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一边走一边撞水流了一地 啊你tm别㖭了

一边走一边撞水流了一地 啊你tm别㖭了

一边走一边撞水流了一地 啊你tm别㖭了一般指的是㖭女性下面隐私部位的,流了好多的水,做那个事情的时候会更加的舒服。王老板突然劲的扯着我的头发,他的眼里有的是欲望与征...

一边走一边撞水流了一地 啊你tm别㖭了一般指的是㖭女性下面隐私部位的,流了好多的水,做那个事情的时候会更加的舒服。

一边走一边撞水流了一地

王老板突然劲的扯着我的头发,他的眼里有的是欲望与征服:“非逼得老子用二兄弟把你嘴巴给弄得合不拢你才舒服是吧?!”

发丝与头皮分离的轻微撕拉声音在我的耳朵里徐徐不断传来,我不顾疼痛,在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要控制住自己,不能……杀了他!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忍的多么辛苦。

一面是一触即发的情药,一面是随时随地要爆发出来的杀意!

“老子今天一定要得到你!”

王老板粗着嗓子吼出来的一句话后,扬起手抓着那玩意狠狠的扇打在我的脸上:“臭婊子,你就是欠打!”

腥臭味道扑面而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心感觉席卷我的全身,我再是控制不住自己,扭动着脖子,冲着他撕声大吼了一声。

不同以往的尖锐声音让王老板愣住了片刻,随即,他脸上浮现一丝得逞的奸佞笑,抓着那东西就往我因大吼而张开的嘴巴里!

“嗷!”

一声傲叫后,我的整个身体皮肤都破裂开来,裹住自己皮毛的皮肤以肉眼不可见姿态蜕去,焕然变成狐狸的雪白皮毛。

不消几秒,我已经不再是人类林苏的模样,而是来自灵山的雪狐。

“啊!妖怪啊!”

王老板失声的尖叫,他跌倒在床上,而刚才下半身还斗志昂扬的丑陋东西一下子软了,他身下的雪白的被套处是被他徐徐沿落下的尿液。

变成原型的我体型是人类的四倍多大,我甩着脖子,一步步的朝王老板走过去。

“我的心里充满了恨意,是前所未有的恨意。

这种恨哪怕是我初来迷失夜场,被保安羞辱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我是狐,是灵山上少有的狐,但我却被这种恶心丑陋的人类羞辱!

我的自尊心在我的心脏里不停的叫嚣着,它让我呼吸急促,让我双眼通红,让我想杀了王老板!

“不……不要!”

随着我朝王老板前进脚步的落下,他就越是拖着瘫软的身体往后退去,他眼睛里有的全是惊恐:“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不要过来?!

早在前几分钟,我嘶哑着喉咙,哀求着他不要动我,求他放了我的时候,他又是如何对我的?!

我眯了眯眼睛,冲着他张开嘴,大吼了一声:“你该死!”

“你是……林苏……”

王老板再次呆愣住,他大概是想不到,一只狐狸竟然会说人话。

我没有理会他的回答,朝着他伸出了几乎可以碾碎他头颅的爪子。

见此,王老板眼睛睁大的几乎要暴出眼眶,嘴巴里的唾液不受控制的落在下巴上,落在没穿裤子,还浸泡在尿液的下半身上。

在我爪子几乎要压爆他脑袋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朝着我跪下,不停的下跪磕头:“林苏……不,林神,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我保证,下次再不会惦记你了,我保证,绝对不会……”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我立马想到自己被他肥硕的身体压在身上,受尽折磨与屈辱的模样。

我抖动着雪白的毛发,只恨不得将身体里沾染着他的任何气息全部都给都给甩掉。

“求你了,求你放了我吧。”

王老板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是泪水鼻涕纵横:“林神,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我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爸妈就没有了儿子,而我怀孕待产的妻子就没有了丈夫,我已经成了形,还没有生下的孩子就没有了爸爸了啊!”

声声泣泣的话引得我一阵犹豫,也就是这犹豫的分秒,被我强行压制着的药效再次涌了上来。

我打了个虚晃,本是高举落在王老板头顶上的爪子也脱力的侧在床上,在这之间,王老板如肥鼠一般,飞快的朝酒店外的门处跑去。

但门从外面被反锁了,王老板不停的狂拍着门:“救命,救命,有妖怪,你们快点过来打死她!”

