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感受到了吗,烫不烫 宝我想你了好难受啊说说

感受到了吗,烫不烫 宝我想你了好难受啊说说

沈研心里一惊,难道傅寒深的病是被人暗害的?她盯着王妈妈,看着王妈妈熬好药倒进小碗里面,拿着上了楼进了傅寒深的房间。傅寒深虽然脾气不好,被人陷害也是可怜人,她不能...

沈研心里一惊,难道傅寒深的病是被人暗害的?

她盯着王妈妈,看着王妈妈熬好药倒进小碗里面,拿着上了楼进了傅寒深的房间。

e73f698c12.jpg

傅寒深虽然脾气不好,被人陷害也是可怜人,她不能眼看着不管。

沈研跟着王妈妈推开房门,看着王妈妈正在劝导傅寒深喝药,傅寒深竟毫无察觉的拿过药就要喝下去,她急忙冲上去打掉药碗说道:“不能喝。”

王妈妈没想到沈研会突然冲进来问道:“少夫人,您这是做什么?”

沈研刚刚着急打断这会冷静下来,这件事不能现在说,想了半天想出来一个蹩脚的理由:“夫人说了,让我好好伺候少爷,我看人家说吃药会影响孩子。”

王妈妈听到这个理由虽然觉得没什么异常却觉得沈研的反应还是有些不对劲。

傅寒深吩咐王妈妈下去,将沈研一把揽入怀里贴着她的耳边暧昧的说道:“怎么,你这是迫不及待想要给我生孩子。”

沈研挣脱傅寒深着急的开口道:“这药有问题,你以后别吃了。”

傅寒深本以为沈研只是因为母亲的话上心孩子的事情,没想到沈研会发现药的问题。

傅寒深想看看她到底知道些什么假装诧异的问道:“这药有什么问题?”

沈研说道:“我刚刚下去喝水,看见王妈妈跟一个男的鬼鬼祟祟的在你的药里面放毒药。”

“毒药?我的药都有医生来查看过没有问题。”

“那是一种慢性毒药查看不出来。”

傅寒深没想到自己之前对沈研那种态度,她竟然会以德报怨告诉自己这件事,心里安奈不住的高兴。

“所以你刚才是来救我,不是担心影响要孩子。”

沈研没有接话小脸红彤彤的,想要钻回自己的房间,傅寒深抱着沈研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抱着她去床上:“药没喝,可以要孩子了。”

沈研用力挣扎着:“你干嘛。”

傅寒深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接触到她的身体就控制不住,她的体香让他觉得很熟悉,他忍不住亲吻她,大手游走在她的身上,他的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想要释放。

沈研用尽全力也推不开他,只能挣扎着,她越挣扎自己的反应就越强烈,这个女人还真是蠢。傅寒深在她的耳边警告:“别动,再乱动等会我可能真的忍不住。”

沈研乖乖的停止挣扎,傅寒深看着她委屈的发红的双眼,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心里面有些不忍,亲了亲她的脸颊起身去了洗澡间。

沈研趁机遛回了房间,她不知道为什么,傅寒深对她的触碰总能让她想起那天晚上的那个人。

傅寒深洗完澡,点了根烟站在窗前心情烦躁,他怎么会一时冲动差点忍不住,想到这里他拨通了慕容逸的电话:“怎么样,人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不过从监控上找到了她的人像但是不太清晰,只能看到大概,暂时还没有头绪。”

傅寒深眉头紧锁:“想办法查,翻遍整个海城都要给我找到。”沈研第二天起来下楼没看到傅寒深的身影,眼睛四处找寻着。

李妈妈端好饭菜上桌笑着:“少爷有事出去了,夫人还真是关心他啊。”

沈研像是被戳中心思嘴硬到:“我才不在意他去哪。”

李妈妈看着沈研娇羞的样子说道:“少爷昨天知道夫人没吃饭,特意吩咐我做的都是您喜欢吃的,连他最讨厌的鱼他还多吃了两口,可见少爷对您不一般。”

沈研没想到他竟然不喜欢吃鱼,因为自己还多吃了几块,她心里像是小鹿乱撞一般,怎么可能,傅寒深不会的。

她吃过早饭趁着傅寒深不在家,去了医院,她要查清楚母亲的病因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去找了医院的监控,好不容易花钱才给她看,却什么都没找到。

她锤头丧气的走在医院的长廊,全然没看到迎面走来的男人,一下撞了上去,步子没站稳差点摔倒,她的身子被有力的臂膀拖了起来,四目相对的是一张久违的面孔。

“沈研,怎么是你?”

季宇风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沈研,小时候他们一起上学,那时候沈研在沈家处境艰难,常常吃不饱饭,他就把自己的便当给沈研,像是大哥哥一样守护她,后来他家搬到了国外两个人就再没联系过。

沈研问道:“宇风哥哥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

季宇风摸摸她的头笑了笑:“我还是觉得国内好,就回来做医生了。你怎么在这里?”

