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边走边撞水流了一地的水 被䅤的最深的一天

边走边撞水流了一地的水 被䅤的最深的一天

边走边撞水流了一地的水 被䅤的最深的一天一般指是形容做那个事情的时候,爱爱的时候被插到最深处,感觉真的会很刺激的,边走边撞流了好多的水出来的意思。沈知微裤子被血水...

边走边撞水流了一地的水 被䅤的最深的一天一般指是形容做那个事情的时候,爱爱的时候被插到最深处,感觉真的会很刺激的,边走边撞流了好多的水出来的意思。

沈知微裤子被血水浸湿,身上好像已经疼得麻木了没有知觉了。

边走边撞水流了一地的水

有护士看到沈知微身上的血,吓了一跳,连忙就上前来:“小姐,您着看着伤的也不轻啊,我推你去医生那吧!”

说着护士就找着轮椅过来。

沈知微想要让她别忙自己的事情,但是此时的她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护士推着车过来,“您慢点,我扶您坐上来。”

沈知微浑身都沾满了血,分不清是煜煜的还是自己的,但是脸上却惨白的没有一点的血色。

她摇着头:“我没事,不用了,我要在这里等我孩子出来。”

“你孩子在手术室里动手术,要一段时间呢,你先去检查一下哪里受伤了,严重不严重。”

急症室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只见医生神情很是焦急的看着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沈知微。

“你是孩子的家属吧?”

“嗯,是的,我家煜煜怎么样了?”

沈知微拖着残痛的身躯,走到医生的面前,语气里满是不安和恐惧。

“孩子本来就白血病,现在大出血!我们医院血库的血就在不久前刚被调到另外一个医院去了,现在需要从别的医院调的话,恐怕时间有点来不及了,你的血型和你孩子一样吗?”

医生说着,沈知微的身体好像支撑不住了似的,摇晃了几下。

“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不然我先叫人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医生扶住她摇摇晃晃的身体,担心的说着。

沈知微眼神坚韧的摇了摇脑袋,“我o型血,但是我……我现在患有骨癌……”

听到沈知微也患癌症的时候,在场的医生都愣了住了。

“我的血可以给我孩子用吗?如果没有问题,就抽我的吧。”

沈知微眼眶猩红,抓着医生的手,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如果自己的这一条命能救得了煜煜,沈知微宁愿死的是自己。

她不过是贱命一条而已,可是煜煜……煜煜还这么小……这么可爱开朗……

“你的血液对你孩子影响倒是不大,但是你……孩子这次需要至少一千毫升的血,你这一抽,你的身体恐怕会受不住啊……”

“只要不会影响到孩子,就抽我的吧,孩子等不及了。”

沈知微好像忽然看到了希望,眼睛突然就亮了,抓着医生的手更紧了些,语气十分急切。

“林医生,可是她自己好像也受了伤。”刚才那护士,满眼担忧的看着被血水浸湿的沈知微的裤腿。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这不是我的血!孩子要紧,孩子等不及了。”沈知微不想煜煜在那冰凉的手术台上呆太久,他那么小小的一只……

“这……不然还是先去看看你的伤口吧。”医生也不敢乱来,要是出点什么事情,他们可担不起责任 。

听到医生让自己去检查,沈知微急了,“我真的没事,孩子就是我自己抱过来的,你不是说孩子需要血吗?就用我的吧,孩子还那么小,不能在手术台上躺太久,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我自己负责,不用你们负责。”

天底下哪里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啊,沈知微不能把最好的给煜煜,但她一定要力所能及的把自己所有能给的都给到他。

当沈知微躺在离煜煜不远的另一张病床上,隔空输着血,看着他苍白无色的小脸,她的心里也好像得到了一丝的安稳。

“煜煜,妈妈一直在陪着你,你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如果可以,她想将自己的命都给他。

恍惚间听到不远处两医助在那小声聊到,“这孩子也是可怜,血库里本来还有一份够他用的血型的,但是那边就差不多时间一起从过来的那个女的的男人有钱有势,就给他老婆用了,血包我都拿到了。”

“嘘,别说了……”