实际上我是有心放王老板一马的,这除了是因为我擅自杀人会引得捉妖局的人注意之外,还有是因为,王老板有家室。

可是,我对他仁慈,他却是要置我于死地!

我伸出舌头,大口喘着气,强打着精神朝王老板走去。

他正拿着手机哆嗦着打电话:“赶紧滚过来开门,赶紧啊!”

“你是要打死我对吗?”

我迷离着眼睛,低头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很多的王老板:“我没杀你,但你却叫人杀我!”

“不……不是,您听错了。”

王老板立马匍匐的跪在地上,他不停摆手战战巍巍着模样:“就算给我十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杀你啊!”

在这空气中,我嗅到了恐惧,以及强者变成弱者才有的不甘。

我正想给这种人一点颜色看的时候,却倏然感觉到脚部疼痛,定眼一看,王老板已不知在什么手里拿着一只破裂开的酒瓶子扎在我的脚背上!

他的举动再次让我愤怒,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扬起被扎的脚就朝着王老板的身子踹了过去。

王老板肥硕的身子在我的变成狐狸的巨型脚掌下显得是那般弱小,他如同一个破布袋一般,被我踢至十几米远直接落在床脚下。

我看着他跌倒在地上,看着他在地上吐着血,不停的抽搐:“救……救我……”

王老板受到此报应本就是活该,我没有管他,只昏沉着脑袋,跌跌撞撞的朝浴室走去。

我清楚,我需要冰凉的水来解决身体狂躁的情欲。

回到浴室内,我再次变成了人形。

破体而出的狐狸身体导致原本裹住我人形的衣服破碎,我身子早就是光溜一片。

但我并没有在意,眼下的那王老板被我吓的晕死过去,此时我并不存在任何的危险。

我泡在浴缸里,在冰凉的水底下不停的翻滚,扭动着身躯……

沉睡一会儿后,一阵叮咚的敲门声刺激着我的耳膜。

“王老板在吗?我是小陈啊。”

我顿时清醒,慌忙的从浴缸里起身,抓着浴袍就走了出去。

在房间外,我咳嗽了一声,利用灵力学着王老板的声音,粗声粗气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陈公子不疑有他,讪笑了几声:“三小时前您给我打电话,我正在玩女人,所以没接听,等我回到酒店,前台说您打电话说救命,但因为加强锁的钥匙在我这,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我瞥了一眼还昏死的王老板,清了清嗓子:“没事了,你现在走吧。”

“那……”

陈公子嘿嘿了一声:“那王老板,我们这合同……”

“合同的话,你让我秘书处理。”我担心陈公子会进来,心里急切的想把他叫离开。

“可您没把您秘书给带来啊。”

陈公子的声音听着带浓重的疑问:“王老板,要不我就进来吧?我带了合同过来,您签个字就好了。”

门外锁被打开的声音,让我心里紧了紧,之前陈公子和王老板说话的时候完全是毕恭毕敬,现在却是不等我伪装王老板声音的允许,直接开门。

想必这陈公子必定是怀疑上了什么。

没等我开口拒绝,陈公子已然推门而入:“王老板,我还给您带了醒酒汤来,这汤可是大补的……”

门开的刹那,他的眼睛就是在四下不停的瞟着,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不屑的意味。

陈公子换了个语调对我道:“王老板呢?”

我下意识的撇了一眼落在床底下的王老板,他身子始终都保持着不动,脸庞上满是干涸了的血迹,眼睛重重的突出,看起来就好像……就好像是死了一般。

这个想法让我身体一震,我闭眼嗅了嗅空气,果然,空气里带着一丝死尸的味道……

不,不可能!王老板不可能死的,我就是踹了他一脚而已,他不可能这么容易死!

我在心里不停否定的时候,陈公子已经朝着我走了过来:“王老板在哪里?!”

“王老板去浴室洗澡去了。”我故作镇定的看着陈公子。

陈公子定住脚步就往浴室走去,我大喝了一声,拍着床道:“王老板在洗澡,你就要跑过去看看?姓陈的,你还真是大胆!”

“你个婊子你有什么资格……”陈公子立马转过身冲着我叫喊。

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我扬起手冲着他的脸重重的扇了下去:“我和王老板睡了,现在我是他的女人,你骂我是婊子,也就是骂王老板!”

