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学渣坐在学霸的鸡叭上写 校霸做错一题学霸就插一支笔

学渣坐在学霸的鸡叭上写 校霸做错一题学霸就插一支笔

学渣瞳孔倏然间放大,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怔愣的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他竟然主动抱她了!他可是向来不近女色的。自从那天她把他压了之后,她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学渣瞳孔倏然间放大,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怔愣的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

599cffcae3.jpg

他竟然主动抱她了!他可是向来不近女色的。


自从那天她把他压了之后,她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学霸不近女色的原则性问题。之前他没有跟她计较,多半是看在她能治好北时笙腿的份上。


她还是适可而止的好,以免哪天就触及到了他底线,就被他赶出去了。


而现在,他正在抱着她往楼上走,这就让她很意外了。


就在学渣这么想的时候,学霸吩咐助理说道,“李亦,去叫郑医生来。”


“不用了,我自己就是医生。你就不要让李亦去了,让他抱我上去就好了。”学渣连忙说。


学霸上楼的脚步陡然停下,面色阴沉,回头看向李亦,眼底流露出危险的光泽。


“是,是,老板。”李亦吓得连忙跑了出去。


学霸板着张脸抱着学渣继续朝着楼上走着。


林若然忍不住了,着急的冲了上去。


“骁哥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对她怎么样!反而是她,被我揭穿目的,恼羞成怒,扇我耳光!”


学渣忍着来自胃子的阵阵抽疼,为自己辩解说道:“我疼跟你……没有……关系,你的脸是你自……自己抽的,跟我也,也没有关系。”


学渣这话堵得林若然一时语塞卡住。


“骁哥哥,你别听她胡说,我——”


“出去。”学霸冷声吐出两个字。


林若然心里慌了,她今天必须得解释清楚。


“骁哥哥,你——”


“出去,听不懂?还是让人把你轰出去?”学霸低醇的嗓音不温不火,但却给人一种危险薄凉的感觉。


林若然闭嘴,不敢再开口,最后就这么目送着学霸抱学渣上楼进了房间。


狐狸精!


林若然在心中暗骂一声,早在刚才见到学渣的时候,其实她就有被学渣的容貌惊艳到,同时心中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现在想来,她的直觉还真是准。这个学渣,她必须尽早除掉,否则以后必然会成为她的头号情敌!


等着!和她林若然抢男人,她会让你知道下场有多惨!


“哼!”林若然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别墅。


房间里。


学霸抱着学渣,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


“别担心,郑医生很快就到了。”


学渣现在已经疼得说不出来话了,看着担心自己的学霸,心想他担心他应该是为了他弟弟吧?怕她有个三长两短,就没人替他弟弟治腿了。


五分钟后,学霸一张脸阴沉到极点。打电话给李亦,“怎么还没有到?”


“马上就到了。”李亦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转身催促着郑医生。“快点!老板在催了!”


郑医生拎着药箱,跑的满头大汗。


等两人进去学渣的房间后,感受着室内的低气压,瞬间就有种上不来气的窒息感。


李亦看着面色凝重的学霸,见他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学渣看,隐隐约约看出了些什么。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他跟在老板身边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对一个女孩这么关心。如果他没猜错,事情多半就是他想的那样。


郑医生在查出来学渣是胃病后,学霸明显的松了口气。


因为学渣的情况很是严重,所以需要输液。


输液了一会儿后,学渣脸色渐渐恢复过来。


“感觉怎么样了?”学霸压低声音轻声问。


一旁的李亦听到自家老板用这种温柔的语气对学渣说话后,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心中猜测。


“感觉好多了。”学渣说话的气还有些不足,“就是口有些干。”


说到这,学渣朝着李亦看去,“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为什么让他倒?”学霸在说这话的时候,斜侧着眸子朝着李亦看去。


李亦额头上的汗啊,顿时就流了一滴下来。


学渣没想到学霸会突然这么问,心想不让李亦帮忙,总不能劳烦你这个大老板吧?


