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宝宝腿高点就可以吃到扇贝 宝宝家里没人叫大点声就哭

宝宝腿高点就可以吃到扇贝 宝宝家里没人叫大点声就哭

宝宝腿高点就可以吃到扇贝 宝宝家里没人叫大点声就哭一般比喻吃女性下面隐私部位的意思。段景年现在还不知道,看似温柔亲切的宝宝内心凉薄到可怕,只要她想,她就可以制造出...

宝宝腿高点就可以吃到扇贝 宝宝家里没人叫大点声就哭一般比喻吃女性下面隐私部位的意思。

宝宝腿高点就可以吃到扇贝

段景年现在还不知道,看似温柔亲切的宝宝内心凉薄到可怕,只要她想,她就可以制造出在意一个人的假象。

她假装自己在意段景年,对他好,但这人却走不进她的心里。

吃午饭的村民离开继续忙,他们今天就能将宝宝家的水稻收完,给她拿回来。

她收拾干净,拿了干净的盆将硬的柿子削皮,段景年吃了药,坐在一旁想要帮忙,段景姝回了房间,她毕竟还小,起的又早,早就困的不行。

“夫人,做这个干什么?”

“把这些做成柿饼,然后带上镇上去买,我一会儿把板栗敲出来晒一晒,炒好了先拿去镇上看看,能不能买些钱。”宝宝道。

她要努力多挣点钱,她希望能在镇上租个铺子,卖点吃食,以她的厨艺,生意应该能过得去。

总比现在一点进账都没有的强吧。

“我能帮什么忙?”他也不想吃白饭。

“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你刚吃了药。”

他可不能太劳累。

“可是,我并不困。”段景年不想都去睡觉,然后让宝宝一个人忙,她是自己的夫人,不是丫鬟。

“那这样吧,你给我说个故事怎么样?这样我就不无聊了。”宝宝道。

她上辈子还是挺喜欢看小说和动漫,还有玛丽苏智障偶像剧这些的,打发无聊时间嘛。

这可把段景年难住了,他不知道怎么说,他虽然自小聪慧饱读诗书,更是在十七岁就成了名满盛京的状元郎,可是,他从来没有看过话本,总觉得是玩物丧志,要知道夫人喜欢听,他怎么说也该看一两本。

看出他的为难,宝宝将手里削好的柿子放到盆里,道:“要不,我给你讲一个?”

“嗯?夫人有故事吗?”

宝宝点头,“你喜欢听什么样的?”

“夫人就说你喜欢的。”段景年道。

他并不喜欢听,但是为了让宝宝开心一些,他可以迁就她,这是他目前能为她做的事了,等他好了,就能做更多,让她不要那么累。

“嗯,就讲一个前世今生的故事吧。”宝宝说了一个奇幻的故事。

段景年渐渐的被吸引进去,被新奇的故事设定,环环紧扣的情节吸引了,宝宝说到一半,停下来,段景年看向她,一副想要听后续的样子。

宝宝就是不说,她削好了柿子,用麻线将它们串起来,段景年忍不住了,问:“然后呢?想起来了吗?”

“你说呢?”她冲着人恶趣味的一笑,吊足了他的胃口。

“我,不知道。”段景年摇头,他被故事吸引进去了,宝宝讲故事的能力很好,他几乎是身临其境。

“那你可以猜测一下。”宝宝道。

这个故事没有结局,因为到了这里,作者她无限期停更了。

段景年人很的想着,白皙修长的手指给她递着柿子,他道:“我想,大概是不会想起来了。”

“嗯?”

“他不希望女孩儿能想起来他们的前世,要是想起来,女孩儿会更加的痛苦,不断接受别人的疼痛,最终都会受不了的吧,男人虽然厉害,却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他大概只是想守在她身边就好。”段景年说着自己的感受。

宝宝灵机一动,“你,去写话本怎么样?”

“啊?”段景年疑惑。

“我觉得,你可以去写话本啊,现在写话本那么挣钱,也许你写一本,就够我们家一个月的开销了,写话本不需要多累,你看怎么样?”宝宝道。

段景年眼睛一亮,他想过帮书局抄书,可是那点钱根本不够,他看着宝宝,认真道:“也许,可行。”

我明天去镇里的书局看看,买一些当下最火的话本回来,你先看看,再买些笔墨纸砚什么的,咱们试着写写。”宝宝道。

段景年那么有学问写个话本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然这人一直这样什么都干不了心理早晚出问题。

“好。”段景年也有些激动,他没想到还能这样,只要能为这个家里做点什么,他都很高兴,至少他不是那么没用。

把柿子挂起来,宝宝又去把板栗敲出来,段景年帮忙将它们晒起来,他看着一颗颗黑褐色的果实,摸起来还有些坚硬,这东西怎么吃啊?

