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s货水都这么多了还装 几天没C你是不是痒了

s货水都这么多了还装 几天没C你是不是痒了

你几天没有c我了,我当然水多了。还很痒呢,你快进来吧。唐蓁已经错过了最后一趟末班车。她裹紧了衣服,就在车站那边坐着,硬生生的熬到了次日的早上。她上了首班车,坐在公...

你几天没有c我了,我当然水多了。还很痒呢,你快进来吧。

0810b510bd.jpg

唐蓁已经错过了最后一趟末班车。


她裹紧了衣服,就在车站那边坐着,硬生生的熬到了次日的早上。


她上了首班车,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城市倒退的影像,心里早就平静如水。


一晚上,她想了很多事情——


关于,以前的点点滴滴。


以及,目前经历的坎坷磨难。


还有……未来的规划和安排。


首先重中之重的——


是要跟霍焱做个了断,毕竟……她的时间不多了。


唐蓁回到了家,却恰好在别墅门前与霍焱相遇。


她拧起秀眉,讶异的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


才凌晨六点半,他怎么这么早?


不过,既然狭路相逢,那她现在就把离婚的事情落实吧。


霍焱停好了车,看着脚步虚浮缓缓向他走来的唐蓁,背在身后的手,握紧又松开。


其实唐蓁下公交车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她。


她脸色很不好,身体状况好像很差,走两步都要扶着林荫小道的树木,喘上好久。


有那么一瞬间,霍焱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冲过去,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然而最后,他选择了默默远观——


毕竟这女人一晚都没回家!


毕竟……他在这个路口等了她一晚。


霍焱心里怎么想的,唐蓁不知道,她对他连委婉的话都不想说,直接道:“离婚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


唐蓁单刀直入,杀得霍焱一个措不及防!


他的脸色骤变,恨得咬紧了后槽牙,周围尽是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唐蓁,你把老子说过的话都当做耳旁风是吗?”


离婚离婚!


这个女人,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重回陆黎川的怀抱?


“霍焱,我们……”


唐蓁的话还没有说完,手腕骤然一疼,整个人猛地被霍焱半拖半拽的塞进了车里。


男人阴沉着脸,发了疯似的一踩油门,连安全带都没有系上的唐蓁,脑袋狠狠的磕到了车窗上,疼得她眼冒金星。


“霍焱,你疯了吗!”


霍焱却没有看她一眼,他沉默的开着车,忽然一个转弯,紧接着来了一个急刹。


这次唐蓁有了准备,但由于惯性作用,还是被撞得头昏眼花。


“看到了吗?”


周围静谧无声,霍焱突如其来这么一句。


唐蓁搞不清楚他想要表达些什么,又猛地听他说了一句——


“当年,我就是在这里撞了人……”


唐蓁的瞳孔骤然一缩,愣愣的转头。


她看向车窗外那条狭窄的转弯入口,身体里的血液仿佛都凝结成了冰。


这里,就是他们噩梦的开端!


当年,霍焱突然出了事故,陆黎川想要利用那次撞人的事件大做文章,从根本上毁了霍焱,让他无法翻身!


他当时找上了她,把手里握着的能把霍焱毁掉的东西,给她看了冰山一角,而后挑着她的下巴跟她说:“想要我放过霍焱,也不是不可以。”


“你到底想怎样?”


她拍掉他的手,陆黎川饶有兴致的勾唇一笑,将方才挑着她下颔的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


她恶心的想吐,握紧了拳头不让自己退缩。


“我要你和我在一起,”陆黎川理所当然的说着:“我就放过他。”


那时,她立即出声反驳:“不可能。”


“那就让他等死好了。”


“陆黎川!”


陆黎川抿唇轻笑,无所谓的耸耸肩,态度十分傲慢,可恶。


“唐蓁,我不逼你做选择,不过你要记住:如果你不答应我,霍焱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


她不想霍焱死,也不想他身败名裂,更不愿意他在牢里受苦,最终还是答应了陆黎川的条件。


陆黎川信守承诺,对霍焱的撞人事件不再干预,最后,霍焱被轻判,坐了四年牢。


她用自己保住了霍焱,同时也失去了爱他的权利……


现在,四年过去了。


她爱着的人却把她认定为——谎话连篇,攀炎附势,心狠恶毒的女人。


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看来,你还是记得的。”霍焱看唐蓁发呆的模样,冷冷的讥嘲出声,他的身体向后靠,拿出一根烟,点燃。


“唐蓁,我曾经那么爱你,你却在我最惨的时候背叛我,你让我怎么放过你?”