“怎么?你对他有兴趣?”学霸半眯着眼睛看着学渣问。


学霸这话一出,李亦额头上的汗就涔涔的流。


学渣也是半晌没反应过来,学霸怎么就突然冒出这样的话。


不等学渣缓过神来,学霸便已经起身给她倒了杯热水回来,递到她面前。


喝完水后,学渣用着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学霸。


“在看什么?”学霸疑惑问。


“没想到,你还挺关心我的啊?”说到这,学渣忽然凑近到学霸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


学渣眼含笑容,用半开玩笑的口吻看着男人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忽然听到女孩这么说,学霸的心中出现一抹几不可见的不知所措。要不是他不显山不露水的掩藏本事,只怕他现在已经把自己的情绪给暴露出来了。


“想多了。”学霸淡淡的说了句,说完站了起来,“好好养病,病好了,给阿笙治腿。”


听到这话,学渣撇了撇嘴,果然是为了他弟弟。


学霸从房间出去后,不再继续压着,如山似雾的长眉里顿时显露出慌乱的神色来。


心跳有些不受控制的加快,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李亦也从房间出来了,看着自家老板这个样子,心中感慨:没想到他老板竟然还是个傲娇,明明喜欢上了夫人,还非要跟自己过不去。要是换做他,直接留下来睡觉了。


胃病不是大问题,有句话说得好,胃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经过一夜的休息,学渣已经恢复正常了。


“当当当——”伴随着敲门声,男人那低醇的声音跟着响起。


“你怎么样了?如果还不舒服,今天的宴会你就不用跟着我去了。”


“我没事了,我正在化妆,等一下啊。”学渣回应说道。


为了博取学霸更多的信任和好感,今天她是肯定要去的。只要她今天帮了他,以后也好方便她做事。


学霸从楼上下来,坐到沙发上等着。闲得无聊,打开笔记本,处理一下明天的工作。


“哥,你真的打算带她去?”北时笙就是不想学渣和他哥单独相处。


“嗯。”学霸淡淡的应了声。


“可是你不觉得她太有心机了吗?昨天的事我也听说了。她竟然打了林若然,而且还把自己胃子痛说成是林若然害她这样的。真是太过分了!这种事简直太让人鄙视了!哥,你怎么能容忍的了?”北时笙咬牙切齿的说道。


北时笙话音刚落,就见学霸忽的抬头朝着他看过来。


“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


北时笙看着学霸那不太高兴的脸色,感觉情况不太对。


“是家里佣人说的。”


学霸眯了眯眼,眼底隐隐流露出几分寒意。


“李亦,告诉她们,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有下次,就不要留在这里了。”


“是,老板。”李亦应声后,出去办事。


学霸这行为让北时笙更看不懂了。


“哥,你这是?”


“学渣自始至终没有说胃子疼是林若然造成的,她一直都在强调跟林若然没有关系。”学霸说。


“啊?”北时笙愣了愣,抬头朝着楼上学渣的房间看了眼,“可,可她也有可能故意这么说,绿茶心机不都是这样的吗?明明欺负了别人,还故意装作被欺负的样子,嘴里却为对方说话,就是为了让人以为她多善良。”


“那你的意思是,觉得我的观察能力会那么肤浅?”学霸说。


北时笙两眼直直的盯着学霸看,的确,他哥不是别人,洞察人心的本事更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那,那林若然不是被打了吗?我听说,她脸都被打肿了。难不成是她自己打的?”


学霸把笔记本合上,“情况到底怎么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进来的时候,学渣正在吃橘子,手里剥着,嘴里嚼着。”


听到这里,北时笙在心中思索分析起来,难道真的是他误会她了?正在的绿茶其实是林若然?应该不会吧?虽然他不太喜欢林若然,但林若然堂堂千金大小姐,没必要为了学渣自己抽自己吧?


就在北时笙这么想的时候,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动静,抬头看去,下一秒直接愣住。


学霸察觉到北时笙不同往日的反应后,转过身去,顿时墨色的瞳孔出露出无比惊艳的光泽!