宝宝看出了他的疑惑,拿出了一个用牙齿磕破了剥开,将里面乳黄色的果实呈现在段景年面前:“是吃里面的果实,它有两层皮,外层坚硬里层软的,剥开可以直接吃,但我更喜欢炒熟的。”

她吃了一个,脆甜,带着坚果特有的香味,要比她前世在世面上买的好吃的很多。

段景年也学她拿了一个剥开吃,生的剥起来有些费力,他好不容易吃进嘴里,独特的坚果甜香让他眼睛一亮。

浅琉璃色的眼眸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看向宝宝的时候,里面带着惊喜和温柔。

宝宝差点就陷进去了,她赶紧控制住自己回过神来,“再晒一会儿,我晚上就可以炒了,明天带到镇上去看看。”

希望炒板栗能挣一点钱。

“好,我陪你去。”

“不用,你跟景姝在家晒谷子,免得小鸟偷吃了。”宝宝道。

家里的谷子需要人看着晒,她才能放心的去卖,段景年点头,他听宝宝的。

“我一会儿到山里挖一点野菜,没有蔬菜了。”

“我陪你去吧。”

宝宝没有拒绝,就在外面不远,走走也好,多锻炼才能健康,那老大夫的药果然神了,她重生来的那天这人快要病的爬不起来,现在才过了三天就这么鲜活。

别不是什么神医吧?

两人把板栗全部弄出来,足足有十斤那么多,宝宝很满意,先卖这点看看,要是能卖钱,她就多弄一点。

收拾好了板栗,宝宝就拿了背篓和镰刀,跟段景年进山了。

说在外面挖野菜,她就没有进到树林里面,给段景年看了能吃的菜,他就在附近找了,这个季节能吃的野菜不多,口感也不怎么好,可总比没有好。

挖了一些马齿苋和荠菜,准备用这点荠菜和家里剩下的肉包饺子,幸好她蒸馒头的时候留了一点面粉,应该够吃了,马齿苋就清炒了吧,虽然现在它的味道没那么好。

“夫人。”段景年捧着东西走来,发尾扫过树枝,一头长发用布条在脑后扎成马尾,他额头上都是汗,打湿了碎发。

“怎么了?”宝宝疑惑的抬头看他。

他蹲了下来,将手里的菌子拿过去给她看,“我发现了这个,能吃吗?”

宝宝认真挑选了一下,将不能吃的丢到一边,能吃的拿给他看,两人靠的很近,宝宝能够闻到这人身上的雪松香。

“这些是可以吃的,这些不行,有些菌子有剧毒,吃了就能毒死人。”宝宝教他辨认能够食用的。

“嗯。”段景年用心记着,菌子这东西太好吃了。

“这些颜色鲜艳的都不能吃,这些可以。”宝宝道。

“好,我以后会小心。”

“嗯,我来放到背篓里,这个压不得。”宝宝起身,段景年也跟在她身后。

她手里拿着东西,一个不注意被草藤绊倒要往前扑。

“夫人!”

段景年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一只手放在她腰旁边,宝宝也吓了一跳,幸好段景年拉住了她的,稳住了之后,他收了手,担心问:“夫人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吓了一跳。”宝宝深吸了口气,刚才吓死她了。

“没事就好。”段景年松了口气,刚才也吓到他了。

“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我们晚上吃饺子。”宝宝笑道。

“饺子?”段景年疑惑。

又是一道他没有听过的菜,但是,只要是宝宝做的,他就觉得无比美味,他非常相信这人的手艺。

挖够了,宝宝将背篓背上跟段景年一起回去,看着他虽然累,却带着点红润的脸,那一百多两花的值,药居然那么好。

两人回到茅屋,段景姝已经醒来了,正坐在门口默默流泪,看到段景年更是哭着扑到他怀里,把人扑的一个踉跄,宝宝赶紧扶了一把。

“大哥我以后都听话,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别不要我。”她哭的眼睛通红,可怜兮兮的抱着段景年的腰。

醒来看不见哥哥她吓坏了,以为他不要自己了。

“别哭了,我只是跟你嫂子出去摘菜而已。”段景年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安慰道。

宝宝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安慰妹妹,自己先回去,里正叔说傍晚的时候能收完,然后给她搬到家里来,他们家没有口袋之类能装水稻的,得先借用别家的,她明天去镇上买。

将背篓放在一边,还没来得及收拾,就见几个村民搬了碾成谷子的水稻过来,宝宝家那么多田,只收了不到两百斤。

这个时候,宝宝格外想念杂交水稻,那亩产一千八的快感和满足。

“想想,我们给你放在这里了,这口袋是我家的,你们先用,不着急啊。”里正跟宝宝说道 。

宝宝赶紧给几人倒了水,段景年牵着哭好的妹妹过来道谢,里正笑呵呵的摆手,他们送水稻过来就离开了,要忙着回去赶着收家里的,趁着傍晚凉快,可以多干一点。

看着那些水稻,段景年心里踏实了,至少他们一家三口不用饿肚子了。

“我去洗菜,一会儿包饺子给你们吃。”宝宝把背篓和盆拿上,要去溪边洗菜。

“我帮夫人。”段景年要帮忙。

“不用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先休息。”说完,她拿着东西离开。

段景姝看着她的背影还是不满,嘴里嘟囔着:“哥哥帮她是她的荣幸,她怎么那么不识好歹!”