他看见她望过来的惊愕目光,还有她下意识的咬唇,男人深黑的眼睛里冰冷无温。


他突然倾身,猛地朝她凑近。


见状,唐蓁下意识的往窗户边上靠去,手腕却被他恶狠狠的抓住,“还敢躲!”


那一秒,她瞧见霍焱眸底狠辣又痛恨的神色。


而他的话像刀子一般,一字一句仿佛都凌迟在她的心上——


“唐蓁,我娶你就是为了报复你!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离婚,你做什么梦!”


唐蓁一双明亮的眼睛忽然红了起来,终于忍不住说:“我没有……”


“没有什么?你敢说没有跟陆黎川在一起,敢说从来没有背叛过我!”霍焱的脸色更加嘲讽了。


她想说她没有。


没有背叛过他。


可命运就是这么的残忍,这句话是她永远都不能说的秘密,因为陆黎川不止握着霍焱撞死人的证据,他还藏着其他可以让霍焱万劫不复的东西……


曾经的霍焱将她视为掌心宠,曾经的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保护心上人,而现在只剩一个月寿命的她……选择尊重当初自己做的选择。


更何况,即便她说了,他也不会再信了……


唐蓁浑身都疼,尤其是手和脚,疼得好像关节处在被人狠狠撕扯一般。


霍焱还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腕,剧痛让她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冷汗布满了她的额头。


而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霍焱,却没有注意到唐蓁的不对劲,看她迟迟不说话,冷汗直冒的样子,他还以为她是心虚的表现,更是怒火中烧!


霍焱将烟头重重掐灭,重新启动车子,一脚油门踩到底。


他单手握着方向盘,速度快到恐怖,呼啸着超过一辆又一辆行驶中的车辆!


唐蓁原本就不舒服,现在差点失声尖叫,切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速度与激情!


“霍焱……”她的脸上血色全无,下意识的看向霍焱握着方向盘的手。


这一刻,她想起了一些尘封已久的记忆——


曾经,霍焱跟她都超爱打电竞,但他因为车祸的事情伤了手,再也不能参赛,享受那一场场热血激昂的竞技……


唐蓁走了会神,思绪刚收回来,就看见霍焱快要撞到转角的防护栏。


她的心跳都快吓停了,感觉到死亡在逼近,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


“霍焱!”


一阵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的响起,唐蓁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车子堪堪停在防护栏前,就差那么几毫米……


危险又刺激!


“怕吗?”霍焱的声音冷到像是灌了冰——


“唐蓁,我在监狱里面每天都想你,唯一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想出来——亲手弄死你!”


唐蓁脸色惨白,还没有从他的那句话中反应过来,又猛地听他冷冷的说:“下车!”


唐蓁被霍焱赶下了车。


车开走了,霍焱把唐蓁一个人丢在了马路边上。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抖着从口袋里摸出止疼的药,干咽了下去。


药很苦,她缓了好久才好转一点。


望着空荡荡的郊区小路,唐蓁的眼神有瞬间的空洞。


过了一会,她苦笑了一声,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当初,她虽然被迫答应了陆黎川离开霍焱,和他在一起。


但她喜欢的人毕竟是霍焱,自然不可能真的跟陆黎川暧昧。


陆黎川也只是嘲笑她,却一直没有对她动手,可突然有一天,他喝了很多酒,闯了她的房间,想要对她用强。


“陆黎川,你不要碰我!”她拼命的反抗,挣扎中抓伤了陆黎川的脸。


陆黎川喝酒上了头,平日里的伪装抛到了九霄云外,直接甩了她一巴掌!


他用力过猛,她的头狠狠的撞到了桌沿,鲜血糊了一脸。


还不小心撞倒了柜子,重重的砸伤了她的手腕……


那一晚,唐蓁历尽惊险逃脱出来,可伤到的手,却再也无法复原……


也是那一晚,唐蓁和霍焱的电竞梦,都碎了……


……


霍焱开车回去的路上,心情烦躁不已。


他越是烦躁就越想抽烟。


最后车停在了郊外,他狠狠地抽了几根烟后,修长的手指从储物箱里拿出一张一寸的照片。


这张照片上面的人,是他的弟弟——霍朗!


