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体育老师拉着我做了一节课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视频

体育老师拉着我做了一节课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视频

那晚上体育老师被人下了药无奈急需一个女子,他帮忙花钱找来了一个女人,虽付了钱。体育老师心里还是有愧那个女子一直都在寻找中,却了无音讯,没想到在这遇见了。他拍下照...

那晚上体育老师被人下了药无奈急需一个女子,他帮忙花钱找来了一个女人,虽付了钱。体育老师心里还是有愧那个女子一直都在寻找中,却了无音讯,没想到在这遇见了。

他拍下照片发给体育老师,告诉他找到了。

一场舞很快结束,台下的人都看呆了眼,站起身来鼓掌吹口哨。

e950548881.jpg

沈研弯腰鞠躬,所有人的表演都结束了,工作人员将竞赛者都带上了舞台。

主持人站在话筒前宣告表演结束接下来可以开始竞选了,竞选成功的人将会得到20万的奖金,而金主将获得与获胜者共度一晚。

沈研听到这才明白经理问自己的意思,她心里再想逃跑也没得选择了。

母亲还在等着她!

“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个遥控器喜欢几号就输入号码,接下来请大家开始投票一分钟后截止。”

主持人话音刚落,大屏幕上的票数就开始上涨。

沈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拿到第一,她心里只能默默祈祷着,至于剩下的事情后边再看。

很快一分钟过去了,主持人看着大屏幕上的数据,拿起话筒宣布到:“今天的获胜者是100号。”

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和个人隐私,他们只编号码,不会透露具体名字。

100号!沈研看看自己的号码,是她,她真的做到了,妈妈有救了!

沈研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主持人让其他竞赛者下台后,进行了第二个流程竞拍!

主持人宣读了接下来的规则,每个人可以喊价一次,举牌三次没人加价此人就能与100号共度良宵。

竞拍很快开始。

为首的薛明理先喊价:“50万!”

50万这可就把他们的比赛奖励给赚回来了夜总会还能赚30万。

经理觉得自己的眼光果然没错!

接着另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也站起身举牌:“60万。”

几番叫价,价格被叫到了200万一批人被筛了下去。

薛明理再次起身:“300万!”

他对此女子志在必得,300万他不信还有比他更高价的。

薛明理直勾勾的盯着沈研,脑子里都是她在胯下求饶的场景。

不出他所料,之前加价的人果真停了动作。

“300万一次!”

“300万两次!”

主持人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之前就算再受欢迎的女子拍卖一晚上也就是100万。

“300万...”

就在薛明理闭目听主持人宣布竞拍结果的时候,慕容逸拿起牌子薄唇微启:“500万!”

500万,众人都惊了。

薛明理的美梦碎了,那200万还是他问母亲要的,若是被父亲知道他为了一个女人花500万,不死也得去半条命,他不甘心!他忍着怒火拳头重重打在桌子上。

很快主持人宣布了竞拍最终的得主是慕容逸。

慕容逸发了房号给体育老师,想要邀功没想到体育老师什么也没回他。

体育老师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准备去慕色一趟。喊了半天沈研都没过来,询问下人也都说不知道,他心里气急了。新婚夜第一天她就不知去向了。

他脸色阴沉叫来下人吩咐到:“去给我找,找不到你们都别回来!”

沈研下了台,在休息室里,经理拿出一张卡给沈研,告诉她里面有20万,交代了她接下来伺候客人要注意的事情,找人送她去顶楼见金主。

沈研现在首要的事情是赶回医院,她得想办法先离开。

倪姐带着她准备上电梯,不曾想还没上去,薛明理就追了出来拉着她不放。

“今天你必须是我的!”

沈研吓坏了,用力挣扎着嘴里喊到:“你放手,放开我!”

薛明理哪管这些不由分说的就要亲上去,倪姐也得罪不起薛家,只得劝到:“薛少,您还是放开吧,等会慕容逸若是知道你动了他的人怕是您也不好交代。”

倪姐帮忙拉着薛明理,薛明理一巴掌打在倪姐的脸上叫嚣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给劳资滚开。”

三个人拉扯间沈研的面具被扯了下来。

另一边正扶着江景城上楼休息的沈曼看到了那张让她厌恶的脸。

沈研!她此刻不是该在傅家吗,怎么会在这。

沈曼回头看到拉扯间的三人,其中穿着半透装的就是沈研。

怪不得她觉得台上的人莫名眼熟,竟没认出来是她,这下有好戏看了,说着她拨通电话给傅家的下人,这下看沈研怎么解释。

沈研此刻只想赶快回到医院,她狠恨咬了薛明理一口,薛明理吃痛松了手,沈研趁着这时候跑了。

薛明理痛的直咬牙,恨意满满,这个贱人他总会得到的!