啪的一声响起后,陈公子白嫩养尊处优的脸上浮现出大块手掌印的红色。

挨了这么一巴掌后,他的眼睛里簇的冒出火,仿佛要就这么把我给烧死。

但到底,他只是咬着牙齿,从缝隙里吐出这么几个字:“王老板把你这贱人踹掉的时候,就是我要你死的时候!”

我冷哼一声,不以为意。

对付陈公子这样的人,就必须是得成为和他一样踩低攀高,也就是得认为自己成为了王老板的女人,自己比他厉害。

由此,他才会对你有点忌惮。

陈公子走后,我赶紧跑到王老板身边,伸手碰在他的鼻息下。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两分钟……

时间滴答过去,王老板却是没有一点呼吸。

我闭上眼睛,王老板是真的死了。

他被我杀死了。

看着面前这么一具肥硕的,已经僵硬的尸体,我有些慌乱。

这种慌乱,我记得只有面对凌弈寒的时候才会有。

现在,我杀死了人类,人类世界的警察自然会围剿我。

捉妖局的人,也会顺着死亡的气息,紧跟着抓住我。

而眼下,唯一让我摆脱这些麻烦的也就只有让王老板好好活着。

但人死不能复生。

所以,我只能把王老板给处理了。

我深吸一口气,一手把王老板抓到床上,用白色的床被盖住。

而后,我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混沌与无措。

这么一具尸体,我根本没有办法处理。

我只能等到夜晚降临的时候,趁着夜色把人给带出酒店。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是一个陌生的手机来电。

我皱了皱眉,想也不想的就给挂断。

但没过一会,那电话还是再次拨打了过来。

我滑动接听,正想说话时,那边已经先我之前开口了:“在哪里。”

听到那低沉声音的一瞬间,我所有的烦闷与无措全部消失,但继而又是更深一层的烦躁。

我杀人了,凌弈寒若是知道我杀人了,他会认为反感我吗?

凌弈寒再次吐出几个字:“说话。”

“我在那个地方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回忆着凌弈寒温柔着声音打电话给他未婚妻许漾的场景,片刻后,我垂眸看着自己沾着血的双手,不由得笑了起来:“凌总,你联系我,难道还是想我做你情人?”

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了一下,随即是脚步踩在地板上有力的声音,我清了清嗓子道:“我说的很清楚,我是不会答应你要求的,所以,还请你不要再走进我的生活里。”

说完这话,我屏住呼吸,把手机贴合在耳朵上,想听凌弈寒说什么。

但回应我的始终都是脚步声音。

我略微有些失落,或许在他的眼里,我只配做他的情人,所以他可以不用在意我的任何想法,可以随时拨打了电话却不说任何话。

半晌后,电话那头道:“开门。”

我愣住:“你……你说什么?”

凌弈寒真真切切着道:“我在你房间门口。”

我慌乱了。

更加彻底的慌乱了。

半响后,我才支吾着道:“我现在不在酒店里。”

“林苏,我竟没有发现你这么会撒谎。”

酒店房间的门出现一声巨响,而后大门被踹开。

凌弈寒身穿黑色的休闲服,修长的身形宛如神邸一般站在门外:“你总是这么让我意外。”

撒的谎就这么被戳破,这让我有些尴尬,我手指无意识的交错着,半响才发出声音:“你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而我是低到尘埃里的小姐,我们是云泥之别,所以你又何必一直纠缠着我?”

“男人总是会对得不到的东西锲而不舍。”

凌弈寒瞥了一眼床上层层包裹的王老板:“这是什么?”

我身体一冷,大脑瞬间紧绷起来:“就是个大熊娃娃。”

凌弈寒脸上浮现几分冷笑:“是么?”

在我的记忆里,凌弈寒极少露笑。

他这样反常,更加的让我提心吊胆,我站起身朝着他走去:“我睡觉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所以喜欢抱着大熊娃娃睡觉。”

凌弈寒眯了眯眸子:“这么肥硕的大熊娃娃我到是第一次见。”

我咬着唇,主动伸手贴靠在他的胸膛上:“我也是第一次见在南省叱咤风云的凌总,竟然会几次为了在夜场里工作的女人折腰。”

“你给我的感觉,不仅仅是有趣。”

凌弈寒突然转了个语调,他捏住我的下巴,让我仰头对视着他,他说:“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我点了点头,但片刻又摇头。

一见钟情这个词,我是相信的,因为在我见凌弈寒第一次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沉沦,就控制不住的在想他。

可,我不相信的是,凌弈寒这种不苟言笑的冷血人物会有所谓的喜欢,钟情这样幼稚的字眼。

“怎么,不相信?”

