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车 人多的地方突然打开遥控器

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车 人多的地方突然打开遥控器

司徒清珊着急地催促着司机。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到达了司徒庄园。她一下车就看到别墅灯火通明的,像是所有人都没有睡觉。一定是大家都在担心她的安慰,所以一个人都没有睡。...

司徒清珊着急地催促着司机。

fa9c63e176.jpg

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到达了司徒庄园。

她一下车就看到别墅灯火通明的,像是所有人都没有睡觉。

一定是大家都在担心她的安慰,所以一个人都没有睡。

她果然还是司徒家最珍贵的小公主。

司徒清珊暗自得意,迈着自信的步伐走进别墅的大门。

司徒清珊都可以预想到,她一走进去,慕馨月和司徒海就会对她嘘寒问暖。

到那时候,她恰如其分地指出那条蛇很有可能是慕夏弄出来害她的,那么慕夏就可以收拾包袱滚蛋了!

不对,慕夏根本没有带任何东西来,她直接就可以滚蛋了!

司徒清珊越想越激动,走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单是想想慕夏被赶走那一幕,她就热血沸腾了,这让她几乎都忘记身上伤口的疼痛,以及中毒后的不适感。

“妈妈!”

终于,司徒清珊走到了大厅。

大厅里灯火通明,所有佣人都鸦雀无声地立在大厅,现场的气氛死寂一般地凝重,仿佛刚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不是她预想的到家的情景。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吗?”司徒清珊不解地询问同样显得非常沉默的慕馨月。

慕馨月走到她面前,眼底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懊恼。

但看着司徒清珊苍白的脸色,终究还是骂不出口,只是声线僵硬地询问:“你怎么样了?怎么这么着急出院?”

司徒清珊想起“正事”,忽略大厅奇怪的氛围说:“妈妈,我没事,我回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爸爸!”

慕馨月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下意识拉住司徒清珊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今天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等你养好身体,我再好好跟你说。”

“不行,妈妈,必须现在就说!”

如果失去这个时机和机会,她不确定还有更好的赶走慕夏的办法。

她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司徒清珊觉得自己的母亲实在是太优柔寡断,这种时候,就应该杀伐果断!

所以她直接推开慕馨月就朝司徒海走去。

“爸爸!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司徒清珊一边说着,一边深深看了眼慕夏,眼底满是猖狂和得意。

慕夏看懂了司徒清珊的眼神,歪了下脑袋,眼底饶有兴味。

司徒海面色如霜,冷冷地问:“你要说什么?”

如果司徒清珊自己主动认错,他倒是可以考虑原谅她一次。

然而——

司徒清珊一开口就说:“爸爸,我被咬的那条毒蛇,是慕夏放进我房间的!她看不惯我,就想让我去死!这么恶毒的女人,爸爸,你绝对不能留着她啊!”

司徒海一愣,完全猜不到司徒清珊做了那样的事,非但不知悔改,还想反咬慕夏一口。

这么又蠢又坏的女儿,他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

司徒清珊看司徒海没有说话,还以为司徒海还是不舍得赶走慕夏,连忙继续说:“爸爸!你不能心软啊!她这次害不死我,一定就还有下一次!她能害我,就能害您啊!”

司徒海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两下。

随即他忍无可忍地抬起手,挥手重重地打了司徒清珊一记耳光。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彻了大厅。

这耳光比慕馨月打慕夏的还要重许多倍,只听司徒清珊“噗”一声,朝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同时吐在地上的,还要一颗白色的牙齿。

她直接被司徒海打断了一颗牙!

司徒清珊直接懵了。

怎么……回事?

爸爸不应该是去扇慕夏的耳光吗?为什么要打她??

司徒清珊不敢置信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她刚要问司徒海为什么要打她,慕馨月跑过来直接拉住司徒清珊说:“什么都别说,先上楼!”

“不!我为什么要上楼?!”

司徒清珊委屈恼火极了。

她再次奋力甩开慕馨月的手,转向司徒海质问道:“爸爸,你为什么要打我?做错事的明明是慕夏,为什么你要那么偏心,打我这个受害者?”

“受害者?你还觉得你是受害者?”司徒海气得话都说不出来,直喘粗气。

“难道我不是吗?我都住院了,医生说,再晚几分钟,我就回不来了……”司徒清珊说起来都觉得后怕。

慕夏淡淡一勾唇,笑意很快隐没,她上前一步说:“妹妹,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真话吗?你一定要把爸爸气死吗?”