另一边体育老师到了暮色的暗室,慕容逸踮着脚手搭在体育老师的肩膀上邀功道:“怎么样,哥们我今天办了一件大事,你可得好好想想怎么报答我。”

体育老师冷眼直射在慕容逸的手上,慕容逸悻悻的松开说道:“你这个人真没趣。”

这时慕容逸接到经理的电话说:“人跑了。”

体育老师脸色拉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慕容逸吞吞吐吐道:“说人正在上楼的时候遇到了薛明理被拦下了,争执中她就跑了。”

体育老师命令道:“把薛明理给我带过来!”

经理连滚带爬的叫人将薛明理给带了过去,薛明理抬头看到体育老师的脸吓得跪在地上扇自己嘴里说道:“我不知道她是您的人,求您放过我......”

体育老师迈着步子一步步的靠近,他的宛若黑夜里的一只孤狼上前抓着薛明理的头质问道:“你是那只爪子抓的她?”

薛明理不敢回话,他知道自己今晚死定了。

“去,把他的爪子给我砍了,拿回去给薛东虎告诉他明天之前在海城消失,否则后果自负!”

体育老师这轻飘飘的一句话一个小家族将不复存在。

沈研赶到医院的时候,来往的人看着她的穿着指指点点的。

“现在的年轻人为了钱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

“穿成这样,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

沈研也顾不得听别人说什么,拿着卡就去找医生,交上了医药费,她惊魂未定,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

她此刻还不知道因为她暮色已经闹翻了天,她为了保险留了个心眼填写的个人信息都是假的,经理找不到他人,体育老师在暮色大发雷霆,气冲冲的回了傅家。

不知过了多久,医生出来了,告诉她母亲虽然及时手术了,可今后的时日也不多了。

她听到这话瘫坐在地上,心里难受极了。转身去洗手池大哭一场擦掉眼泪后安顿好母亲。

沈研打了辆车准备偷偷回傅家。

到了门口她在垃圾桶里翻了翻找出来几件衣服换上。

她走进大厅,灯都关着,暗暗松口气,还好没有被发现。

刚准备上楼,就被体育老师喊住:“你去哪了?”

沈研停住脚步,灯被打开,才看到体育老师正襟危坐在大厅上。

她支支吾吾扯谎道:“我刚刚梦游了。”

体育老师盯着沈研质问道:“梦游?这身上的衣服又是从哪来的!”

沈研脸烧的通红,她真后悔自己扯了这么个谎。

体育老师冷着眸子吩咐到:“来我房间。”

说完他咳嗽着上了楼。

沈研忐忑的跟着他进了房间,谁知刚关上门就被体育老师掐住了脖子。

她像是窒息了一般挣扎着,体育老师一改虚弱的模样手上的青劲暴起:“你真以为我是快死了,所以肆无忌惮新婚之夜饥渴难耐到去夜总会找男人!”

他竟然知道了!沈研用力拍打着体育老师的手感觉自己就要没气了。

就在这时体育老师突然松开手一脸寒意,吩咐道:“把她给我带到后院,黑狮已经好久没尝到新鲜的活人了。”

黑狮是他早些年从外边带回来的一只猎犬,它凶猛无比,站起来有一米多,喜欢新鲜的血液,猎物表现的越害怕它的攻击欲越强。

管家看着沈研这瘦弱的身子,心里有些不忍开口劝道:“这黑狮太过凶猛,少爷您就放过...”

体育老师听到管家求情寒意逼人:“嗯?那你陪她一起做个伴。”

管家不敢再多言,带着少夫人去了后院。

只见那猎犬正躺在地上午憩,管家打开铁门,将沈研关了进去。

管家离开的时候不忍提醒到:“这黑狮虽凶猛,却嗜睡午憩的时候只要你不惊动它熬到晚上它的视力极弱就安全了。”

沈研谢过管家后,找到一个角落躲了起来,看着黑狮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黑了下来,沈研看到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跟她四目相对,她的心跳加快屏住呼吸黑狮一步步向前离她越来越近。这黑狮闻见了血腥的气味正在四处寻找,它甩着大尾巴嘴里的獠牙随时准备着逮捕猎物。

眼看着黑狮就要走到她的面前,她在手边摸索着想找个什么东西引开它的注意力。

摸了半天,找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她拿起来手里有种黏糊糊的感觉,透过月光才看清那竟然是血淋淋的骨头!

