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一个㖭b两个在上面40分钟 一人㖭上面2人㖭的小说

一个㖭b两个在上面40分钟 一人㖭上面2人㖭的小说

一个㖭b两个在上面40分钟 一人㖭上面2人㖭的小说一般指的一个人在下面㖭,2个人在上面亲,亲了我差不多有40分钟,感觉真的刺激。很舒服.江北北就猜到了什么,可她还是抱着最...

一个㖭b两个在上面40分钟 一人㖭上面2人㖭的小说一般指的一个人在下面㖭,2个人在上面亲,亲了我差不多有40分钟,感觉真的刺激。很舒服.

一个㖭b两个在上面40分钟

江北北就猜到了什么,可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不会和江辰辰逃跑的事情扯上任何关系。

江北北的反应让上官叶有些意外,她认识这个男人?

很好!

上官叶起身走到沈莫安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面带狠戾,语气低沉却带着危险的气息,“人呢?”

“不知道!”沈莫安别开头,咬紧了牙关。

“真的不知道?”上官叶的神色又冷了几分,“那我帮你回忆,回忆!”

话毕,他一把扯住沈莫安的头发,甩手就往一边的沙发边角磕去:“我可没耐心陪你玩,不想受罪,就说出来。”

“哼…”闷哼了一声,沈莫安疼得浑身发颤,心里却是暗自庆幸了一声,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决定:辛亏送辰辰走了!

转身,上官叶不缓不慢地回到了座位,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既然他不记得了,就帮他好好回忆一下。”

一个冷冽的眼神过去,两名保镖一左一右的架起了沈莫安,另一边,两名保镖撸起了衣袖,轮流着,拽着男人磕来撞去,却唯独避开了脸面跟双手。

看着沈莫安受罪,江北北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难受。脸上的表情暴露了,她此刻所有的感受。

上官叶余光瞟过她的脸,目光突然回温了一般,让人感觉了一丝暖意,但是这股暖意很快又消失了。

“住手!”江北北最终还是没办法看着沈莫安被打,无动于衷。

但是她的话起不到丝毫作用,那些保镖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

她知道,想要他们住手,就必须让上官叶开口。

“上官叶!”江北北重呼了一声他的名字,下一秒,意识到自己叫错了,赶紧改口,“上官少爷,求你,让他们住手。”

“心疼了?”上官叶的话如同一把冰冷锋利的刀,狠狠插在了江北北的心上。

沈莫安再怎么说也是她深爱了多年的恋人,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欺负,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放了他,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江北北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完了这句话,她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沈莫安看到她为了自己,去求上官叶,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大混蛋。

怀疑谁不好,偏偏要怀疑最爱的人。

“北北,不要求这个禽兽!”

上官叶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大抵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呵,好一对情深义重的恋人。”他的语气中尽是嘲讽和轻蔑,因为他不相信这个世上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住手!”

随着上官叶一声令下,保镖停下了手,沈莫安随之半死不活的跌落在地。

“莫安!”江北北想去扶沈莫安,却被上官叶一把扯住了手腕。

她抬眼望去,看到的只有冷彻的眼神。

“放开我!”江北北扭动着身体,奋力挣扎着。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她,不关她的事儿!”见状,沈莫安像是一只爆发了的野兽,想要反抗。

他可以被折磨,但是她不能!

望着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却望眼欲穿的两人,上官叶突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不想看她被我欺负,那就告诉我,人在哪里?”

朝一边使了个眼色,两名保镖将沈莫安往后面拖了几步,一人一脚,噗通一声,沈莫安再度跪到了地上。

“我真的不知道!你再问我还是这个答案。”

如果这个时候妥协了,刚才的罪就白遭了,死守到底!

“好,很好!”上官叶彻底被激怒了,脸上的耐心消失殆尽,眼中的怒火熊熊燃起。

他最好能一直这么嘴硬下去!

否则在磨掉他骨气的同时,随时可能后悔自己愚蠢的行为。

王叔一走进房间,被眼前的画面惊了下,脚步微微一顿,好一会,才开口道:“少爷,婚礼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

“嗯?我都差点忘了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新娘没了,但也不影响洞房花烛!”上官叶刻意加重了洞房花烛这几个字,阴冷的眼神随之落在了全场唯一的女人,江北北身上。

什么意思?