沈研说道:“我妈妈在这医院治疗,我过来看看她。”

季宇风询问得知她母亲的病情加重可能是被人陷害的,答应她会帮忙查出来事情的真相。

另一边医院的医生知道沈研正在查这件事情打电话给了沈曼。

“不好了,今天沈研来医院调查监控,我感觉她好像知道什么了。”

沈曼回道:“慌什么,监控能看出来什么,她想查也查不到。”

“那后边还要不要继续,她已经起疑心了。”

“当然继续,你放心她在傅家根本抽不开身来医院。”

挂掉电话,沈曼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郑雅琳想了想说道:“那件事她查不到,现在你的心思应该放在孩子上,等孩子平安出世你才能真的在江家站稳脚跟。”

沈研从医院回到了傅家,晚上傅寒深回来了,佣人准备好了晚饭。

傅寒深的脸色却不怎么好,没吃两口,傅寒深就停了筷子。

他一脸寒意开口道:“明天陪我回一趟老宅。”

说完径直上了楼。

沈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妈妈开口道:“二少回来了,明天有家宴,少爷已经帮您选好了明天出席的礼服,我等会拿给您。”

第二天,沈研换上了礼服,坐上车到了傅家老宅。

嫁到傅家这些天她还是第一次去老宅,心里有些紧张。

傅寒深握了握她的手让她别紧张。

他们进了大厅,傅老太爷跟正在和傅庭轩有说有笑的。

见到傅寒深来了,老爷子将他叫到了书房。

老爷子两鬓斑白一脸愁容:“听说你最近的身子越差了?”

傅寒深点点头,他深知老爷子话里的意思。

“这次我只能叫他回来了,不是我偏向他,要不是几年前那件事我早就将傅家交到你的手上了。”

老爷子叹息着。

“爷爷,当年的事情谁也想不到,如今叫弟弟回来也好,我如果走了傅家还有人撑着。”

听到这老爷子忍不住落泪。

看到爷爷这样,傅寒深心里也很难受,只是自己身体康健的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爷爷,只有让所有人认定自己快死了,那时候藏在暗处的人才会露出马脚。

傅寒深看着爷爷难过的样子不忍相看,来到了后院点上了烟。

“现在身子这么差了,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傅寒深回头傅庭轩正笑看着自己。

“如今你回来,这傅家就是你的了。”

傅庭轩看着他的样子也是撑不到几天了,肆无忌惮的说道:“那也得等你死了我才能接手。”

傅寒深深知他的狠毒,却没想到他现在竟然一点也不遮拦对自己的杀意了。

“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我知,你陷害了我,难道你就能心安了?”

“哥哥你再不甘心都没用了,你已经没多少时日了,还是早早准备后事吧,放心我会给你安排的风风光光!”

另一边在后院闲逛的沈研意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吃一惊原来害他的人竟然是他的弟弟,

她惊慌下不小心惊扰到了他们,准备逃跑时脚下被树枝绊倒摔了一跤,肚子隐隐作痛,下身的鲜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傅寒深听到声音赶过去,看到沈研腿上都是血找人将她送去了医院。

他在病房外焦急等待,以为是脚下的树枝划破了腿。

医生出来不耐烦的说道:“怎么照顾孕妇的,差点就流产了。”

傅寒深的脸色阴沉,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怀孕的,难道是新婚夜去夜总会那天?

他冲进病房掐着沈研的脖子咬牙质问道:“说,孩子是谁的?”

刚醒过来的沈研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一头雾水的勉强开口:“什么孩子?”

“医生说你怀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怀孕了!

沈研心里慌极了,是那晚那个男人的。

她知道这么大的丑事傅寒深不会放过她的,也不敢说什么、。

傅寒深见她不说话,更生气了,他怒吼着:“说,是谁的!”

手上的青筋暴起力度不自觉加大,沈研被掐的喘不过气。

“我,我不知道。”

傅寒深松开手问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做的好事连奸夫是谁都不知道吗?”

沈研知道此刻说什么都不能抵挡傅寒深的怒意,索性不说话。

傅寒深想到这个女人早就失了贞洁,嘲笑自己竟然还以为她跟沈曼不一样,没想到都是一路货色。

他点了根烟,压下心底的怒火命令道:“来人,带她去打胎!”

不,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因为自己的错误就打掉这个孩子。

沈研哭着乞求道:“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能不能不要打掉?”

傅寒深本想打掉孩子就算了,没想到这女人这么不识好歹,还想留下这个孽种。

他黑着脸眼光似刀锋:“不想打掉孩子,就给我滚回沈家!”

沈研瘫坐在地上,她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傅寒深示意手下的人带她去手术室。

沈研看着他们就要过来,推开一个缝隙就跑了出去,后边的人紧追不舍。

她一刻也不敢停下,拖着虚弱的身子拼命往外跑,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过那些人的,眼看着那些人就要抓到她,一只手将她拉进了一个房间,她回头才看清楚是季宇风。

季宇风询问追她的那些人是谁,沈研这才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季宇风听得义愤填膺手里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季宇风说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暂时是安全了,他们找不到你,只怕会告诉沈家这件事。”

沈研摇摇头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季宇风先带着沈研回了自己的住所,告诉她需要买什么就告诉自己,平时不要出去。

沈研摸了摸肚子心里面没了主意,沈家要是知道了傅家不要她,母亲的处境就更艰难了,但是这个孩子她也得想办法留着。

期间傅寒深打了多次电话,沈研都没有接后边索性关机了,傅寒深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跑,而且他的手下四处搜寻了都没有找到人。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沈振国的电话:“你们沈家真是好大的胆子,敢送来一个不干净的女人给我替嫁!”

沈振国浑身一颤,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他支支吾吾到:“傅少,这件事情有误会。”

“误会?你女儿都怀孕三个多月了。”

结婚不过一个月,怀孕三个多月沈振国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野男人的种。

沈振国怕傅家迁怒沈家只好假装不知情解释道:“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

“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让她把孩子打了,要么就让她滚回沈家!”

说完电话被挂断了。

沈振国还没反应过来,公司就乱了套。

沈曼跑进沈振国的办公室:“爸爸,不好了,现在的合作商都要跟我们解约。”

“什么,怎么这么快!”

沈振国脸色发青,赶快打电话给沈研,却发现关机了。

“快,快去把沈研给找到。”

沈曼一脸疑惑:“怎么回事啊?”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