司徒清珊嫌恶地拧眉:“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说话了?”

慕夏一挑眉,道:“看来,妹妹你还不知道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你的恶行了啊。”

司徒清珊有些心虚地攥紧了拳头问:“你、你什么意思?”

慕夏淡笑:“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奶妈已经把事情全都招了。你让她买毒蛇来咬死我,结果那条毒蛇顺着阳台爬到了你自己房间……妹妹,说难听点,你这是自作孽啊!”

听到这话,司徒清珊怔愣地瞪大眼睛。

奶妈……出卖了她?

她忽然想到自己刚进家门时,大厅里气氛的异常,以及慕馨月不停阻止她说话的反常。

原来,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真相了吗?

难怪!难怪慕夏的眼神那么挑衅!

难怪爸爸要扇她耳光!

司徒清珊一时间慌了,拉住慕馨月的袖子:“妈……”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慕馨月依旧无比心疼司徒清珊,把她揽入自己怀里低声说:“什么都别说了,跟我上楼!”

司徒清珊终于乖了,再也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跟着慕馨月上楼。

“站住!”司徒海冷声开口道:“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反省,一个月都不准走出房门一步!我会请最好的品德老师,来教教你要怎么做人!”

司徒清珊吓得血液倒流。

这个家所有的一切都是司徒海主宰的,失去他的宠爱和信任,她很有可能成为那个被赶出来的人!

想到这,司徒清珊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她好后悔做了那件事,但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已经晚了。慕夏望着司徒清珊被慕馨月带上楼的背影,眼底毫无同情之色,反而泛着淡淡的凌厉冷光。

看来她被慕馨月打的这一耳光非常值得。

但是,这也是最后一次慕馨月可以打她。

司徒清珊上楼后,司徒海走到慕夏面前道:“杉杉,我记得你的小名是杉杉吧?”

慕夏点头,她的小名跟司徒清珊的“珊”字同音,她现在有点不喜欢这个名字了。

“这样吧,杉杉。”

司徒海叹了一口气,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开口道:“你妹妹被我宠坏了,做出这样恶劣的事情来,我也有责任。本来是要报警的,但是她毕竟是你妹妹,我们是一家人。而且你也没出什么事,她自己也自食恶果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我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是私下里我会好好惩戒她,我也会好好弥补你,好吗?”

慕夏藏在睡衣袖子里的手慢慢握紧。

什么叫“她也没出什么事”?

如果她真被蛇咬了,司徒清珊肯定早已经安排好一切,不会惊动任何人。

到天亮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凉透了,司徒海居然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只关司徒清珊一个月的禁闭?

这一刻,慕夏把司徒海的面目了解地更清楚了。

在不损害司徒海自己利益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舍弃司徒清珊的。

毕竟,多一个女儿,就多一个攀附权贵的筹码。

司徒海,是一个十足利益至上的人。

慕夏更加无法理解自己的母亲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人。

慕夏的心已经凉透了,对司徒海拥有的最后一丝亲情也消失殆尽。

然而她面上没透露出丝毫情绪,露出了一个体贴的笑容,乖巧地点点头说:“我拿不定主意,爸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妹妹还小,我不会怪她的,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跟她继续做好姐妹。只希望妹妹不要对这件事心生芥蒂。”

“放心吧,我也会让她忘记这件事,这件事,谁都不会再提起,你们一定能和睦相处。”

“会的。”慕夏弯起唇角笑起来,露出两颊两边浅浅的酒窝。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她单纯又懂事。

司徒海松了一口气,随即由衷感到高兴。

他这个女儿不仅长得漂亮,还不记仇,非常听他的话。

这女儿比他以为的还要乖巧,乖巧就好,最好控制了……

“时间不早了,你肯定也受了惊吓,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任何需要都随时告诉我,能满足的我都会满足你。”司徒海心情大好,往日铁公鸡一般的他格外阔绰,又给了慕夏一张卡。

“这张卡里还有一百万,加上我给你的一百万,这两百万你可以随意花。花完了就来找我,现在可不能跟以前在乡下一样过得那么拮据了,要有司徒家女儿的姿态,明天我让管家带你去购置衣物。”

“谢谢爸爸,爸爸你真好!”