沈知微听到,宛如一阵天雷正击中她。

她瘦弱不堪的身体,都禁不住颤栗起来,眼眶也迅速的红了一圈,眼前的画面被泪水模糊。

那女人应该是童鸢吧,她不相信顾森尧不知道那血包是要给煜煜用的。

但是他为了救童鸢,不惜放弃煜煜的命。

她扭头望着煜煜,脑海中不禁想起他晕倒前画的那幅画,眼眶的泪再也不受控制的顺着眼睑滑落。

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爸爸,宁愿救别人也不救他……

沈知微不敢深想,想的越多,就越觉得这个顾森尧是那样的残忍冷漠。

输完血,煜煜还有接下来的手术要做,沈知微先被送了出来。

医护人员刚出去,就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她此时的思绪都有些虚了,她强撑着意识,扭头看去。

还没看清楚来人,脖子一把被掐住。

“沈知微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敢开车撞鸢儿!居然还把她一个人扔在那里,你是想要一尸两命吗!”

沈知微无法呼吸,被这么一掐,她整张脸比之前还要惨白,身上都已经没有多少血的人,脸又怎么能红的起来。

她连挣扎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艰难的一字一字的解释,嗓音小的让人都听不出她在说话,“不……我……没……”

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顾森尧一把松开手,沈知微身体像是被折翼的蝴蝶一般,倒在了地上。

“我没有撞她,是她突然开车出来,是她要陷害我,然后耽误我救煜煜。”

沈知微声音非常虚弱。

顾森尧看着她的脸上毫无血色宛如一张白纸,好像随时都会在自己眼前变得透明似的,他的眉头就几不可察的微微皱了下。

这一切不过是这个女人为了在自己的面前佯装可怜,想要博取自己的同情怜悯,好饶了她一命。

骗人的功夫,沈知微一向是了得的。

“你不要再找借口陷害鸢儿了!你知道鸢儿身体本来就弱,这次能怀孕都是不易的!还可能因为你撞她,可能导致永远无法再孕!沈知微你真的是该死!!”

“我说我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沈知微抬起猩红湿润的眸子,哑着嗓子虚弱的一声声反问。

“我用得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先不说我不知道童鸢怀了你的孩子,就算我知道了,我被嫉妒和恨冲昏了头脑,我想要她一尸两命,我也不会带着煜煜开车去撞她吧?!我会这么蠢吗?就算我有这么蠢,我会拿煜煜的命来博吗?”

沈知微的话让顾森尧深邃的眸色一沉,薄凉的唇瓣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因为他觉得沈知微的这些话有些道理,她从来都是为了这个野种,什么都低贱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沈知微艰难的撑起身体,靠在墙壁上坐在地上,因为她实在站不起来了。

她忽然扯起惨白的唇笑了起来,这一笑有些冷森森的。

“如果我真想要杀了童鸢,我不会让你们有机会救她。我会让她死的透透的,绝不让她有生还的机会。”

这话让刚还有些质疑的顾森尧,神色再次变得阴冷凶狠:“沈知微你真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我差点就要信了你刚才的那番辩解了,你真是该死!死的怎么不是你和你那个野种?嗯?!”

越说顾森尧的怒气就越盛,抬脚就用力往沈知微的身上踩。

而这一脚不歪不倚的正好就踩在了沈知微患了骨癌还骨折了的膝盖上。

沈知微没有任何防备的挨上了这一脚,剧烈的疼痛忽然袭来,让她的身子猛的一颤,随即就瘫倒在了地上。

只看到沈知微瘫倒的地方,瓷砖上一滩暗红刺目的血水,正往外流着。

她已经疼到说不出话来了,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一点点的血色。

她干涸的眼眶里蒙上一层水雾,微颤着手一点点 摸住顾森尧的皮鞋。

“疼……阿尧……我的腿真的好疼……”

沈知微卷翘浓密的睫毛痛苦难受的扇合了两下,眼眶好像也被地上的血水给染红了似的。

这是她第一次对着这个男人说着自己的疼。

“唔……”

顾森尧抬起脚重重的踩在了沈知微的手背上,鞋底还左右的拧着用力的摩擦着。

他的眼睛里连一点心疼,同情的目光都没有,反而还觉得自己踩的不够重,连着脸上的表情都在用力。

“你疼?你能有鸢儿疼吗?她没了孩子!她的骨肉要从她的身体里拿出来!你有她痛吗!”

“我看到你这个嘴脸,我就好恨!我当初为什么会认识你!为什么又要娶你!你简直就是我生命里遇到最恶心的东西,你怎么不去死!”

顾森尧说着不解气,脚上铆足了劲。

“咔嚓……”

“啊……”

沈知微的手掌骨被顾森尧生生的踩断了!

