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被体育老师c了我一节课作文 体育课被捅了一节课林妙妙

被体育老师c了我一节课作文 体育课被捅了一节课林妙妙

林妙妙看司徒海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怨毒起来,但只是一瞬间,林妙妙就很好地藏住了情绪,叫了个服务生一起把司徒清珊扶走。赞助商也没想到司徒清珊会突然晕倒,他刚要说点什么...

林妙妙看司徒海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怨毒起来,但只是一瞬间,林妙妙就很好地藏住了情绪,叫了个服务生一起把司徒清珊扶走。

赞助商也没想到司徒清珊会突然晕倒,他刚要说点什么缓和气氛,一大帮的咖啡赞助商冲了过来。

“这位小姐,请跟我们公司合作吧!我愿意高价请你做代言人。”

ea809f53d8.jpg

“小姐,选择我们公司吧,我们公司是国际知名咖啡商!”

“狗屁的国际知名咖啡商,你们家就是个做速溶咖啡的,小姐还是选我们吧!”

越来越多的咖啡商涌上台,几个人甚至差点直接打起来。

最后连司徒海都被挤出了人群。

他站在外面有一瞬间的呆愣。

他这个乡下来的女儿,居然……居然这么受欢迎?

也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

哪怕在乡下长大,也是这么优秀,很像他!

司徒海露出了慈父一般欣慰的笑。

已经到了典礼现场门口的司徒清珊悠悠转醒。

她一睁眼就看到台上的慕夏被一群咖啡商围住,那些原本应该要围着她转的人,现在统统像蚊子一样围着慕夏转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当时选择了跟慕夏PK,以为慕夏能被她彻底碾压。

她,又一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司徒清珊两眼一翻,气得再次晕了过去。

林妙妙这边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根本顾不上慕夏那边了。

在颁奖典礼彻底结束时,慕夏手里已经被塞了一沓名片,都是大大小小的咖啡商的名片。

当然,这些名片最后都被司徒海拿走了,一张一张地挑选。

慕夏看着司徒海兴奋的样子,心里无比无奈,为了打司徒清珊的脸,她真是给自己找了许多麻烦。

不过这么一来,她也成功搅乱了这个家,司徒清珊、慕夏这对母女绝对不会放过她了。

但是她才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必要的时候一招制敌!

林妙妙都已经为了制止她回来,痛下杀手了,难道自己回来后会放过自己?

绝无可能!

在离开典礼现场前,慕夏收到了司徒海从钱包里摸出来的一张卡。

只听司徒海开口道:“这是我的附属卡,如果你那两张卡里的钱花完了,就直接刷这张附属卡。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给自己置办行头,不用再跟以前一样节俭。”

慕夏假意推脱了一下,最后才收下了卡。

她可以借着这张卡,查一查司徒海有多少流动资金。

她可记得自己叫侦探查母亲生前的档案的时候,知道母亲在世时,卡里的流动资金是有近百亿的。

现在不知道慕氏变成司徒集团之后,资金会有多少。

时间飞速而过,慕夏坐上回程的飞机后,不知不觉飞机回到了京都。

四个人各怀心思走出机场,司机早已经在机场门口等他们了。

司徒海因为要处理公事的事情,方向跟庄园相反,所以先坐了车走。

等家里另一辆车过来接人的时间,司徒清珊趁着周围没人,终于憋不住,双眸像毒蛇的眼睛一样森冷地盯着慕夏,冷冷地警告道:“慕夏!我劝你别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慕夏露出一副极其惊讶的样子问:“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还有底线呢?”

“你——”

“我以为放毒蛇咬人的人,连人性都没有,不知道你还有底线,不好意思哈,我下次注意。”慕夏扬起笑脸。

司徒清珊刚怒从心起,忽然意味到了慕夏话里的意思,后退了两步道:“你……你都知道……那条蛇果然是你放到我房间里的,对不对?!”

慕夏淡笑:“这么生气干什么?我就是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呀。”

司徒清珊一副终于被我逮到的样子:“我这就告诉爸爸!你别想再狡辩!”

慕夏毫不在意地点点头道:“好啊,你去告诉爸爸,就说毒蛇是你放到我房间里的,结果被我发现,然后我把毒蛇还给你了。”

司徒清珊打电话的动作顿时停住。

是啊……毒蛇是她先放到慕夏房间里的,要是这么去告状,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这件事情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永远不能再提。

司徒清珊气得双眸仿佛都冒出火苗来。

“贱人!我打死你!”司徒清珊忍无可忍地冲过去就要去抓慕夏的脸。

这张脸,她想毁掉很久了!