那个曾经张扬肆意的少年,一笑起来有两个甜甜的小酒窝,看起来像个小奶狗,其实就是一头小狼狗,凶得很。


唯有对着霍焱和唐蓁才会露出天真单纯的一面。


霍朗从小就很喜欢唐蓁,想当初霍焱没少因为他太黏唐蓁,而暴揍这个爱跟他作对的弟弟。


可惜现在,物是人非。


霍焱看着霍朗的免冠照片,漆黑的眼睛里逐渐露出痛苦的神色。


这是霍朗之前拍来参加竞赛用的,他的弟弟曾有无限的可能。


然而现在,他的弟弟只能活在一个狭小阴暗的角落里,精神错乱,举止失常……


“唐蓁,你这么狠,要我怎么放过你……”霍焱摩挲着照片,喃喃自语。


最后,他将烟头掐灭,调转了车头,去精神病疗养院看望霍朗。


“医生,他的情况还好吗?”


“霍朗的情况时好时坏,您来之前他病发了一次,根本不让人靠近,我们怕他发起狂来伤害到自己,所以对他使用了药剂催眠,现在的情况不是很理想。”


心里治疗师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外表很有亲和力,她给霍焱打了预防针,让霍焱做好心理准备。


关于霍朗的病,恐怕要进行长期的治疗,能不能好还不一定。


霍焱抿着唇,面色沉痛,道:“我去看看他。”


治疗师点头,领着霍焱去见霍朗……


房间里。


霍焱站在房间门口,看着霍朗的样子呆呆的,双眼没有焦距,心口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当年侵犯霍朗的人太狠,为了防止他逃跑,直接弄断了霍朗的腿,到现在都治不好,只能靠着轮椅代步。


他朝霍朗走去,霍朗听到脚步声的靠近,却突然发出惊恐的尖叫,双手拼命的挥舞,像是要把侵扰他的东西全都驱赶出去。


“别怕,我是哥哥……”霍焱紧紧的抱住了慌乱挣扎的霍朗,他的声音霍朗还有记忆,霍朗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


霍朗抬眸望着霍焱,眼里全是茫然。


两兄弟对视片刻,霍朗张了张嘴,也不知他现在的意识是不是清醒的,说了一句刺痛霍焱心扉的话——


他说:“我想回家。”


霍焱心头发涩,艰难的说道:“等你好了,哥哥就带你回家。”


如果,当初霍朗联系唐蓁的时候,她肯接霍朗的电话,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一场悲剧。


霍朗会好好的,他还是那个肆意张扬的少年,偶尔给他这个哥哥添点堵,然后得意洋洋的翘起尾巴,趴在唐蓁的身边撒娇卖萌求宠。


可惜,没有如果。


就像当初被强迫带走,塞进车尾箱里的霍朗好不容易给她打出了求救电话,最终——唐蓁没有接听一样。


霍朗的悲剧依旧。


而唐蓁,是辜负霍朗的信任,将他彻底打下了深渊的罪人!


看着霍朗傻傻的笑了下,霍焱冲他笑了下,深黑的眸底里却蓄满了浓烈的恨意。


那是对唐蓁的。


是对他弟弟曾经最信任最喜欢的“准嫂嫂”。


也是对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的一种恨意!


……


离开精神病疗养院,霍焱去了公司处理事情,傍晚回了别墅。


却没有看见唐蓁。


他眯了眼,问了下阮阿姨,阮阿姨却说唐蓁一直没回来。


霍焱没再多问,回房洗澡,吃饭,处理公务。


直到晚上十点多了,还没有见唐蓁回来,霍焱的脸色开始难看。


他今天才警告过她,她还敢跟他叫板?


他尽可能的忽略内心深处的那一丝担忧,拿过钥匙,冷着脸出了别墅……


而走了大半天的唐蓁,终于走到了别墅门口。


霍焱把她丢在路上,她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一辆路过的车,手机又刚好没电。


她只能靠着一双腿,一步一步的走,直到看到了加油站,遇到好心人送她了一程,她才能平安的回来。


现在到家,她却连脚都抬不起来了,膝盖一软,忽然倒在了别墅前……


霍焱刚出别墅门口,就看到了唐蓁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猜你喜欢:

花匠先生图书简介

妖兽年代纪图书简介

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图书简介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