江北北顿时懵了,猛然间想起上官叶对她说过,只要是他想要的女人,不会在意她是什么身份!

想到这里,江北北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见上官叶侧身,一步步靠近江北北,沈莫安慌了,挣扎着大叫:“上官叶,你别乱来,北北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那又如何,上官叶会在乎这个?就算江北北是沈莫安名正言顺的妻子,那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未婚妻的味道不错呢,上次只是小尝了一下,还没有深入品尝!”

上官叶淡淡的扫过地上的男人,而后搂过江北北,一枚冰冷,毫无感情可言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见此,所有人都惊住了。

江北北厌恶的推开这个霸道,蛮不讲理的男人,但是他的手如同一道枷锁,紧紧的锁着她,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这一幕在沈莫安眼里,就像被人狠狠扇了巴掌一样耻辱,可他又没有办法保护江北北,不让她受到这个禽兽的欺负。

“求你,放开她!”

“那就说出江辰辰的下落!”

冷硬的嗓音,比起之前拔高了几个音阶,这也代表上官叶的耐心到了极点。

沈莫安痛苦的挣扎着,“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不,绝对不能说,否则以他的性子,辰辰绝对会没命。

可是,北北!好痛苦!

见他誓死不说的模样,上官叶终于没有失去了耐心,“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再不说,江北北就要代替江辰辰跟我入洞房了!”

“不……”沈莫安拼命的掩着头,痛苦的望着江北北,但是他的眸中,更多的是恨。

此时的江北北,显然已经放弃了挣扎。不是不挣扎,而是她知道再怎么挣扎,上官叶也不会放过她,沈莫安也不会说出江辰辰的下落。

她倒希望沈莫安真的不知道江辰辰的下落,这样她所承受的痛苦会减少许多。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她没有理由继续安慰自己了。

在沈莫安心里,她还没有江辰辰重要。

江北北不再为沈莫安求情,湿润的双眼缓缓闭上,两道滚烫的热泪顺着脸颊流下,低落在上官叶的衣服上。

“不说?很好!绑起来,拖出去!”上官叶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尤其是对这种挑战他权威的人。

话毕,保镖一刻也不敢怠慢的将沈莫安拖了出去。

他们跟在上官叶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很清楚他的为人,这种时候,什么都不要说,听命行事就好。

“上官叶,你这个禽兽,你要是敢对北北怎么样,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连同关门省一起落下。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剩下的人也识趣的离开了。

暮然回神,江北北才发现屋子里只有她和上官叶了。

“我没想过她会逃走……”

江北北想解释什么,转念一想,这种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是多余的,索性闭嘴了。

上官叶阴冷的目光扫过她那张慌恐的小脸,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我说过,江家最好能保证江辰辰能嫁给我,否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知道!

可是为什么要在她身上索取代价!

“不,你不能对我那样!”

江北北摇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

“由不得你!”

是啊,她如何能逃出恶魔的手掌。

挣扎,最后变成了迎合。

……

隔天,江北北是被弄醒的,睁眼就看到上官叶趴在身上。

她本能反应的推了他一把,拉高被子挡住了身子,“禽兽!”

见床上的女人,漂亮的眸子灌满了浓浓的恨意,却不失灵动,上官叶一股莫名的满足感跃然心头。

“昨晚你不是很喜欢!”上官叶挑逗道。

想到昨晚的画面,江北北只觉又羞又耻。

“滚!”

上官叶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意,伸手轻抚江北北额间的碎发,“其实,你该庆幸。”

庆幸?

江北北冷笑出声,美眸冷漠的望着他,“幸从何来?”

“庆幸第一次被我拿走了!一个宁可保全其他女人,不愿救未婚妻的男人,要来干什么?”

上官叶的话,就像一支利箭,戳痛江北北的心窝。

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猛地想起沈莫安,眼睛不自觉的往窗外瞟去。

昨夜,他明明可以阻止这场悲剧发生。

昨夜,她还放下颜面为他求情,结果换来的却是他的一句不知道。

因为他的一句不知道,她用身体承担了这件事的后果。

恨,好恨!

