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看到下面就流水的作文400字

看到下面就流水的作文400字

顾重深是顾家二公子,在顾氏集团处于边缘位置。顾家在白城虽然远不及厉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当务之急也只有和他订婚,才不会被迫嫁给厉岁寒。江桃李在刘敏兰的撺掇之下,终...

顾重深是顾家二公子,在顾氏集团处于边缘位置。顾家在白城虽然远不及厉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当务之急也只有和他订婚,才不会被迫嫁给厉岁寒。

看到下面就流水的作文400字/

江桃李在刘敏兰的撺掇之下,终于如愿一场,和江丹橘交换了联姻对象,成为赢家。


命运真是给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厉岁寒竟然治好了残疾,走路生风,带着王者之气。特别是那张英俊无比的脸,让她过目不忘。


她不知道怎么将车子开到家的。


刘敏兰看到江桃李失魂落魄的进来,急切的问道,“桃李,出了什么事情?”


“妈,我不能和顾重深结婚。”


刘敏兰瞪大眼睛看着江丹橘,“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又不想结婚了,不会是顾重深后悔了,还喜欢江丹橘吧。”


“妈,不是。我看到厉岁寒了。”江桃李脑子里一头乱麻,不知该如何说起。


“你不要着急,喝口茶,慢慢给妈说。”


江丹橘把在厉氏门口看到厉岁寒的事情,给刘敏兰讲了一遍。


刘敏兰也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最近一直都在看报纸的财经版块,没有提到过厉岁寒的任何事情。”刘敏兰说道。


“厉氏入股了所有大型的媒体机构,厉岁寒的信息几乎不会在新闻上出现,关于他的信息一直都很保密,只有上流社会里小圈子的人才知道一点点,我们想知道真实的情况很难。”


“眼看着和顾家的婚期就要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和顾重深推迟婚期,反正他本来也没想这么快结婚的,之前是我一直催着他。”


“那也好,我们再慢慢想办法。”


江桃李不能接受自己白白将厉岁寒送给了江丹橘,毕竟他们也刚结婚不久,应该还没有什么感情,她现在开始计划应该还来得及,就像当初的顾重深一样,一直开口闭口要娶江丹橘,还不是被她一勾就勾上了手。


她自认为现在的江桃李,已经不是小时候的丑小鸭,在江家用金钱浸润这么多年,自己的各方面气质品味,早就远远超过了江丹橘。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看到了现在的江丹橘好像很受宠,厉岁寒既帮她的外婆治病,又把她当贵妇养,她该如何才能让他们两个人心生罅隙?


江丹橘都不知道外婆的医药费的卡一直没有被划钱,一定是厉岁寒安排的,她不想在金钱上欠他,再说她现在有钱。


她刚才等着上楼梯的时候,正好碰上厉岁寒和下属们从电梯里出来,她晗首打了个招呼,厉岁寒点了一个头给她做了回应。


这个男人是霸道,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的坏。她这一天之内对于男人的印象相当混乱,看不清楚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江丹橘一下班,就回了城南别苑。


晚饭自己一个人吃,胃口却是好得很,吃了很多,感觉肚子撑着了,就一个人在花园里散步。


她住进来后,只是在主楼前面的小花园溜达过几次,突然很有兴致,把整个城南别苑都逛一逛。


别苑里面还有一条人工湖,湖水清澈可见,落日的光芒散落在湖面上,泛着粼粼波光,黄昏的景色美不胜收。


江丹橘沿着湖往前走,越走越开阔,前面有一个大片的花园,里面开满了美丽的朱瑾花。


朱瑾花又叫扶桑花,她曾经在《本草纲目》的书上看到过,“扶桑产南方,乃木瑾别种”的句子。


江丹橘往里走,看到了丁妈好像在花园里翻土。


“太太,你怎么来了?”丁妈看到江丹橘,连忙问道。


“我出来随便走走,看到这边的花开得漂亮,就过来看看。你在忙什么?”


“少爷让我添置在新苗,正好前几天下雨,雨水也足,今天我就把花苗种上了。”


真看不出,厉岁寒居然连种花的小事也要亲自过问。


“少爷特别喜欢朱瑾花吗?”说来,她对厉岁寒知之甚少。


“朱瑾花,是少爷过世的母亲喜欢的花。”


江丹橘一听,好像自己说错了话,“抱歉,是我多嘴了。”


“太太,容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少爷不是坏人,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丁妈一边说,一边叹了口气。


从丁妈的只言片语里,看得出他对厉岁寒很怜爱。


丁妈也是在这个家,对她最先释放出善意的人,她心存感激。


但她知道,自己没必要太了解男人的事情,反正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要是被厉岁寒知道她再在背后打听他的事情,虽然她是无意的,也会对她不客气的,这样的苦头,她已经吃过一次。


“丁妈,我先回去了。”


晚上,厉岁寒到家。


江丹橘从丁妈手中接过银耳羹,送去书房。


厉岁寒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我外婆的住院费,现在还没有扣除,我想说的是,外婆的费用我自己来出。”


厉岁寒并不知道江丹橘从江家要了那么多钱,嗤笑道:“用你的工资,就是上班一辈子,也无力支付我们医院的费用。”


“我就是上班一辈子,也不想欠你这个人情,外婆的住院卡上已经存了钱,如果还不够的话,我自己会想办法。”


这个女人真是随时做着全身而退的准备。


“你不会以为是我让医院没有收取住院费的吧?真是天真,厉氏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只为病人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却不收取费用。你只不过是挂着厉太太的名头,还真把自己当成厉氏的女主人。”


江丹橘脸色涨红,胸口起伏不定。


平时都是护工小刘处理外婆在医院的事情,自己也没问明白,只是听了江桃李那么一说,竟然信以为真,还以为这个男人发了什么慈悲,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我知道了。”她扯着唇角笑着说道。


江丹橘离开书房后,厉岁寒马上打电话给林晟。


林晟滑动手机接通键,就听到那端传来的责问,“谁让你安排,不收取那个女人的住院费的?”


