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我想要你裤子里的一个东西 你都把自己玩烂了

我想要你裤子里的一个东西 你都把自己玩烂了

一只温温软软地小手主动放在田蜜的手中。田蜜偏过头,看着四妞好笑:“让婆婆先给你盛汤喝,可好?”“不,大嫂,二哥和三哥还没回来,我要等他们。”真懂事!田蜜由衷一笑...

一只温温软软地小手主动放在田蜜的手中。

田蜜偏过头,看着四妞好笑:

“让婆婆先给你盛汤喝,可好?”

“不,大嫂,二哥和三哥还没回来,我要等他们。”

真懂事!

田蜜由衷一笑。

四妞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模样,就如此懂事。

想想过去的自己,四岁的时候,还窝在妈妈怀里撒娇呢。

看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没毛病。

宠溺地刮刮四妞的鼻尖,田蜜欣慰点头。

“好。”

不想,妇人焦急的声音从灶台边传过来:

“蜜儿,你昏睡了三天,早该饿了。

我还是先给你盛些汤填肚子。”

想到老汉还没醒来的迹象,妇人的心一直悬在空中,七上八下的。

还好儿媳妇明事理。

若是被她知晓家里的情况,她还会呆在这家里吗?

妇人一手拿着碗,一手握着锅铲,往碗里盛汤。

如果田蜜起身,一定能看到妇人稀疏的眉头紧拧成一个清晰的川字。

生火凳上,田蜜已从四妞嘴里知道了自己是和大公鸡拜的堂。

自己的便宜相公,已在两人成亲的三天前去了边关。

而这个小家的男主人,一个月前上山砍树,失足跌下山崖。

被人发现时,全身是血,已昏死了过去。

最后,还是田蜜的婆婆田王氏(也就是这个妇人)跪着求村里的赤脚大夫开药,从死神手里给他抢回一条命。

“吴爷爷说,爹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让咱娘每天给爹爹擦身子,陪着说话解闷。”

四妞年幼,不懂话里的意思,但记得胡大夫的话。

站在灶台边的吴王氏猛地听到小女儿的稚嫩的声音,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神色复杂地偷瞄正歪着脑袋,认真倾听四妞说话的田蜜。

生怕下一秒会从田蜜嘴中听到什么不好的话。

眼角余光早扫到妇人担忧的眼神,田蜜回握四妞的小手,声音异常坚定,像是对四妞说的,又像是说给妇人听的。

“不怕,有我呢。”

她说。

“大嫂真好。”

四妞脸上的笑意更浓,小身子不由往田蜜怀里噌了噌。

田蜜心疼地拥紧了她的小腰。

同时,听到妇人释然地吐气声。

“娘,爹爹还睡得好好的。”

三妞回来了。

四人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吴小玉和吴小刚回来。

“娘,二哥和三哥该不会被堂哥拦路了吧?”

三妞的声音里带着急色。

“走,咱们去接你们的二哥和三哥。”

田蜜让妇人留守,自己牵着三妞和四妞的手,快步出了屋,朝上山的路上走。

“三妞,四妞,你们二哥和三哥去山上砍柴火了?”

“嗯,自从爹爹睡觉后,家里的柴火都是二哥和三哥砍的。”

四妞双眼古碌碌地转着,仰头看着田蜜笑。

“小心路上有石子。”

田蜜说完,双眼左右张望。

三妞瞧见了,好奇地问:

“大嫂,你看什么?”

路边到处枯黄一片,什么都没有。

那些一簇簇新绿,也才冒出芽。

大嫂好奇怪。

三妞心里想着,双眼困惑地看了田蜜一眼。

“找好吃的。”

她记得这时有野生的荠菜,还有地胡椒,茵陈等等。

若是运气好,山上的枯木上还会长木耳。

两小妞一听到好吃的,双双的眼睛放光,更是崇拜的看着田蜜,只差没说嫂子你真好。

三人走了一段路,也没看到吴小玉和吴小刚两人的身影。

这两人到哪里去了?

田蜜疑惑,下意识想加快脚步,又顾及到身边的两小妞。

她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三妞,你二哥和三哥平时都是顺着这条路到山上砍柴火的吗?”

田蜜声音有些着急。

“嗯。”

三妞这时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她拽紧田蜜的手,急切道:

“大嫂,二哥和三哥不会被堂哥他们欺负了吧?”

“不会的,有我在呢。”

她的本领没有,独独有一样,就是力气大。

田蜜随口说完,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不由问了出来:

“你口中的堂哥是哪个?”

“大嫂,是大伯和二伯,还有三伯家的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四堂哥他们。”

“咱们爹是老几?”

“老四,奶奶家还有两位姑姑。”

四妞奶声奶气补充。

“堂哥们经常欺负你们吗?爷爷奶奶也不管吗?”

随心的话冲口而出。

话一出口,田蜜自己就愣住了。

俗话说得好,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放在现代,兄弟两个,父母都有偏心的。

更何况是古代。

公爹昏迷不醒,唯一的劳动力又去了边关。

家里只剩下一个大人和四个小萝卜头。

四张嘴都是等吃的,时间长了,任谁都有私心。

“爷爷奶奶从来都不让我们上桌吃饭,还骂我们是光吃饭不干活的。”

通过在灶台下短暂相处,四妞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笑容满面的大嫂。

三妞大些,听到四妞的话后,她有些担忧地看田蜜一眼,抿紧冻紫的嘴唇,却没说话。

田蜜眸光微闪,看着她好笑:

“想说什么就说,嫂子不喜欢把问题闷在心里。”

“大嫂,你会走吗?”

