!”


治疗室里的人,都捂住了鼻子,可是宝贝还紧紧地压着夜兰舒的小腹和后腰,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而夜兰舒刚才还鼓鼓的,如同三四个身孕的肚子,慢慢地瘪了下去。


夜北枭看着她,眼眸有些微深。


宝贝按着夜兰舒的小腹,命令似的说:“夜兰舒,深呼吸,屏住气,把气往肠道送,放松肛门!”


夜兰舒要哭了,这个时候她不那么疼了,却很想拉,而且是控制不住的那种!


“宝贝,你住手,我,我要上厕所……”她感到无比羞耻。


宝贝冷声说:“我现在不能松手,一旦松手,就前功尽弃了,按我说的做,快!”


“我不要……”夜兰舒真哭了。


当众放臭屁已经让她无脸见人了,如果还当众拉一裤子,她还怎么活?


可是宝贝却不给她退缩的机会,她的手掌重重一揉一按,就听噗哧一声,然后臭气弥漫开来!


夜兰舒的肠道通了,腹泻不止。


她排出的都是黑色的宿便,尤其地臭,让众人如同置身在厕所里一样。


夜兰舒今天穿的是黄色的真丝衬衫,下面是白色的短裙。


黑色的宿便很快就浸透了她的裙子,顺着她的腿流淌。


虽然这是自己的亲妹妹,夜北枭看到这副情景,也差点吐了。


高伟庭连忙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了夜兰舒的屁股上,遮住了那些污秽。


这下夜兰舒丢人是丢大了,她气得大叫一声:“宝贝,我一定要杀了你!”


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宝贝收了手,撇撇嘴,哼了一声:“我也没指着你感激我!”


她对高伟庭说:“今天只能喝水,明天后天可用流食,并服用一些整肠生,然后就可以正常饮食,但是一周内忌油腻、辛辣、冷硬食物,还忌酒!”


她也不等高伟庭说什么,就直接转身,对陈院长说:“她肠道有炎症,还是要挂水的。”


陈院长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宝贝,笑道:“江小姐,你快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身边的医生也满脸佩服地看着宝贝,他真的没想到,宝贝没有说大话,她真的在几分钟内,解决了夜兰舒的病症,让她避免了手术。


宝贝笑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通过按摩穴位,刺激胃肠道,使其蠕动,先排气,再排便,梗住的部位自然也就通了。”


她说的简单,但是陈院长却知道,所按穴位,按摩的力度,都是有讲究的,这必定是独门手法。


“江医生,等你空闲的时候,能否传授一下你的手法?这样可以让许多这类的病人获益!”


陈院长直接称呼宝贝为江医生,这是正式给了她身份,也让她不好推辞。


宝贝点头:“好的,没问题,我可以先把手法写下来,让大家看看,有兴趣的,我再指导下。”


“好好好,这样好,江医生真是大公无私啊!”


“陈院长过奖了,我现在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医院!”


“好好,你先回去休息!”


宝贝告别了陈院长,回头看了眼昏过去的夜兰舒,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她今天之所以强出头,要给夜兰舒救治,就是要这样的结果。


她不能违背做医生的职责,在夜兰舒的身体上做什么手脚,但是让她出出糗,也能聊解她心头之恨!


她的眸光扫过夜北枭,发现他正盯着她看。她条件反射似的感觉到肩膀上的疼,没控制住,狠狠的,满是鄙夷地瞪了他一眼。


对女人下狠手,算什么男人?鄙视他八辈子!


宝贝傲然转身而去!


她走进电梯,刚按下1,一抬头,一个高大身影,几乎把她笼罩了。


她下意识地退到电梯角落,把手伸进了背带裤的口袋,那把手术刀,正躺在里面。


她后退,夜北枭却前进,他强大的气场,让宝贝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


她挺直着脊背,冷声道:“我已经救了你妹妹,你还想做什么?”


夜北枭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矮自己一头的小女人,冷声道:“你原本就是想让兰舒出糗!”


宝贝想到夜兰舒刚才的惨样,还是忍不住得意地笑了下:“就当是她付给我的诊费了!”


夜北枭看着她俏皮的笑容,蓦地眼眸一深。


这个女人笑起来,怎么看怎么像个狡猾的小狐狸!


她的眼眸澄澈中带着警惕,却没有畏惧,更没有其他女人面对他时的,掩不住的倾慕!


她还真是特别!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我妹妹以前有什么恩怨?”他冷声问道。


宝贝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继而罩上一层冰霜:“你应该去问问你的好妹妹,她究竟做了什么好事!”


六年前,毕业典礼之后,夜兰舒就和高伟庭一起回到了安城。


高伟庭凭借着他俊朗的相貌,和优秀的能力,得到了夜兰舒的爸爸夜远山的认可。


当时夜北枭因为一些事,滞留在唐城。等他回到安城,夜兰舒和高伟庭已经领了结婚证,在筹备婚礼了。


他看高伟庭还不错,也就没有对两个人的事深究。在他看来,只要妹妹喜欢,她嫁给谁都可以,过不下去了,大不了再离,都无所谓。


可是今天他看宝贝和妹妹,以及高伟庭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他才感到了疑惑。尤其是,高伟庭竟然维护了宝贝,而且当众下跪,这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当然可以直接问夜兰舒,或者高伟庭,可是他见到宝贝的时候,却强烈得想从她的口中知道答案。


显然这个女人没有如他所愿,没有直接回答,还把责任都推到了夜兰舒的身上。


夜北枭的心头莫名地腾起一股气恼,冷声道:“我不管你们发生过什么,我绝对不允许你以后再伤害她!”


“呵呵!姓夜的,拜托你调查清楚,谁才是受害者!还有,不管怎么说,刚才我也是用最小的代价,最有效的手段,救了你妹妹,我哪里是害她了?如果我真想害她,你现在就该去给她收尸了!”


宝贝气愤地瞪着夜北枭,挺大的一个男人,就没有一点是非观念吗?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夜北枭看着她那张怒气凌人的小脸,看着她粉润的唇瓣不停张合,喉间蓦地一紧。


他上前一步,大手一伸,撑在电梯壁上,把她圈在自己胸前,低头,冷厉的眼眸紧盯着她:“宝贝,你刚才叫我什么?”


姓夜的?全安城还没有人敢这么叫他,这个女人却叫了两次了!


她是真不知道他是谁,还是故意在挑逗他?


不得不说,夜北枭太高了,而且身材还很健壮,相比较,穿着平底鞋的宝贝在他的包围之下,就是小小的一只,似乎只有被碾压的份。


他突然的靠近,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让宝贝的心咚得停跳一拍,她的手不由得握紧了口袋里的手术刀。


她倔强地仰着脖子,嘴角是依然是浅淡的笑:“我又不认识你,叫你什么有什么所谓?”


她竟然真的不认识他!


在安城竟然还有不认识他夜北枭的人,她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一股气憋在他的胸口,他沉声说道:“你记住了,我是夜北枭!”


在安城,能让夜北枭自报大名的,也真没有谁。


在安城,能听到他自报大名的,没有一个敢不立刻毕恭毕敬的。


可是宝贝是真不知道他,而且因为他是夜兰舒的哥哥,也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


猜你喜欢:

国宝级学霸图书简介

重生之侯门弃女图书简介

捡到一个星球图书简介

替身娇妻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