身子微微一动,就疼的像散架了一样,江北北深吸了口气,视线收回,又落在了上官叶身上。

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上官叶有些恼火,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清浅的嗓音瞬间冰冷下来,“如果昨晚我再狠点,那个窝囊废也不会救你!这种男人,你还想他做什么!”

修长的手指紧紧贴着她的皮肤,隐隐作疼,可是肉体的痛,连心痛的丝毫都比不上。

他的话,字字戳心!

眼皮微垂,眼底闪过一丝撕心的痛,江北北堵住了耳朵,“别说了,我不想听!我就不该留下来参加婚礼的,不该!”

要是没有答应江天云留下来参加江辰辰的婚礼,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上官叶毁了她,毁了她保留了二十多年的清白。

“不该?”上官叶一把扣住她的头颅,强行正视他的眼睛,“你的选择没错啊,做我的女人不好吗?”

做他的女人?那还不如去死!

“上官少爷还缺女人吗?只要你招招手,不知有多少比我还好的女人排着队甘愿让你睡!”

“你以为我只是想睡你?”

江北北当然知道上官叶不是为了睡她,而是报复!

“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放我走吧!”

“你还不能走!婚礼是取消了,但是婚约没有,七天之内,要是找不到江辰辰,你得替她嫁给我!除非……”

“除非什么?”

江北北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她好怕,真的好怕!

她不要嫁给这个禽兽!

上官叶微微一笑,带着致命的气息,“把聘金退回来!”

不可能!

江氏才解决危机,别说是两亿,就是两千万也拿不出来。

上官叶很清楚这点,他摆明是在刁难江家,准确说是在刁难江北北!

“你……”江北北气的牙关紧咬,很想给眼前这个无耻之徒一巴掌,但是不能!

这是江家欠他的,总要偿还!

江辰辰要么在七天之内出现,要么永远都不要出现,不然,江北北一定会手刃了她。

“当然,你可以不嫁,也可以不退回聘金……”

这么好?江北北有些不可思议,斟酌他这话到底是真是假的时候,上官叶又说了一句,“我会让江氏在商城消失!”

咯噔~心沉入了谷底!

江北北睁大了眼睛,脑子一片空白!

上官叶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不缺那两亿,也不可能觊觎小小的江氏,却为何提出的条件咄咄逼人!

怎么办?

现在江家的命运就掌握在她手中了,搞不好,江家所有人都要遭受牵连。

她能不能像江辰辰一样,不顾一切逃走。

“心狠手辣,果然是上官少爷的作风!”

上官叶侧身,从桌子上拿了一根烟,点燃,“你们还有七天的时间,哦不,应该是你!”

江北北似笑非笑的呵呵了一声,赤身离开了被窝,捡起地上的裙子准备穿上。

似雪的肌肤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格外白,凹凸有致的身材令人想入非非。

对睡过的女人从来不会有第二次想法的上官叶,突然想要跟这个女人再来一次。

“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江北北一顿,下意识的用裙子挡住胸口和隐私处,转身,玩笑道:“听说上官少爷从来不会睡已经睡过的女人,我再诱惑你,你也不会动心的罢!”

她这是在挑战他?

规矩是他定的,当然也可以改!

上官叶脸色一沉,把刚点燃的烟直接扔到了地上,一个翻身,便将江北北拉回了床上。

这是在引火自焚?

江北北脸上闪过一抹惊慌,但很快的淡定了下来。

“难不成上官少爷要坏了规矩?”

“对你,规矩早就坏了!”

话音随着冰冷的吻同时落下,江北北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

昨晚,上官叶不知要了她多少次,这多一次,少一次,有区别吗?

吻没有持续太久,上官叶便放开了她。

他还是比较喜欢看她挣扎,绝望的模样,现在的她,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让他提不起兴趣。

“你走吧!”

这三个词冷冰冰的从上官叶口中缓缓道出,这本该是江北北最想听到的话,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江北北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间的了,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离开酒店了,沈莫安也不知何时出现在面前的。

“北北,对不起,对不起,你别吓我啊!”见江北北失魂落魄的样子,沈莫安除了难受,就是愧疚。

江北北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冷到结冰的嗓音缓缓响起,“滚开!”

沈莫安的对不起,在江北北看来,一文不值!

他说再多的对不起,也弥补不了他对她造成的伤害。

曾经的海誓山盟历历在目,如今却变得可笑不堪!