女孩穿着一身黑色露肩长裙,锁骨处加以镂空蕾丝修饰,精致的美人骨若隐若现,格外吸睛。高开叉裙摆将女孩那细长堪比国际超模的腿展完美展露出来,雪般的肌肤在黑色长裙的衬托下,就像是盛开在黑夜里的白莲。


女孩不仅身材玲珑傲人,精致无双的脸更是美的祸国殃民,一颦一笑都在祸害终生。


学霸不知不觉站了起来,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从楼上缓缓下来的女孩看。


他知道女孩很漂亮,但以前她都穿的很随意,也不怎么化妆。没想到她好好打扮起来,竟然美成这样!


学渣来到学霸的身边,提着裙子原地转了一圈。


“怎么样?美吗?”


学霸点了下头,“美。”


学渣眉色一挑,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这下能帮你好好打脸了。”


学霸不在乎打不打脸,因为在他看来,邵家的千金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时间不走了,我们走吧。”学渣说着拿起包朝着外面走去。


学霸刚准备跟上,就被北时笙拉住。


“哥。”


学霸看学渣走远了,眉头皱起。


“什么事?”


学渣见他们兄弟俩有话说,也就没有等学霸,自己一个人先走。


“哥,你可千万不要被学渣的外表给迷惑住了。”北时笙在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小心虚的,因为刚才他看学渣看得直接愣住了。


“就算她没有打林若然,但我还是觉得她居心叵测。”北时笙不放心的提醒着。


“嗯,我有分寸,也不是那种肤浅的人。”学霸说。


听到这话,北时笙心里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门口处突然传来女孩吃痛的声音。


“嘶——”


“疼疼疼——”


学霸目光瞬间从北时笙的身上抽回,朝着学渣看去。


学渣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揉着脚。


她这是崴到脚了?


行动快于思考,学霸大步流星的走到学渣身边。


“你怎么了?”


“穿不惯那么高的鞋,不小心崴了下。应该不是很严重。”学渣看着自己的脚说道。


“我看看。”学霸说完便蹲了下来,摸上学渣的脚。


这一幕全部看在北时笙的眼里,看得他表情古怪到难以形容。


他哥竟然屈尊降贵的蹲在学渣面前,还帮她看脚,他——不是说,有分寸的吗?你这叫有分寸?再瞅瞅你那心疼的眼神,就恨不得把学渣给捧到手心里了。


不会吧,他哥真的被学渣给迷惑住了?


这个想法一出,北时笙心里顿时那叫一个着急。


不行!他得赶紧想办法让他哥知道学渣芯子是个黑的。


得快!必须赶在他哥被学渣彻底迷惑之前。


学霸仔细的替学渣检查了下,在确认的确没有多大问题后,这才松了口气。


“真没事,我们赶紧走吧。”学渣抽回自己的脚说道。


女人的脚男人的头是最碰不得的,刚才学渣的脚一直被男人握在手心里,这让她忍不住的脸上泛起红晕来。


好在并没有人发现。


包括学霸。


学霸现在也没空发现,因为他正在处理着自己悸动的情绪。手背在身后,磨搓着刚才碰过女孩的手指,眉头微微拢着。


“能走吗?”


不行,他可以抱。


“没事,稍微有些麻。”学渣为了证明她真的没事,于是抬脚在学霸的面前跺了跺。


看到学渣真的没事,学霸抿了抿薄唇,眉头皱的更紧了。


学渣悄悄的观察着学霸的反应,机敏如她,看得出来男人似乎不太高兴。


难道是嫌她太麻烦了?穿个高跟鞋都能崴脚?还是怀疑她就是故意的,以为她是那些心机表,装柔弱,接近他?


学渣还注意到学霸把手背到身后了,这是干什么?摸了她的脚,恶心的不能看了?