她瘦弱不堪的身体完全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连那痛苦的叫喊声都很微弱。

可是更让沈知微痛苦的是,他说好恨认识自己,娶了自己,而自己是他生命里最恶心的东西。

她只是个恶心的、东西!

他还说,你怎么不去死……

会死的,她会死的,她活不了多久了,可是……阿尧……我真的从未背叛过你。

还有煜煜……真的是你的孩子……

他是你的孩子,你一定要救他啊……

沈知微的意识渐渐的模糊,眼前的所有画面都变成一道暗影……

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也感觉不到痛了。

不痛了,真好啊,她真的快痛的坚持不下去了。

但是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一个声音,是顾森尧紧张担心的喊着自己……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他怎么会紧张自己,又怎么会担心自己。

他的心里只有童鸢,他担心的也只会是他的童鸢。

而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局外人了,成为了他最恶心的东西。

他恨不得自己可以死了,死了他的心里就痛快了。

沈知微晕倒前,眼角的泪顺着脸颊滑落,好像自己的身体也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

沈知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这意味着,她睡了一整晚了。

她还没让自己缓过来,猛地就睁开眼睛,单手撑起身子,病房里空荡荡的,连一个照顾她的护工都没有。

沈知微连忙按响铃声,她的煜煜,她还不知道煜煜的手术成功没有。

病房的门被缓缓的推开,沈知微连忙扭头看去,但是看到的却不是医生护士,而是童鸢。

看到童鸢的那一刻,沈知微愣了下神,她不是流产了吗?

就可以走动了?

“微微,你可真是能睡啊,这一睡就睡了三天呢,怎么样?睡的舒服了吗?”童鸢的声音细细软软的听上去很温柔,但是沈知微却觉得是个女魔鬼的声音,没有半点温柔可言。

她睡了三天这么久?那他的煜煜呢?

“微微,你得癌症了啊?啧啧啧,我还在想那个野种这短命的劲随谁呢?没想到是随你啊,只是你还是比你那野种幸运点,活了二十多年,他已经没几年的命 了。”

“哎,我要是他,我可真是恨你啊,恨为什么你是他的妈妈,恨你连区区八十万的手术费都没有。”

"微微,你说你怎么这么没用啊?"

沈知微脸色惨白没有一点的血色,童鸢居然知道自己得了癌症……

那顾森尧呢?

他也知道了吗?

他知道了,会不会难过自己就要不久于人世了?

他会不会就不那么恨自己了?

毕竟……毕竟他们两个当初是真的相爱过……

“童鸢你会遭报应的,你这么恶毒,你肯定不得好死!”沈知微看着童鸢眼神里满是怨恨。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这么恨过 一个人,但是她真的恨不得童鸢能死了。

她被童鸢囚禁的时候,怀着孕,身体却不到九十斤,孩子足月生出来,她却差点大出血死了。

沈知微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才四斤八两,小的可怜,连喝奶的力气都没有,得人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到他的嘴里。

当时童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扔下刚生下孩子没几天的舒觅,童鸢便不再管她们母子俩了。

任由沈知微在那荒郊野岭的残活,完全就不顾她们母子的死活。

沈知微当时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不能就这样妥协了,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生完孩子的第三天,她拖着虚弱不堪的身体走到路边,想要看看能不能拦到一辆车,她走了两个小时,最后都走不动了。

那时候是冬天,沈知微穿着单薄的衣服,连一双好鞋子都没有。

就正常人,都不能这样在几度的寒风中走两个小时,更何况是她这样刚生完孩子的虚弱的孕妇。

恍惚中,她远远的好像看到有一辆车朝着她的方向开了过来。

沈知微顿时来了精神,用尽自己身体里最后一点的力气挥着手,她以为自己终于得救了,终于可以去找她的阿尧了。

没想到,她只不过是从一个深渊掉进另个深渊而已。

来的人不是别人,是宋明华。

往事宛如刀割似的,刺入了沈知微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使她遍体鳞伤。

再回想起这个过往,沈知微还是会觉得心悸后怕,身体上的每一寸皮肤都竖起了鸡皮疙瘩。

童鸢听到沈知微的那些话忍不住的掩嘴就笑了起来:“沈知微啊沈知微,我会不会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要活的比我久呀,这样你才能有机会看到我不得好死的那天。”