这么劈头来了一句,他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说什么事情,可跟随厉岁寒这么久,自然知道现在能让他这么大发雷霆的人,只有厉太太。


他怕自己会错了厉岁寒的意思,诚惶诚恐的说道:“是让医院把太太的家人当外人一样对待吗?”


“那个女人的什么人,和我有什么关系,正常收费,我看她能付到什么时候。”


“我这就去安排。”


林晟挂断电话,涔出一头汗,之前是总裁默许的,现在又反过来质问自己,最近总裁阴晴不定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


......


江丹橘刻意打扮之后,在办公室的生活开始比较平静了一点。


只要林伊不主动冒犯她,也可以相安无事。


有时候真的是狗眼看人低,她需要为了自己披上一个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


她最近总感觉嘴巴里没有味道,去茶水间的次数比较多,偶尔进去会看到周围的同事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不知道为什么,以为是自己太敏感,想太多。


直到一天晚上,好几个部门都加班,她不想出去吃饭,就一个人坐在茶水间的角落里啃面包。企划部门的几个女人又说又笑的进来。


“听说她们秘书部门新来了一个女人,什么都不会,能空降过来,肯定背后有人。”


“谁知道是攀上了哪个金主,刚来的时候还穿的普普通通,现在都是穿最新款的大牌。”


“也不知道穿的是真品,还是山寨。”


“这年头什么都可以不会,只要脸蛋长的漂亮,会哄男人,就行了。”


一帮女人光顾着八卦,没看到从茶水间门口路过的邓琳和林伊。


“你们在瞎说什么呢?”林伊提高音量说道,茶水间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们一转眼看到邓琳,齐声问道:“邓秘书好。”


“以后不许在背后乱说话。”


那帮女人离开时,还背着邓琳,和林伊用眼神交流。


这时候,林伊才发现江丹橘也在茶水间,看来刚才她的那帮朋友所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听到也好,别以为这里是好混的地方,流言蜚语都能把人能淹死,看你脸皮厚到几时。


邓琳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江丹橘,进了茶水间,走到咖啡机旁去冲咖啡。


林伊见状,连忙上前,“邓姐,你先休息会,我来冲咖啡就可以。”


邓琳点了点头,走向江丹橘那边的桌子坐下。


“邓秘书好。”江丹橘马上坐直了身体,叫道。


“江小姐,怎么没和同事们一起出去吃饭?”


“晚上懒得出去了。”


林伊端着两杯咖啡,过来了。


“刚来我们办公室,能不能适应这个工作节奏?”邓琳关切的问道。


江丹橘想起第一次和说话的时候,有点被她的严肃的语气吓到,没想到私下可以也很关心下属。


“我会努力跟上大家的。”


“不用着急,慢慢来。”


坐在一旁的林伊,哪里听到过邓琳如此关切过下属,却对江丹橘刮目相看,怕是江丹橘马上就要爬到自己的头上来。


“小林,你来我们办公室的时间,比较早,以后也多带带江小姐。”


林伊望着邓琳,说道:“我会的,江小姐和我最熟识不过了。”


江丹橘的笑意不达眼底,“那就先谢谢林秘书了。”


她才不会相信林伊会帮她,每次有林伊在场,总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若是不怀疑她,才是见鬼。就连刚才茶水间的八卦,十有八九是她在外面散布的谣言。


今天下班的时间很晚。


厉氏集团前面已经排了很长的出租车队,等候着大厦里加班的人出来。


江丹橘是办公室里最后一个下班的,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很难打到车了,她继续往前走到马路上,没想到半夜的出租车也这么难打到。


林晟开着黑色宾利从厉氏大厦驶出,转进马路上,看到前面正在打车的江丹橘。


“厉少,太太在前面。”


厉岁寒知道今天,很多部门都加班,一个女人深更半夜打车,也不安全,毕竟也是自己的员工,“叫她上车吧。”


林晟下车,“太太,厉总让你上车,一起回家。”


说着,林晟打开后座左边的车门,江丹橘这个时候也不再强装客气,直接上了车,“谢谢厉总。”


厉岁寒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林晟一直看不透这两个人的关系,要说这是上司对下属的态度吧,这又不是在公司。说是夫妻之间的照应吧,两个人的对话,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


刚才,厉岁寒在车里,还会问他一些公司的事情,自打江丹橘坐上车,车里气氛瞬间变得有点紧绷。


江丹橘实在太累了,也不管那么多,自顾睡着了。


江丹橘再一次去了富春山居,她负责今晚画展开幕的接待工作。


她找到当天在值班的工作人员郑远,以晚上的安全考虑,来看下监控室的情况。和郑远聊的有点热络后,便问起了她当然在储物室的事情,“郑远,那日的监控,能不能帮我找过来看看?”


“江小姐,真不巧,当天可能是因为风大,吹了什么东西,盖住了那个摄像头。当晚厉少爷也来找我,查看过监控,当时才发现摄像头异常,现在已经全部完好。”


猜你喜欢:

王妃王爷有喜了图书简介

唯一男性适格者图书简介

末世之横行天下图书简介

大宋高手在都市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