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迈开腿让我看看你里面的草莓 腿张大点就能吃扇贝的短文

迈开腿让我看看你里面的草莓 腿张大点就能吃扇贝的短文

草莓指的是女性的隐si部位,女人下面的东西。很多男性会和女友说些比较污的梗,就是想表达和你发生关系的想法,适合情侣间说,注意说话分寸。江寂辰又叹了一口气,他发现今...

草莓指的是女性的隐si部位,女人下面的东西。很多男性会和女友说些比较污的梗,就是想表达和你发生关系的想法,适合情侣间说,注意说话分寸。


江寂辰又叹了一口气,他发现今天早上叹气的次数已经有点突破天际的感觉:“有些事情总要说清楚的,给了一些没有必要的希望,以后对你的伤害只会更大。”


“我倒是希望你留给我一点念想,至少不会变成像现在这样,我明明都已经知道没有任何的希望,却还是忍不住来到你的身边。”寒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她可是人人惶恐的美女杀手,一向都是心狠手辣的,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么卑微!

05832ca26b.jpg


江寂辰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暗暗的叹息了一声,陷入了沉默之中。


江寂辰很清楚自己的内心,如果在他的生命中没有出现夏琪这个女孩的话,他应该是会喜欢上寒云的。但是有些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奇妙,夏琪就是出现了,一下子就占满了他的心,成为了不可取代的一个人。


江寂辰其实也清楚一点,你不喜欢一个女孩的话,就不应该再去招惹,可是他现在也是没有办法,林啸的实力非常可怕,在他认识的那些人之中,也就只有寒云能够与之相抗。


“好了,我们已经差不多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就不要再继续这个让人伤心的话题。”江寂辰实在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只能阻止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寒云也不想江寂辰觉得为难,乖巧的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脸上的笑容不再苦涩,而是变得阳光了许多,仿佛刚才的阴霾从来没有出现过:“你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我并不是太了解,你需要我帮忙,至少也要先把事情说清楚吧。无论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但是我也必须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既然已经叫到别人来帮忙,那就自然应该让别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江寂辰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虽然他知道自己不说也没有关系,但是终究还是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你为了她背负得太多了。”寒云忍不住感叹一声,然后眼珠一转道,“我可以帮你引开林啸,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江寂辰眉头一挑,这还是寒云第一次对他提出要求:“说吧,只要不是那件事,无论你的要求是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希望以后都可以待在你身边,我再也不愿意一年的时间都见不到你了。”


“好。”江寂辰也没有一点迟疑,这或许是他能够为寒云做的唯一的事情了。


一个人的实力无论多强大,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终究还是柔软而脆弱的,可以心甘情愿的用卑微的词汇去挽留一个人,也可以心甘情愿的低到尘埃里。


时间又过去了十几天,在这一段时间里,夏琪就如同一块磐石一般,静静的坐在地上,双眼就从来没有睁开过。


曾经有人鼓起勇气走近了一些,发现在夏琪的周围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萦绕着,凡是太靠近的人或者是其它东西,都会被这股气息推开。


经过了为数不多的几次之后,再也没有人去打扰夏琪修练,那些隐藏在暗处心怀不轨的人,也在经过了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默默的放弃了。


毕竟林啸就这一个他们不知道的地方观察着一切,就算他们有多么的妒忌多么的忌惮夏琪,也不敢做的太过于明目张胆。


其实正如他们所想的一样,林啸一直就守在不远处,夏琪毕竟是夏无双的女儿,是他心中那位元帅的女儿,无论如何他都会保证夏琪的安全的。


只要是太阳帝国的臣民,都非常清楚夏无双为这个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夏琪是他唯一的后代了,无论受到怎样的保护都是合理的。


“不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这么疯狂的想要变强,希望不会走火入魔才好。”林啸隐藏着一处很难发现的地方,目光平淡的落在夏琪的身上,心中存在着一些疑惑。


算了,她那个竹马能够完成的事情,她应该也能够完成,我又不算是她的什么人,这么担心干嘛。林啸摇了摇头,不再去多想。


其实以他在军队中的地位,多多少少都了解一些内幕,但是他在阳顶天的手下效命了这么多年,自认为还是了解这位皇帝的,那可是一位万人爱戴的帝王,只把军队中的那些留言当作是危言耸听,听听也就算了。