“姝儿!”段景年严肃呵斥。

“干嘛啦,她一来你就凶我,她哪里好了?”段景姝很不服气。

“我问你,你嫂子到了家里,可有过半分偷懒?”

段景姝摇头,段景年继续说:“那她有过苛待我们二人?”

还是摇头。

他叹了口气,在妹妹面前蹲下来,语重心长道:“她到我们家来,吃不饱穿不暖,想办法挣钱给我看病,给我们吃好的,你房间里的棉被是她买的,家里能吃上肉和米也是她买的,她整日忙个不停,连午睡都不曾有,昨晚的鸡肉,她都留给我们吃了,姝儿,你好好想想,我们如今的处境,谁愿意这样真心待我们?”

他说完,起身回屋,他确实有些累了,是走多了脚累,而不是以前那样喘不上气,他的身体在慢慢的好转,他知道的。

段景姝因为她哥的话愣在原地,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觉得宝宝配她哥,就是委屈她哥了。

宝宝不知道她在段景年心里那么伟大善良,她还在溪边洗菜,野菜需要多清洗几遍,而且家里没有擀面杖,她需要找个木棍来代替。

这荠菜有着像羽毛一样的叶片,形状像莲座,颜色是灰绿色不太好看,也不怎么好洗,但十分的鲜美,

洗好之后已经是日落时分了,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提着东西回来,她先是拿出了买回来的肉,因为天气原因,她一直放在阴凉干燥的地方,幸好没有异味,今天就把它们全吃了,免得坏了。

她先将肉剁成肉糜放到一边,拿盆和面,面需要醒一下,找了合适的棍子当擀面杖,再将荠菜焯水,她的动作行云流水,像是做了上千次一样。

段景年休息了一会儿出来后,就见她坐在木桩边揉面团,段景姝默默的在一旁收晒的柿子和板栗,见到他,笑着喊哥哥。

“嗯。”他应了妹妹,让她继续忙,自己走到宝宝旁边。

“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了,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宝宝擀着饺子皮,也没看段景年。

“嗯。”段景年看着她忙。

不长的木棍在她的手里,将另一只手里的面团擀成了薄薄的面皮放到一边,他疑惑的问:“这是饺子?”

“这是饺子皮,等包了馅料煮熟就可以了。”宝宝解释。

她擀了一些,然后动手包起来,面皮装了馅料,又被她包成了胖嘟嘟的元宝形状放到一边,段景年看着那个叫“饺子”的东西,好看又可爱。

宝宝总是能将食物做的很美味,很好看。

“我来试试。”段景年想要帮忙,宝宝也同意,让他去洗手,反正包饺子也不难。

段景年洗了手,拿了一张面皮,然后跟着宝宝学,包的并不好看,他有些挫败 。

“没关系,煮熟了都一样。”她安慰着。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包完了所有的饺子,宝宝去煮,段景姝安静的烧锅,她还不太能接受这人,哥哥又一直说她,她在用她的方式抗议。

宝宝看出了小姑娘的心事,煮饺子的时候引着她说了一些话。

热腾腾的饺子出锅,宝宝早就饿了,她迫不及待的吹了一个咬了一口,鲜美的眯了眼睛,这里的食材都是纯天然的,做出来的食物都非常美味。

段景年惊喜的不得了,夫人总是有办法将难吃的东西变的很好吃。

这肉馅没有一点腥味,肉的肥腻被荠菜中和,经过高温的烹饪,荠菜的颜色从灰绿变成墨绿,馅儿里面还有汁水,吸一口鲜美的恨不得一口全吞了。

煮的一锅饺子一个都没剩下,就连段景姝都吃的肚子圆滚滚的在天井里散步消食。

宝宝收拾了厨房,把药熬上,让段景年看着,她先回房间休息会儿,累了一天了,她觉得眼皮沉的厉害,靠一会儿起来炒板栗。

过了会儿,段景年不放心,让妹妹看着,自己回房间看看,他轻手轻脚的掀开布帘走进去。

宝宝靠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房间里的油灯昏暗,明灭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呈现出了一层阴影,段景年慢慢靠进,在床边蹲下来。

宝宝呼吸均匀,想来是真的累坏了,她一整天都在干活儿,段景年看着她,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女孩儿对生活的态度感染了他,即便日子再苦再难,她都没有怨天尤人,哭哭啼啼,她只是积极的,努力的将生活过好。

与他“生病”不起身边人的态度不同,他们一个个在他面前叹气,说着以后的日子多么难过,仿佛他死了定了一样;只有宝宝笑着告诉他,日子会越来越好,他也会好,谁不会生病,他只是生病了,治好了不就行了?

盯着她有些干裂的嘴唇,鬼使神差的,他微微倾身过去,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他才如同惊醒一般的退开。

猜你喜欢:

国宝级学霸图书简介

重生之侯门弃女图书简介

捡到一个星球图书简介

替身娇妻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