童鸢虽然也很虚弱,但是她的身体也比沈知微好太多了。

“你说你,怎么就患上了骨癌呢?我知道的时候我是真的好心疼啊,你才二十多岁,花一样的年纪,便要就此凋零,真是让人不忍。”

童鸢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作呕,她嘴里满是心疼的语气,眼神里却满是嘲讽。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沈知微再清楚不过了,对于她的挑衅,沈知微完全无动于衷。

“昨天,是你故意冲上我的车的,对不对?”沈知微无力的问着。

童鸢沉默了几秒,就见她挑了挑眉头,一点心痛难过的表情都没有,根本就看不出她刚刚流产的痛苦。

“是啊!这个孩子我可不能要呢,只是微微,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怀着孕呢,你怎么就舍得把我扔在车上?如果不是我命大,我可能就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了。”

童鸢扁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像沈知微的这个行为伤到了她似的。

“是你真狠,居然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你就算想要死,也别死在我的手里,我嫌脏了手。”

沈知微说话虽然没有力气,但是字字咬牙切齿,好像恨不得能将童鸢咬碎了。

“我不会死的,就算要死,也不会比你先死的,你放心吧。对了还有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啊,就是特地为你准备的。”

童鸢轻飘飘的说着这些话,好像死去的不过是个布娃娃。

“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现在我的孩子替我还了你的怨,你是不是对我的恨就少一点了?”

“你真是个疯子。”沈知微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一个生命,怎么在她的嘴里如此的轻巧,更何况那是她的孩子啊!

“哦,不过啊,我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阿尧不是。”童鸢睁着无辜的眼睛。

“他恨极了你杀死了我跟他共同的孩子,所以就在刚刚捐赠了八十万给了另一个孩子,好巧不巧的跟沈书煜匹配的这个骨髓,正好也跟那个孩子匹配。”

“你等了这么久的骨髓,就这么……泡汤了……你的孩子没得救了。”

“还有,你是不是很想阿尧知道你得癌症了?可惜了,他并不知道,我让医生瞒了他。”

童鸢说着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脸上的神情特别的得意。

沈知微的心却瞬间低到了谷底,然后下沉下沉再下沉……

她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了一场冰雪的世界里,此时此刻正刮着暴风雪……

她被风雪迷了眼,冻住了身子,然后轻轻一碰,就粉身碎骨。

“你骗人的!童鸢你骗人!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巧……煜煜是阿尧的孩子,他……他不能……这样……”

沈知微嘴上说着不信,眼眶的泪却顺着眼睑滴落。

“我确实会骗你,但是这种事情,我从来都不会,我就喜欢看你痛苦,看到你痛苦我就特别的高兴,特别的舒服。”

“阿尧说了,我的孩子不能白死,反正你的孩子也活不长了,就给我的孩子陪葬吧,让他们兄弟俩的在地底下也能做个伴。”

“你胡说!不可能!那个骨髓已经说好了,就是给煜煜的!我不相信你,我要自己去问医生。”

沈知微忽然抓狂的坐起了身子就要从病床上下来,快速的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管,回了些血,飙了出来,溅到了洁白的床单上,十分刺目。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膝盖处骨折了,不管不顾的从床上爬起来。

脚刚刚一着地,膝盖处顿时传来剧痛,沈知微的身体直直的就往地上倒。

好在她扶住了身旁的床,身体才没有倒在地上。

忽的童鸢不知道抽什么疯,跑到自己的身边来扶着自己,脸上的神情还特别的紧张担心。

“微微,你现在的身体还不能下床啊,煜煜没事的,他会没事的,我去帮你求阿尧,求阿尧不要把那骨髓给别的孩子……”

“滚开!童鸢!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沈知微无力的一推,童鸢的身体却突然往后踉跄好几步,正好撞到了护士推着装着医疗器材的车,然后又重重弹了回来,摔在了地上。

“啊!”童鸢尖叫。

“鸢儿!”一个熟悉的声音。

沈知微回头就看到顾森尧突然出现,脸上神情满是紧张担心的,疾步冲上前来抱起倒在地上,脸上煞白的童鸢。

“阿尧,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

“沈知微!你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开车撞了鸢儿导致鸢儿流产不说!鸢儿担心你的身体特地来看你!你居然还将她推倒!”

猜你喜欢:

国宝级学霸图书简介

重生之侯门弃女图书简介

捡到一个星球图书简介

替身娇妻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