军队之中的士兵都很少与外界接触,知道的信息也不过就是外界流传的只言片语,拼凑不出什么像样的事实。


所以林啸知道的也不多,只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夏家在一夜之间覆灭,只剩下了夏琪这一点血脉,对于其他的猜想一概不知。


至于军队中的那些流言,林啸因为全部都不切实际,可能其中还有一些分裂国家的阴谋存在,因此,他传下去了一道军令,把军队之中的那些流言都压了下去。


到底自己这样的做法对不对,林啸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一个军人,唯一的责任就是保家卫国,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管那么多的好。


夏琪身上突然爆发出极其强烈的青色光芒,原本平静无比的风,这个时候突然狂风呼啸,特别是在夏琪的附近,狂暴的风吹过,顿时变得飞沙走石。


“看来是要突破了。”林啸喃喃自语,同藏身之处走了出去,这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他要为夏琪护法。


青色的光芒只是出现了十几秒,便消失不见了,呼啸的狂风也慢慢的变回了原来的习习微风,吹起了夏琪的秀发。


夏琪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感受着自己现在拥有的力量,兴奋不已的喃喃自语道:“快了快了,江寂辰,你很快就会死在我的手里。”


“恭喜你终于突破到地级了。”林啸此时此刻已经走到了夏琪的不远处,仿佛听不到她刚才说的话,只是一边走过来,一边欣慰地微笑着拍掌。


夏琪的兴奋只是一转即逝,很快就平静了下去,面对着林啸的恭喜,淡淡的说道:“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他现在的实力应该已经远超于我。”


“你为什么一定要拿他来比较呢?江寂辰是我见过修炼天赋最高的年轻人,不是那么容易追赶的。”林啸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疑惑,不过很快这一丝疑惑就消失了,


被他控制了下去。


“那教官你觉得他现在的修为达到哪种地步了?”夏琪心里没来由的有点着急,希望尽快知道江寂辰已经达到了哪一步,这样心里也好有个底。


林啸沉吟片刻道:“自从他参加完铁血历练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具体已经走到哪一步,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按照他的天赋来推算的话,现在至少应该已经达到了地级巅峰。”


“地级巅峰吗?”夏琪愣了一下,喃喃自语,“如果他的修为只是地级巅峰,那我应该可以在几年之内追上去。”


夏琪紧皱着的眉头松开,整个人都放松了一些,仿佛已经可以看到几年之后的场景,仿佛已经可以看到她把剑架在江寂辰脖子上的时候。


林啸当然已经猜出夏琪在想什么,忍不住提醒道:“修为到达了地级之后,每前进一小步都不比从人级突破到地级简单,所以你可不要贪功冒进,一旦根基不稳,很容易走火入魔。”


“他能够做到的,我一定也能够做到。”每次被人一比较,夏琪就会说出这一句话,不是在搪塞什么,因为每一次说都那么自信。


“好吧,这毕竟是你的选择,我不能干涉太多,不过我希望你可以记住一点,你现在已经是元帅府唯一的血脉了,必须要珍惜自己这条命。”林啸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些什么,只能好心的提醒一两句,“你已经修练了十几天,这一次的铁血历练在三天之后就会结束,做好离开这片沙漠的准备吧。”


外界的阳光依旧很温暖,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残酷,存在着多少黑暗和阴谋诡计,阳光永远都是温暖的,温暖的对待万物生灵。


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道路,再加上现在的时间还比较早,这一条路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走过。


江寂辰双手插袋,慢慢地从远处走了过来,寒云则是默默地跟在旁边。


这一条小路是江寂辰在太阳帝国的帝都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因为这一条小路的两边都种着许多的雏菊,他最喜欢的花朵。


“你怎么这么喜欢到这里来,我跟你来过太阳帝国两次,每一次都要来这条路上走一走。”寒云现在觉得很满足,虽然她心里也清楚江寂辰很难给她一个结果了,但是能够每天都看到他,寒云已经满足了。


猜你喜欢:

吃饭时某处紧密连接在一起 一个㖭B两个㖭40分.

风月俏佳人影评图书简介

坐卧美人间图书简介

当个恶霸不容易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