然而司徒清珊没想到的是,她的手刚要碰到慕夏的脸,慕夏就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手下一个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司徒清珊的手立刻变得像是被风吹落的柳絮一样软绵无力。

慕夏直接把司徒清珊的手弄脱臼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的手纤细无力,她不需要用多少力。

她双目凉凉地望着司徒清珊,眼底毫无同情之色。

她说过的,林妙妙打她的那一耳光是这对母女第一次打她,也是最后一次打她。

这边司徒清珊痛得几乎要晕过去。

她想动一下手,又是一阵剧痛袭来。

“嘶——”司徒清珊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愕地发现,她的手根本没有办法动一下,一动就是断骨般的剧痛。

难道她的手被慕夏硬生生折断了?!

司徒清珊惊恐地看向慕夏,这个女人明明比她还瘦,她哪来的力气?

难道她练过?

司徒清珊吓得再也不敢随便对慕夏动手,转头就大声呼喊在整理行李的林妙妙:“妈!慕夏把我的手折断了!!”

“什么?!”林妙妙吓了一跳。

她刚才光顾着看行李了,并没注意司徒清珊和慕夏的争执,这会儿听到司徒清珊脸色苍白地大喊,连行李都顾不上,直接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司徒清珊的眼泪潺潺落下,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指着慕夏怨恨地说:“她把我的手折断了,我的手……我的手不能动了……呜呜呜……”

“折断?”

林妙妙不相信慕夏有那么大力气,她试着动了一下司徒清珊的手,司徒清珊顿时痛得“哇哇大叫”。

林妙妙这才相信司徒清珊的手真的被慕夏折断了。

这下哪怕林妙妙心性再稳也无法淡定了,直接拿起手机报警。

比起让被利益冲昏头脑的司徒海回来主持公道,她还不如直接报警!慕夏像是不知道林妙妙报了警一样,淡定地站在原地。

没多久驻守在机场附近的警官就赶到了,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救护车。

慕夏看时机差不多到了,走到司徒清珊旁边,趁着她不注意,两只手往上一扶司徒清珊的胳膊。

“啊——”司徒清珊痛得大叫,另一只手一把推开慕夏,惊恐地大叫着:“妈!!她又打我!”

林妙妙抬手就要给慕夏一记耳光,但想到警官已经走过来了,所以她不得不强行忍住,转头对警官说:“快把她抓起来!她折断了我女儿的手!”

警官看了眼慕夏,见小姑娘一脸单纯无辜,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折断别人手的人。

“体育老师!先过来检查受害者的伤。”警官招呼体育老师过来。

司徒清珊连忙指了指自己受伤的手,对体育老师说:“就是这只手,我根本没法动,一动就剧痛。”

体育老师连忙上前检查,可是检查来检查去,体育老师脸上露出了狐疑的表情,眼神在慕夏和司徒清珊之间流转。

“体育老师,怎么了?”司徒清珊问:“是不是我的手……不能恢复了?”

林妙妙大骇,气得立刻说:“警官同志,请立刻把这个犯人抓起来!”

慕夏冷冷地说道:“姨妈,我叫你一声姨妈,也请你别张口闭口叫我犯人。如果你再继续这样叫我,我可以告你诽谤。”

“诽谤?”林妙妙指着慕夏的鼻子骂:“你都把你妹妹的手折断了,还说我诽谤?”

慕夏眉头一抬,道:“姨妈,话不要说太早,免得等会脸疼。还是看体育老师怎么说吧。”

林妙妙看慕夏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慌乱。

但这次人证物证具在,她不信慕夏还能狡辩。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慕夏直接送进监狱!

想到这,林妙妙急不可耐地问体育老师:“体育老师,你检查完了吗?我女儿的手是不是断了?”

体育老师看了林妙妙一眼,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

他冷冷地说:“这位夫人,你当我们都很空吗?闲到要帮你管家庭纷争?”

林妙妙愣了下,不解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体育老师懒得理她,直接转头对警官说:“那位小姐没有任何伤,机场还有别的病患,我先走了。”

体育老师这话让林妙妙和司徒清珊顿时怔住。

怎么可能没伤?

司徒清珊试图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这一次她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手居然一点也不痛了。

她尝试着使劲,发现手臂的力也能用上了。

“这……怎么回事?”司徒清珊看向林妙妙说:“妈妈,我的手好像好了……”

“真的?”林妙妙碰了碰司徒清珊的手,果然司徒清珊一点也不痛了。

林妙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忽然又愤怒起来,瞪向慕夏质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慕夏冰冷地开口:“我倒要问问你们做什么,报假警好玩吗?自己家的丑事,非要闹到人尽皆知吗?”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