司徒海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那点因为司徒清珊闹事的不悦一扫而光,哼着京曲儿上了楼。

慕夏回到房间,脸上那懂事乖巧的笑容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司徒清珊再蠢,还有一个慕馨月守护着她,而她什么都没有。

她只有她自己。

慕夏的手心慢慢攥紧,人有些无力地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也许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她也没有只是一个人啊,国外的爸爸妈妈对她很好,还有弟弟,非常依赖她。

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弟弟一定想死她了。

只是,为了不让他们卷入这团迷雾,她得暂时跟他们断绝联系。

但是一想到弟弟,慕夏的嘴角还是不自觉弯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慕夏接通,是她来自M国的一个朋友。

“SAN,最近还好吗?”对方操着一口伦敦腔。

“我挺好的,文森特。事实上我刚回到了国内的家,虽然遇到了一点小事,但是已经解决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慕夏开口,英语流畅且纯正,像个纯粹的外国人。

对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知道的,我在做一个海岛项目,但是那边后期的花销非常大,我这边资金链出现了一些问题,想问你能不能借一笔钱给我,或者干脆拿这笔钱入股?”

慕夏:“你的海岛项目我也非常看好,这样吧,你需要多少钱,我很高兴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

“那太好了,有了你,用你们国家的话来说,就是如虎添翼!我这边需要十亿的美金,你方便吗?”

“没有问题。”慕夏一口答应。

慕夏挂断电话后就联系自己在国外的私人金融管家。

她通过电脑操作,把十亿的美金转入了文森特的账户,并且叫律师跟对方签订入股的合同。

做完了这些,她的余光瞥见司徒海给她的两张银行卡,嘲讽地笑了一下,删除了电脑上所有的操作痕迹。

另一边。

慕馨月把司徒清珊带回房间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你这个蠢货!我都已经跟你说了很多遍了,在完全掌握慕夏的情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司徒清珊委屈地流着眼泪,抽泣着说:“我、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但是,妈妈,你要相信我,那条蛇一定是慕夏放过来咬我的!我分明让奶妈把蛇放到她房间里了的。”

“我当然知道!”慕馨月恨铁不成钢。

司徒清珊一愣,不解地询问:“那为什么您知道真相,却不帮我解释呢?慕夏那个女人,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慕馨月叹了一口气,说:“我教了你那么多,你却还是没学会什么叫看脸色做事。你爸爸现在明显很相信她,而且,那条蛇也是你先放到她房里的,这时候再去解释,说什么都没有用,只会让你爸爸更加生气!”

“那我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被污蔑!你注意到佣人们的眼神了吗?现在庄园里所有人都觉得我是活该。”

慕馨月沉凝片刻,道:“看来慕夏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复杂,更难捉摸,我会尽快查清楚她的底细。在这之前,你必须要跟她好好相处,哪怕强装你也得给我装作知道错了,愿意跟她做好姐妹。这样你爸爸才会开心。你知道的,他最讨厌后院起火,以及不听他话的人。”

“可是……我现在都被关禁闭了,根本不出去。”

慕馨月提醒道:“傻孩子,你忘了吗?一周后,你就要去拿证书了。忍一周,到时候你在典礼上大出风头,事情就过去了。”

“好!这一周我就好好练习,一定在典礼上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

“你能这样想,妈妈很欣慰……”

转眼五天过去。司徒清珊和慕馨月都没有任何举动,慕馨月也没跟司徒海提起任何要放司徒清珊出来的话,甚至对慕夏照顾有加,这让司徒海的心情好了一些。

毒蛇事件也被言令禁止议论,庄园就像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在书房睡了五天,司徒海就回卧室跟慕馨月一起睡了。

第六天司徒海再出门的时候,整个人容光焕发,再看慕馨月的眼神,温柔似水,鬼都猜得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天晚餐时间,慕馨月给慕夏夹了一块鸡腿。

慕夏甜甜地笑着道谢:“谢谢姨妈。”

“现在该改口叫妈妈了。”慕馨月说道:“我会像你妈妈一样照顾你的,孩子。就像珊珊,她也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也当做亲生的照顾她。以后,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说。”

慕夏心里冷笑,不是亲生的?她现在就是六岁也不会相信。

司徒清珊只比她小了几个月,这意味着,司徒海在她母亲怀孕的时候出轨了慕馨月。

这种丑闻,司徒海自然不会外泄。

但是慕馨月忽然这么说,一定是有什么打算。

想让她叫慕馨月“妈妈”?

