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他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是什么意思

他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是什么意思

他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一般形容男人的手指一边摸女人下面的隐私部位,一边还在写作业的意思。陆笙这边的情况不容乐观。这两个男人没想到陆笙之前的小白兔形象都是装的...

他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一般形容男人的手指一边摸女人下面的隐私部位,一边还在写作业的意思。

陆笙这边的情况不容乐观。

他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男人没想到陆笙之前的小白兔形象都是装的,更没想到陆笙竟然会打架。

下巴被踢脱臼的男人现在头破血流的躺在地上,基本失去战斗力,所以陆笙只需要专心对付另一个就好。

但到底是男人的力气比较大,陆笙没少吃亏,身上挨了好几拳,更让她有些难以忍受的是,下腹在抽痛。

陆笙没多想,只以为是昨夜霍沉将她折腾的狠了。

陆笙打架从来不会束手束脚,她是真的发了狠的跟男人对打,直到男人最后被踢到下盘,捂着命根子躺在地上哀嚎……

她对自己的力道很有把握,这一脚下去,男人的命根子差不多废了。

看着两个男人都躺在地上哀嚎,陆笙也有些累的脱力,她捂着抽痛的小腹,转身走向寂洲。

她也始终没有注意,在打斗的过程中有什么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去。

“喂,你还活着吗?”

陆笙轻轻踢了寂洲两脚,他没有反应。

她皱了皱眉,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气儿,没死。

陆笙松了口气,要是忙活了一大顿,结果救了个死人,那她可真是亏大了!

就在陆笙俯身去扶寂洲的时候,寂洲突然睁开眼睛,吓了她一跳。

“原来你还醒……啊……”

陆笙话还没说完,突然被男人拽倒,在他身上翻了过去,滚到了他另一边。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陆笙没能反应过来,再看过去时,只看到头破血流的男人被寂洲一脚踹飞,同时一柄匕首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陆笙脊背发寒,刚才那个男人肯定是想过来杀她,要不是寂洲,她现在估计已经被捅了!

“谢谢啊……”陆笙起身,冲着寂洲道谢。

话音刚落,男人顿时眼睛一翻,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看着他彻底晕了过去,陆笙无语至极。

要晕也等到进了屋再晕啊,不然这么沉的体重她怎么拖得动!

陆笙去捡回手机,发现手机屏幕摔得稀碎,也已经开不了机了。

不能报警也无法叫救护车,附近更是没什么人居住。

因为这里地处偏僻,房价又高,所以只有有钱人才在这边买房,但买了也是放着,基本不会常住,大多数都像陆笙这种情况。

也就导致了现在的局面,陆笙想找人帮忙都没办法……

陆笙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将寂洲拖进电梯,带进家里,扔在地板上。

拼了命的将人救回来,陆笙总不会放任他不管。

于是,她又拖着疲惫的身体,翻出家里的备用药箱,给寂洲处理伤口。

寂洲伤到的是上身,她不用担心什么非礼勿视,而且看他身上血肉模糊的样子,陆笙也不可能生出什么想法。

看起来寂洲没伤到什么要害,只是有点失血过多,陆笙简单的处理了他的伤口,包上纱布之后,她也有些扛不住了。

陆笙捂着小腹躺到了沙发上,脸色微微泛白。

打架的时候感觉不到痛,现在一放松下来,她全身都痛的要死!

想都不用想,身上挨拳头的地方肯定都青紫了。

陆笙闭着眼,意识逐渐模糊,她疲惫的想要睡过去。

突然,门铃响了。

陆笙有一瞬间的茫然,谁会来这里找她?

除了陆父陆母,很少有人知道她在这里买了房子。

陆笙动作缓慢的起身,看了眼地上躺着的男人,便去开门。

不过她戒备心没有消失,生怕是之前那两个男人叫来了帮手,所以她开门之前透过猫眼看了看。

眉头紧锁的霍沉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陆笙微怔。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找过来了?

门铃声持续响着,陆笙硬是从中感受到霍沉的不耐。

她自嘲的扯了扯唇,打开了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霍沉整个人都出现在陆笙的视野里,不知道是不是陆笙的错觉,她似乎从霍沉眼中看到了一丝紧张。

紧张?

这种情绪怎么会出现在霍沉身上,霍沉又怎么会为她紧张?所以,陆笙觉得自己肯定是看错了。

霍沉看到陆笙的那一刻,似是无形松了口气。

陆笙扶着门框,皱眉看他,“你怎么来了?”

“不想让我来,你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

“……”陆笙对于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从他嘴里别想听到什么好话。

“随便你怎么想。”

霍沉看着陆笙,心里有些不舒服,从前的陆笙从来不会表现出这种敷衍的态度。

他下意识屏蔽掉心中的不爽,越过她看向屋内。

陆笙想起什么,挪步挡住了霍沉。

霍沉危险的眯了眯眸子,一把推开陆笙,大步走进去。

公寓里许久没住人,陆笙也没找保洁打扫,所以室内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空旷的室内亦显得有些冷清。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儿,霍沉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男人。

男人脸上都是血,基本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他衣衫半敞着,隐隐能看到里面裹着纱布。

之前屋子里一共就两个人,是谁给他包扎的,可想而知。

“陆笙!”霍沉咬牙切齿的转头。

陆笙抿了抿唇,脸上并没有心虚之色,“这个人我不认识,是我救回来的。”

“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跟两个亡命之徒打架?然后还把陌生人带进了家里,给他脱衣服包扎?”

