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一个人㖭上面2人㖭下的描写 2人㖭上面1人㖭下故事

一个人㖭上面2人㖭下的描写 2人㖭上面1人㖭下故事

华丽的灯光晕染了黑夜,夜色显得如梦如幻。江北北站在幽静的走廊上,一袭黑色蕾丝连衣裙服贴于身子,衬得肌肤胜雪。听着屋内扎耳又迷人的叫声,她迟疑了许久,伸手敲响了房...

华丽的灯光晕染了黑夜,夜色显得如梦如幻。

一个人㖭上面2人㖭下的描写

江北北站在幽静的走廊上,一袭黑色蕾丝连衣裙服贴于身子,衬得肌肤胜雪。

听着屋内扎耳又迷人的叫声,她迟疑了许久,伸手敲响了房门。

片刻,门内传来一声清浅的男声,“进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一会她将要面对的人是妹妹江辰辰的未婚夫上官叶,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畏惧感。

复古气息的房间,暖黄灯光照着冷硬的家具,安稳沉静。

上官叶慵懒地倚在沙发上,怀中搂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他抬眸,目光淡淡地注视着进来的女子。

她很美,美的让他有些惊讶。目前他唯一能想到的形容她的一个词语就是,眉目如画。

江北北走过去,视线无意瞟见了上官叶怀中女人镂空的胸口。

她顿时红了脸,低下头,对上官叶说:“上官少爷,你和我妹妹大婚在即,能不能先把两亿的聘金先给江家。”

他的身体蓦地紧绷,声音沙哑:“你打搅了我的好事!”

“对不起,可是江氏现在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江北北有些不知所措,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明天之前要是没有两亿解除公司的危机,江氏就倒闭了。到时候就算江家和上官家联姻了,也为时过晚了。

其实这件事只要江辰辰出面,就会省去很多麻烦,但是江辰辰说什么也不愿来,这个重任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她肩上。

“我可以先支付两亿的聘金,但是你得补偿我损失。”上官叶推开怀中的女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江北北跟前。

女人一脸的不满,但也识趣的离开了。

上官叶站的很近,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体香,肆虐地钻进鼻子,曼延到全身。

下一秒,她的腰身被搂住,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裙摆卷起,露出修长的美腿。

那动作,暖昧得不成样子。

江北北本能地挣扎:“上官少爷,日后你和我妹妹成亲了,我算是你的姐姐。”

她是想提醒他,不能乱来。

他的目光冷冷地盯着她的眸子,戏谑道:“只要是我想要的女人,我会在意她的身份?”

“你禽兽!”江北北闭着眼,声音毫无抵抗之力。

在商城,谁不知道上官叶是个花花公子。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他有个很奇怪的规矩,女人只睡一次,无论她多美,多妖艳。

不少女人为了跟他睡,费劲了心思,哪怕只有一次,也觉得值。

“我禽兽?”上官叶沉声地笑了,“江北北,别忘了江氏还等着你去救呢!不过话说回来,你妹妹为什么没有来,难道怕我?”

她身子一软,放弃了挣扎,语气略颤抖说道:“她最近身体不好,不方便出门。”

上官叶,上官集团的总裁,商城的首富,听人传闻,他亦正亦邪。

有人想接近他,也有人惧怕他。

上官叶眯了眯眼,看着怀里的女子,轻轻地笑了起来:“那你替你妹妹也可以!”

江北北的神情一滞,而后,性感的薄唇,绽出一抹浅笑,似玩笑的问他:“替?如何替?”

上官叶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指,勾住她精致的下巴,“你们女人不都一样吗?”

江北北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冷笑了一声,“原来外界传闻上官少爷只要是女人都可以上,是真的啊!”

上官叶眸子瞬间阴冷了下来,在灯光下看起来像一汪潭水,深邃的让人难以看透。

“哦?那你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话音刚落,她的薄唇被他吻住!

江北北的眼睛睁得老大,双手握成拳在他的胸口捶打,呜呜出声,“禽兽,放开我……”

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想占有她。

激烈,缠绵……

他没有吻她太久,见她脸色泛红,便松开了她。

江北北的气息有些急促,身体有了异样的反应,如果不是因为他能救江氏,怕是她的巴掌早就毫不留情的落在他脸上了。

上官叶抹了抹有些湿润的嘴唇,淡淡的说道:“你的吻,也不过如此!”

江北北气的咬牙切齿,但还是表现的很淡然,“如果上官少爷玩够了,请尽快把钱给我!”

呵~说完这句话,她不禁自嘲了一声。

她和上官叶此刻的所作所为,不正是一场交易吗?

玩这个字,贴切不过!

如果商城的人知道她和上官叶有一腿,怕是要成为了众人的笑话了!