她的妈妈只有两个,一个亲生母亲,一个养母,其他人都不配。

慕夏用一副求助的目光看向司徒海:“爸爸,我现在……还有点难改口。”

她的眸光明亮又柔和如水,带着点楚楚可怜的嗔娇味。

如果绿茶有等级,慕夏相信自己此刻的眼神就是绿茶满级。

果然,司徒海一看她,心顿时化了。

哪怕他是慕夏的爸爸,但没有男人能抵抗这样的眼神。

他干咳一声说:“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改口吧,不着急这一天两天的。”

“谢谢爸爸。对不起,姨妈,我还得慢慢适应。”慕夏抱歉地对慕馨月说。

慕馨月心里恨得要死,这死丫头,连句妈都不愿意叫!

不过慕馨月比司徒清珊要能沉得住气地多,她笑着说道:“这种事对你来说是有点难,是我太着急了,不用跟我道歉,是我要跟你道歉才是。等你什么时候觉得适应了,你再改口也不迟,毕竟我们是要做一辈子一家人的。”

“谢谢姨妈。”

“哪里的话。”

两个人均是笑意柔和的样子,气氛表面上看起来其乐融融。

司徒海看着餐桌的一片和谐,工作上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还是那句老话,“家和万事兴”,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他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然而司徒海刚这么想,慕馨月就开口道:“老公,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是关于珊珊的。”

一听到司徒清珊的名字,司徒海的好心情又没了,直接把筷子一拍,怒道:“你是要帮那个死丫头说话吗?她犯了那么大的错,我关她一个月已经很便宜她了!你别想再替她说话!”

慕夏有些狐疑地看了眼慕馨月,慕馨月不像是会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的人,她很会看脸色,肯定知道这段时间内最好还是不要替司徒清珊说好话。

慕馨月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只见慕馨月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老公,我不是要替她求情,就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听到慕馨月不是要为司徒清珊请求,司徒海的脸色才好转了一点,但嗓音依旧冷冷地问:“什么事?”

慕馨月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说:“其实是这样的,我今天刚收到了一封通知函,上面写着,珊珊拿到了皇家咖啡学院举办的名媛咖啡大赛冠军。”

“什么?!”

司徒海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一旦拿到冠军,就等于拿下了深夜咖啡屋的代言。深夜咖啡屋可是全球知名的咖啡连锁店!

他喜形于色,结果慕馨月手里的通知函仔仔细细看了眼,当看到颁奖嘉宾还有夜司爵的时候,双手仿佛绽放出两束明亮的亮光。

那是贪婪的神色。

他拿着通知函的手都有些颤抖:“这样的大喜事,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明天下午就是典礼了啊!”

慕馨月一副自责的样子,说:“还不是因为珊珊因为一时荒唐,做出了错事?我今天告诉她这件事的时候,她都说不想去参加典礼了,想要好好在家里反省。”

“这怎么可以?!”司徒海脱口而出。

难得有在顶级权贵面前露脸的机会,怎么可以不去?

这不是傻了吗?

但他触及到慕夏纯真无辜的视线时,心里那点市侩思想仿佛被看穿。

他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清珊能这么说,说明她已经意识到错误了。既然知道错,关多久就不重要了。杉杉,你觉得呢?”

慕夏心里冷笑,这就是她的亲爸!

真是个好爸爸呢!

然而慕夏从不外泄自己的真实情感,她温和一笑,善解人意地说:“爸爸,其实我早就想说了,一直关着妹妹也不是回事,还是早点把她放出来吧。她毕竟年纪不小了,错了一次后,对错肯定分得清了。如果下次再犯,您再狠狠罚她也不迟。”

坐对面的慕馨月听到这话,恨的牙龈都要咬碎了。

慕夏这话这么一说,下次如果司徒清珊再犯错,司徒海可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她了!

果然,司徒海皱着眉头说:“没错,没有下次了,慕馨月,你给我转告她,再有下次,她就给我滚出去!”

慕馨月心里恨的要死,偏偏嘴上不得不说:“我会好好跟她说的,她也知道错了。杉杉,谢谢你愿意原谅她。”

慕夏笑意盈盈:“毕竟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是要相互包容嘛,哪怕她曾经想害死我。”

慕馨月笑容一僵,再装不下去了,站起身说:“那我去收拾明天去南市的行李。”

她说完,站起身要往楼上走,但半路想到自己的计划,又停下脚步说:“老公,明天正好是周末,你不用去公司,不如一起去?带上杉杉?”

司徒海想起慕夏跟夜司爵的关系,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你把杉杉的行李也收拾一下,顺便帮她买几件去南市的衣服。”

“好的,老公。”慕馨月终于扯出了一抹笑。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