陆笙微愣,很快就想通了,霍沉能找到这里来,肯定是查了监控,自然也就看到了她打人的场面。

他,应该最是看不上她这幅样子的吧?

没有半分淑女模样,打起来不要命一样……

霍沉走向她,心中莫名的怒气翻涌,“我在问你话,你在想什么?”

陆笙垂眸反问,“不然要把他扔在外面吗?再说了,不脱衣服怎么上药?”

“你就不会叫救护车吗?”

“手机坏了。”

霍沉攥紧了拳头,关节处发出几声脆响。

陆笙感觉不仅小腹痛,头也开始痛起来,她倚靠着墙壁,借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可能撑不了多久,你把他送去医院吧。”

“你在命令我?”

“如果你不介意让他一直在我家里躺着,那我也没意见。”

霍沉被她气的额角突突的跳了两下,“陆笙,你好样的!”

陆笙没什么情绪的扯了下唇,“谢谢夸奖啊。”

“……”霍沉觉得自己今天的情绪不太稳定,极易被陆笙激的气血上涌。

周宇匆匆赶到,看着这里的场景,并不太惊讶,他也早就在监控里看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对于陆笙,他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尤其是看到她跟那个男人打架的样子,让他对陆笙都有阴影了。

原来,太太狠起来这么可怕!

周宇莫名看了霍沉一眼,突然觉得,霍总这么对待太太,还没被打死,足以说明他是太太的真爱!

周宇为自己得出的结论暗自点头。

霍沉余光瞥见周宇不太正常的样子,顿时皱眉,“周宇,你去把里面那个人拖出去。”

他特意加重了拖这个字。

陆笙没吭声,那人对于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救了他已经算是她良心大发了,至于是拖还是抱,她不关心。

反正之前她也是用拖的,还弄了一路血……

看着周宇把寂洲给拖走,陆笙就打算送客了。

然而霍沉没走,反而看着陆笙,语气带着一丝不容置辩,“你也去。”

陆笙抬眸,“去哪?医院?”

霍沉蹙眉,“你没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鬼样子?”

“……”陆笙可以想象自己现在的形象有多么糟糕,然而她已经没力气去注重这些了。

注重了又能怎样?能唤回霍沉的心吗?能永远不离婚吗?

不能的……

陆笙抬脚往卧室走,“我不去,我累了,要睡觉。”

她眼前逐渐出现重影,却还是努力的走向卧室。

霍沉目光阴沉的盯着陆笙的背影,心里又闷又烦。

他不想再管陆笙,然而刚一转身,就听到砰的一声。

霍沉一转身就看到陆笙倒在地上。

“陆笙!”

他低咒一声立即上前,抱起陆笙就冲向电梯。

低头看着怀中脸色苍白的女人,霍沉再一次感受到了心里的担忧。

他在担忧陆笙?

霍沉不愿承认,他只是不希望这个女人顶着他妻子的名分死在他眼前。

等离了婚之后,她是死是活就与他无关了。

霍沉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合理的解释,心里顿时没了负担。

楼下。

周宇正愁着要怎么把这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弄进车里,然后就看到霍沉抱着陆笙冲出来。

“霍总,太太她这是……”周宇微微傻眼,这才不过一会儿功夫,霍总就把太太气晕了?

“别废话,把他塞后备箱,开车去医院。”霍沉冷着脸吩咐。

周宇看了看受了重伤的男人,在看了看陆笙,没有丝毫犹豫的打开后备箱,将人连拖带拽的塞了进去。

他终于不用担心会把车座弄脏了!

周宇关上后备箱,连忙开车驶向医院。

一路上,霍沉浑身都散发着冷气,让周宇战战兢兢。

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座的情景,只见霍沉始终盯着陆笙的脸,虽说不是什么深情凝视,但至少也不是全不在乎的模样。

周宇默默叹了口气,再看向后视镜时,不期然的对上霍沉阴冷的脸色。

“我给你发的薪水少了?”

周宇连连摇头,“不少不少。”

“那你叹什么气?”

“我……”周宇语塞,连忙道歉。

他就不该这个时候触霍总的霉头!

车子极速行驶了十几分钟,终于到达目的地。

周宇连忙下车,打开后座车门,“霍总,医院到了。”

“把那个人也带上去。”霍沉抱着陆笙离开前吩咐道。

好歹这里也是医院,人多眼杂,他没有让周宇再把人拖上去。

霍沉不喜欢医院,也很少来,就算来医院也是让周宇去处理好一切。

而现在,周宇不在,霍沉去抱着陆笙站在医院大厅,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隐约有些不适应。

猜你喜欢:

国宝级学霸图书简介

重生之侯门弃女图书简介

捡到一个星球图书简介

替身娇妻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