“啊...”沈研大叫起来。

黑狮被这一声尖叫给吸引了过去,纵身一跃就要扑上去,沈研翻滚着身子躲开了袭击,黑狮舔着嘴巴,尖尖的獠牙上面挂着哈喇子,一步一步逼近她。

沈研勉强站起来向前跑了几步,就被黑狮扑倒在地,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渐渐失去意识。

此刻的体育老师正站在窗前抽着烟,想到昨天她夜不归宿的事就火大,这次让她知道惹怒自己的下场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放肆。

看守后院的下人连跪带爬的跑到门口着急的说道:“夫人出事了。黑狮发了凶性,您快去看看吧。”

体育老师眉心一拧,这个蠢女人,他带着管家去了后院,看着那女人倒在血泊里,终是动了恻隐之心,吩咐人将她救了起来带回房间。

他走近看到沈研的后背都被鲜血给浸透了,心里有些焦躁。

体育老师找来医生给她上药。

医生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说道:“得剪开衣服上药。”

体育老师叫来李妈妈给沈研上药,自己转过身去。

李妈妈剪开衣服慢慢将药给沈研倒在了伤口上,用纱布裹住,沈研痛的满头冷汗。

上好药后,体育老师在窗前抽烟,他竟然心软了,为什么,明明是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他越想越烦躁。

沈研在梦里梦到一只野兽追着她跑扑倒了她撕咬着她的皮肤,她嘴里呓语到:“走开,不要咬我。”

体育老师听到她的声音,不受控制的走到床前看着她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沈研突然紧紧抓着他的手眼角的泪水一直流。

他仿佛想起来那晚,那女人也是这样抓着他的肩膀不听的求饶啜泣。

体育老师有些心烦意乱,他将沈研的手放回被子,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整个晚上沈研都在做噩梦,她梦到自己被黑狮一口给吞进了肚子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在房间里空无一人,准备起身后背的伤口扯的发痛。

这时李妈妈端着人参汤进来看到她要起身连忙阻止:“夫人莫动,背上的伤还很重,先生让我炖了鸡汤过来给您补补。”

沈研瞒着他去那种地方确实不对,可他分明就是想杀了她的心,现在又做这般样子是什么意思。

沈研态度冷漠:“他会这么好心?”

李妈妈苦口婆心的劝道:“先生的脾气是不太好,他昨晚可是很担心夫人,我还从未见过先生这样对过一个人。”

沈研虽怨恨体育老师,可这事说到底也是自己做的不对,以后还是离体育老师远一点。

她心里这么想着,体育老师就黑着脸出现在了她眼前警告道:“以后若再敢背着我去那种地方后果自负!”

沈研连忙道歉,她可不想再招惹这个暴戾的人。

体育老师看着她现在那副乖巧的样子实在觉得她跟自己了解的像是两个人。

沈研喝完汤换了件干净的衣服,跟医院询问了母亲病情一切安好。

她站在阳台上吹风,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过了两天到了回门的日子,体育老师因为身体虚弱不便出门,只能管家送沈研回去。

沈研还没下车,沈振风就在家里前提给沈曼提醒不要招惹沈研,想到沈研因为嫁给体育老师飞上了枝头变凤凰她心里就记恨。

不一会,车子在沈家停下,沈振风和郑雅琳他们已经在门口候着。

看着从车上搬下来的各种贵重礼品,沈振风高兴的合不拢嘴:“阿研,路上可辛苦?”

沈研看着父亲这幅虚伪的样子就恶心,却还得装装样子回道:“不辛苦。”

两人寒暄了几句,郑雅琳拉着沈研的手说:“走吧,饭已经备好了。”

沈研本想让管家一同前去,管家谢过她的好意拒绝了,他实在想不通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怎么会是傅少口中婚前与别人厮混的女子。

沈研进了客厅,桌上的饭菜还真是丰盛,她准备去洗手间洗手路过厨房的时候听到郑雅琳跟沈曼的对话。

“待会吃饭你不要乱说话,这件事情关系到沈家以后的前途。你再讨厌她现在也得忍着。”

“我知道了,我不说话就是了,指不定人家就不会帮忙呢。”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