冷不丁,听到三妞这句话,田蜜着实迟疑了片刻。

会走吗?

田蜜也不知道。

至少现在不会离开。

还有这一大家子等着吃饭的人,无论如何,在没有发家致富前,她是不会离开的。

她早打算好了。

等到吴小枫归来,找他要一份和离书,她就游山玩水去。

“大嫂,你不要走。”

四妞迟迟等不到田蜜的回答,立刻慌了。

双手攥紧田蜜的手,使劲地摇啊摇。

“我不会走,我还要送你们二哥和三哥去学堂。”

还有她那便宜爹娘,和弟弟妹妹们。

好歹她占了人家女儿的身子,照顾他们是她的责任。

“真的?大嫂,你没骗我们?”

四妞双眼里闪着小星星。

“大伯家的大堂哥和二伯家的二堂哥都上学堂了。”

四妞羡慕地说道。

“不要羡慕别人,咱们努力赚钱,一切都会有的。”

田蜜笑吟吟地牵着两小妞往山上走。

“我等着。”

四妞欢快的声音传出好远好远。

三妞虽没说话,然而,心里却牢牢记住了田蜜的话。

三人往山上走了一小段,走到一片枯草林转弯处,陡然听到一个嚣张的声音:

“吴小玉,吴小刚,你们乖乖地把柴火给我们,否则——”

“是二哥和三哥。”

三妞和四妞异口同声。

同时松开牵着田蜜的手,飞快朝枯草深处跑。

“不许欺负我二哥和三哥。”

三妞边跑边喊。

“呵呵,帮手来了。”

田蜜听见了嗤笑声。

看着三妞和四妞跑过去的足迹,田蜜快步跟了上去。

不远处,两个看似七八岁的小豆丁的后背上,各自背着一捆干柴火。

而背着田蜜他们站着两个看似十至十一二岁的胖子。

看着他们身上穿着七成新的青布衣,再看对面两个穿着像乞丐似的小豆丁,田蜜的淡眉紧紧蹙在了一起。

看样子,这吴老太的心是偏到没边了。

“三妹,四妹你们怎么来了?”

吴小玉和吴小刚快速交换一个担忧的眼神。

而后,两人不约而同,背着柴火向三妞和四妞的方向移动。

谁知,两胖子却展开双臂,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不放下柴火,不许过去。”

“是吗?”

清越的声音自从六人身后响起,六人同时一惊,不约而同转头。

两个胖子在看到是田蜜后,讥讽一笑,不以为意地转回头,固执地挡住两兄弟的去路。

三妞和四妞两人见状,面上一喜,左右看看拧着眉毛的二哥和三哥,欢喜介绍:

“二哥,三哥,大嫂来接咱们回家。”

“一个十两银子买来的贱女人。”

左边的胖子不屑瘪嘴。

“吴小凡,不许骂我大嫂。”

四妞顿时怒了。

双手叉腰,气势汹汹道。

田蜜走到两豆丁面前,回身站定,漫不经心问四妞和三妞:

“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你们还要咬回去吗?”

“不会。”

四妞和三妞把头摇得像拔浪鼓。

吴小玉和吴小刚两兄弟一听,疑惑眨眼,突然眼睛放亮,眼底很快漫上笑意。

怕对面两人看见,连忙低头,然而,一抖一抖的肩膀出卖了他们。

“走,小玉,小刚,三妞,四妞,咱们回家。”

趁吴小凡两兄弟发愣时,田蜜已经绕过他们,走到两兄弟身边,欲抬手拿下小豆丁背上的柴火。

谁料小豆丁,躲开了。

dd84a8b95c.jpg

“重不重?”

“不重。”

两豆丁几乎是异口同声。

“贱女人,你敢骂我们是狗。”

两胖子这会反应过来了,嘴里叫喊着,扬起手,就朝田蜜冲过来。

三妞和四妞两人吓得全身颤抖,双眼紧紧盯着一脸淡定的田蜜身上。

两豆丁几乎没有犹豫往田蜜面前一站,田蜜深受感动。

笑眯眯伸手拔开两豆丁:

“没事,正好我手痒了。”

浑身力气正愁没地使呢。

眼见两胖子直冲过来,田蜜站在原地笑吟吟地等着。

眼看胖手就要招呼到女人脸上,两胖子悲催地发现,他们双脚已然离地,整个身子都悬在半空中。

顿时,他俩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了个干净。

说话也不利索了:

“怎么回事,哥,我们碰到鬼了吗?”

两胖子还在空中拼命扑腾。

正在这时,一个笑吟吟地声音从两人头顶响起:

“嘴巴这么不干净,你家大人没教你们怎么跟人说话吗?”

“原来是你,贱女人。”

其中一个胖子闻言,勃然大怒,抬手就想抽田蜜的脸。

猜你喜欢:

颠覆大清之强人穿越图书简介

九阳神君图书简介

无限幻想图书简介

疯狂桃花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