凌弈寒略微的低下头,他说话热热的口风在我的耳边浮动,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心里犹如春风拂过,青草渐生。

只要面前的男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脑子变得空空,唯一还有的就是日渐滋生的贪婪。

妄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我不想理会什么所谓的相融的血液。

更不想什么发展狐族。

只想,放纵自己的心,让自己沉沦在他的怀抱里。

隐约之中,我感觉到凌弈寒靠近了我,感觉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还感觉到他渐薄的唇要覆盖我……

“哟,你果然在这里!”

随着这么一声,一切所有我想的美好感觉都全部破碎。

我睁开眼睛,只看到房门外站着同样大腹便便的九足虫!

顿时,我骇然,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但此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腰肢被凌弈寒给环住。

我看着凌弈寒:“你放开我。”

凌弈寒没理会我,他淡漠的眼神穿过我,直接落在被被子包裹的王老板身上。

他这样让我心惊,看来之前一切还真的全都是我的幻觉,他凌弈寒怎么可能会吻我这夜场里的脏女人呢。

这时更加让我心惊的声音传来:“你是自己乖乖走过来,还是要我把你带走?”

九足虫的话让我清醒,我屏住有关凌弈寒的一切,手指紧紧捏成拳头冲门外的九足虫道:“你是谁,怎么贸贸然跑到我房间里来?”

“还在给我装!”

九足虫一脸不屑,他挤眉瞟着躺在床上的王老板,意有所指道:“我可是嗅着味道过来的。”

我打了个颤抖:“还请你给我离开!”

“还在强行镇定呐?”

九足虫仿佛是知道我逃不掉,他并未急着抓我,而是慢悠悠的走到沙发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才道:“今天外人在场,我就不对你动手脚了,你现在赶紧的滚过来,否则,你自己心里清楚触犯了我们的法律,老大会怎么对付你!”

九足虫口中的老大是捉妖局的局长,他的原身是黑虎,黑狐极为狠辣无情,据说,他为了得到捉妖局局长的位置,甚至把和自己的对手小舅子给杀死了。

我在已经杀死人类的情况下,被黑虎抓住的话,其付出的代价自然是惨痛。

我松开死咬着的唇,盯着九足虫缓缓道:“今天外人在场,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抓我?”

捉妖局里有明文规定,绝对不能当着人类的面使用灵力。

“哎哟,还嘚瑟起来了是吧?”

九足虫晃动着高脚杯里的红酒,一口喝下后,他扭了扭脖子,站起身朝我而来:“外人来场,我照样抓你!”

看着他这架势,我明白,他不打算用灵力和我碰,只单单用男性的强壮力量硬生生的带我走。

但九足虫明显是想多了,有凌弈寒在这里,他又怎么可能带的了我走。

我缩了缩身子,抬头仰望着一直沉默的凌弈寒,语气略显可怜的说道:“你不会让他带我走的对吗?”

凌弈寒低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呈现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你只有唯一的一次机会。”

这里的机会,他指的是让我成为他情人的三次机会。

在医院洗手间里我拒绝过他一次,在世纪星城别墅里,我也拒绝过他一次。

而这一次,是凌弈寒最后给我一次的成为他情人的机会。

我清楚凌弈寒的言下之意,若我这次在拒绝他,那么他就不会管我,会任由我被九足虫带走。

我眼睛盯着碘着肚子,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的九足虫,话却是对凌弈寒说道:“你一定要逼我做选择是吗?”

凌弈寒没回应我,他如同一棵树一般,笔直而没有任何情感。

这一边,九足虫已然逼近,他故作绅士的朝我伸出手来:“我是个粗人,但我可不喜欢对美女动粗,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

一面是成为情人,一面是被抓住接受惩罚。

这两个选择对我而言都是如此艰难。

“看来你是非逼得我动粗啊。”

猜你喜欢:

国宝级学霸图书简介

重生之侯门弃女图书简介

捡到一个星球图书简介

替身娇妻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