他爱她,却亲手断送了她。

“北北,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沈莫安紧跟着江北北的步伐。

“解释?还有用吗?你要是这么在意江辰辰,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沈莫安,就当我江北北瞎了眼,爱上你,求求你,离我远点好吗?”

江北北强忍着不哭,却还是哽咽出声。

她此刻的痛苦,他感受不到分毫!

她心中的恨意,他也感受不到分毫。

“对不起,对不起……北北,你不要这样,我很难受。”沈莫安一把抱住了江北北,用尽了他所有力气,因为怕她挣脱开。

江北北奋力挣脱,最终没能挣脱开。

心一急,狠狠的咬在了沈莫安的肩膀上,同样的用力了所有力气。

沈莫安疼的身子发抖,但还是不肯放开,他知道,要是放开,江北北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咬到牙齿酸痛,江北北这才松嘴。

“有意思吗?沈莫安!”

“……”

沈莫安忍痛放开了江北北,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

江北北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才回到家里的,一进门就被李金美拉去问话了。

“北北,辰辰呢?她去哪里了?”

辰辰,辰辰,为什么所有人眼里都只有辰辰!

江北北那颗碎的体无完肤的心,再也承受不住任何伤害了。

她终于爆发了!

“我不知道,别问我!”江北北冲李金美大吼了一声,发疯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了门。

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哭到哽咽不止!

“天云,北北这孩子……”

李金美正眼数落江北北的不是,江天云怒骂了一句,

“辰辰逃婚,北北替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反而对辰辰百般关心,换做谁都受不了!你别忘了,江家能度过危机,最大的功臣是北北。”

李金美被堵的哑口无言,表面没啥反应,心里却是喃喃自语:

辰辰逃婚还不是北北的错,当初要是把北北嫁给上官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辰辰逃走了也好,省得嫁过去遭罪。再怎么说,辰辰才是她的亲生女儿,向着她也没有错。

“好啦,别生气了,我上去看看北北。”李金美尽管不乐意,但还是要做做样子。

江天云面色凝重的叮嘱她说:“不要刺激她……”

李金美有些不悦的说道,“你一点都不关心辰辰!”

江天云哪有心思关心江辰辰,这个不孝女差点害了整个江家,现在还不知道上官那边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要是上官叶取消婚约,那江氏不就完了!

不行,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毕,江天云瞪了李金美一眼,“你也不看看辰辰干的好事,简直丢尽了江家的脸,我没有这样的女儿。”

不知道他说的是气话,还是真话,李金美心里很慌。

江天云要是不认江辰辰,那她在江家呆的这些年,不都白呆了!

“天云,别说气话。”

“哼!”江天云冷哼了一声,起身往二楼走去。

“咚咚~”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传入江北北耳畔。

她没有理会!

江天云见里面没有反应,又敲了两下,“北北,是爸爸,你开开门。”

闻言,江北北哭得越发厉害了!

堵塞的鼻子,让她呼吸有些困难。

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开门,像个小女孩一样扑进了江天云怀里。

“爸……”

江天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别哭了,有爸在。”

哭了一会,江北北才离开江天云的怀抱。

进屋坐下,江天云心疼的看着女儿,想安慰她,却又不知从何安慰起。

伸手擦去眼泪,江天云说了一句,“乖,别哭了,眼睛肿了,都不漂亮了。”

江北北噗嗤笑出声来,“爸,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逗我笑。”

在江北北的记忆里,这个爸爸并不算称职,小时候,他总是很忙,平时连见面的时间都很少,一个月在一起吃饭的次数连手都数的过来。不过江天云还是很宠她的,她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甚至有时候,她和江辰辰一起看上的东西,如果只有一件,他也会给她。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说是要让着妹妹。

“笑起来才好看嘛!”江天云慈爱的看着江北北。

说真的,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江北北哭的那么厉害,所以会有点手足无措。

两人聊了一会,江北北的情绪才缓和了很多。

江天云本想问昨晚发生的事情,又怕刺激到她,只好忍着没说。

“爸,我累了,想洗个澡,睡一觉。”

江北北全程撑着,只是为了不让爸爸担心。

猜你喜欢:

花匠先生图书简介

妖兽年代纪图书简介

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图书简介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