这洁癖,还真不是一般的严重。


就在学渣这么想的时候,学霸看着李亦吩咐说道:“去准备根子低一点的鞋,快。”


“不用了,这鞋很好看,我挺喜欢的。”学渣可不敢再麻烦这位总裁大爷了,别给他弄烦了,不带她去了。


“真的不用换?你刚才不是说穿不惯这么高的鞋吗?”学霸疑惑问。


“人总有第一次吗,习惯就好了。”学渣说完就立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对着学霸招手,“赶紧上车吧。”


学霸看女孩对自己招的手,感觉在勾他魂,想也不想的就上了车。


北时笙坐着轮椅来到门口,一直望着车子开走,直到车子彻底消失。


他决定了,从明天开始,他要继续跟踪学渣,不仅他自己跟踪,也派人跟踪。他还就不相信了,抓不住学渣的小辫子。


真不行,他就把这事告诉他妈。


二十分钟后,邵家老爷子举办寿宴的酒店到了。


“可算是到了!”学渣着急的推开车门,“我先去个卫生间,我先进去了!”


学渣一边说着一边提着裙子往酒店里跑。


解决完后,学渣一身轻松的从卫生间里出来,刚出来就撞到了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是你?”熟悉的声音在学渣的头顶上响起。


学渣抬头去看,果然是褚恺。


在学渣看着褚恺的同时,褚恺也在盯着学渣打量,眼底带着明显的惊艳。


他知道学渣长得好看,从小美到大,但此刻学渣的打扮和她过往大不相同。


以前的她穿的都很素雅,端庄,保守,而且一直都是直发,齐刘海。整个一副邻家小妹妹的形象。


而现在的学渣,额头上的厚重刘海不再,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将她精致的五官展露的一览无遗。


不仅如此,直发被烫成微卷,半盘在脑门后,鬓角两边分别留着一缕烫卷的青丝,平添几分俏皮和妩媚。搭配一身黑色的露肩长裙,就像暗夜里的妖精,魅惑勾人。


不得不说,比起学渣从前清纯的样子,这样的打扮更适合她。


不过就算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心如毒蝎的女人,他永远也不会喜欢上她。


“学渣,你还真是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啊!嘴上说着和我断绝关系,现在听闻我来参加邵家老爷子的寿宴,就跟着追过来了。”褚恺冷嘲热讽的说道。


学渣对着褚恺翻了个无语的白眼,“你也太自恋了,我追着你来?我以前眼睛瞎,你当我现在眼睛还瞎吗?我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了,我今天是和我家亲爱的一起来的。”


学渣说的话,褚恺一个字都不相信。因为以前的学渣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天天缠着他,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其实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对彼此都有感情,之所以变成今天的局面,全都是学渣她自己一手造成的。


“你就别在装了,你说这些话无非是想试探我的反应,看看对你是否有情?”


学渣嗤笑出声,“我承认,我以前是很喜欢你,为了你甚至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在你无情抽我的血的时候,这条命已经给过你一次了,我对你也是失望到极点了。我不想为你再送命,你也不配。”


听到这里,褚恺回忆起了在结婚那天,他让人把学渣强行带到医院抽血的画面。学渣泪流满面的求着他,跟他不停的解释自己没有推夏迎影。


如果夏迎影是真的怀孕了,那他绝对不会相信学渣的话。但事实上夏迎影是在装怀孕,这样一来,学渣有没有推夏迎影?就不好说了。


当然,关于这件事,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怪夏迎影,因为他理解夏迎影,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情急之下难免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来。


但就算结婚那天学渣是冤枉的,以前她对夏迎影做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他可是都有亲眼目睹的。


“是啊,失望,你这话倒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褚恺也用着失望的眼神看着学渣、


看到褚恺这个样子,学渣摇了摇头,心中自嘲,他要是眼睛好使,至于被夏迎影耍的团团转?


“让让,我男人等我。”学渣说完直接从褚恺的身侧撞开。


刚走出一步,学渣的胳膊就被褚恺拉住。


学渣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松手。”


褚恺拉着学渣的胳膊不放,侧身对上学渣,“你知道你来的目的,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就是为了我。正好影影她身体不舒服,今天的宴会我缺女伴,你就留在我身边,就当是弥补那天我强行让人抽你血的事。”


听到这话,学渣表示她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猜你喜欢:

颠覆大清之强人穿越图书简介

九阳神君图书简介

无限幻想图书简介

疯狂桃花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