“呵!”上官叶轻蔑的笑了一声,“像你们这种女人,是不是为了钱做什么都可以?”

“不是。”江北北回答的干脆利落。

她可不是他口中的女人,更不会成为那种女人。

这聘金,本来就是要给江家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有意思!”上官叶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领口,走到书桌旁,拿起电话。

几秒之后,江北北的耳畔传来了如负释重的声音,“王叔,你去我书房拿张支票到我房间来。”

接下来的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直到一个粗壮的身影走进房间,打破了沉默。

“少爷,支票。”

上官叶接过支票,随手签完,扔给了江北北。

江北北愣了一下,蹲下捡起支票,难以启齿的说了一句,“谢谢……上官少爷!”

拿着支票,江北北的心情格外沉重,感觉这钱,出卖了色相才得到的一样。

转身准备离开,上官叶叫住了她,“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

江北北立马反应过来,“收据!”

“江小姐!”被上官叶称为王叔的男人,递给江北北一支笔。

她接过笔,迫不及待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在她写完名字的时候,上官叶突然附身在她耳边说:“江家最好保证你妹妹能嫁给我,否则……呵!”

闻言,江北北不寒而栗,转身忙应了一声,“一定会的!”

话毕,她抬头看了上官叶一眼。

四目交接,她显得有些慌乱。

“上官少爷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江北北不知该把视线放在哪里,干脆低下了头。

“走吧!”

经过上官叶的许可,江北北就像一只从猛兽口中逃脱的麋鹿一般,马不停蹄的离开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想对上官叶说。

但在看到他半露的胸口后,愣住了。

一朵黑色的彼岸花,清晰的映入眼帘,如同地狱死神,带着死亡的气息。

那不是商城最大一个黑帮帮主的印记吗?

他怎么会有?

想到这里,江北北身子微微一颤。

她不敢再想下去,因为知道的太多,对自己没有好处!

离开上官家后,江北北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家里。

刚走进客厅,就看到江辰辰靠在自己的男朋友沈莫安聊的肩上,这画面看起来不知有多亲昵。

“你们在干什么?”江北北心中积压的怒火,此刻全部爆发出来了。

她走到两人面前,情绪失控的拉起江辰辰,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江辰辰往后连连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江北北,你发什么神经?”江辰辰若无其事的说道。

江北北气的差点晕了,她在上官叶那里受气还不够,现在还要看着妹妹勾引男朋友,默不作声吗?

“你能要点脸吗?趁我不在,勾引我男朋友?”江北北知道江辰辰喜欢沈莫安,本以为她要嫁给上官叶了,会收敛自己的感情,没想到她越来越不控制自己的行为了。

“北北,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沈莫安把江北北拉到了一边,解释道,“辰辰刚才心情不好,我在安慰她而已,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安慰?

江北北冷笑了一声,“安慰她,需要抱在一起吗?那在房间里,是不是就安慰到床上了?”

沈莫安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可理喻。

“亲爱的姐姐,你何必为这种小事生气?爸爸还在书房等你!”江辰辰刻意提高了嗓音,生怕江北北忘记了江家的危机。

江北北狠狠瞪了江辰辰一眼,随后转头望向了沈莫安。

这个男人除了解释,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看来在他心里,她没有那么重要。

她失望的往楼梯方向走去,就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咪,再也提不起高傲的姿态。

江辰辰得意的看着江北北,却无意中看到了她耳后白嫩肌肤,一枚醒目刺眼的吻痕,暖昧极了。

她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的,叫住了江北北,“你和上官叶上过床了?”

江北北一愣,转身冷眼看着她,“江辰辰,不要像条疯狗一样乱叫乱咬。”

“呵,如果你没有和上官叶睡过,那耳后的吻痕怎么来的?我记得你去他家之前,可是没有的。”江辰辰走到江北北跟前,双眸中尽是冷意。

如果江北北真的跟上官叶上床了,那她就有理由推辞和上官叶的婚约了。

一开始,江天云是想把江北北嫁给上官叶的,但是因为她已经和沈莫安有了婚约,所以只能把江辰辰嫁给上官叶。

从那以后,江辰辰恨透了江北北。

江北北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耳后的吻痕,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这确实是上官叶留下的,不过那又怎样!

“我有没有跟上官叶上过床,都不影响你和他的婚约,所以你别费心思了,安安心心的做你的新娘吧!”江北北说完,疾步上了二楼。

江辰辰见她这么嚣张的模模样,气的双手握紧了拳头,但是很快又松开了。

“莫安哥哥,江北北会不会真的跟上官叶上床了?”江辰辰的语气很平淡。

沈莫安阴沉着脸,视线停在江北北消失的地方。

他不知道江北北有没有跟上官叶上床,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和上官叶暧昧过。

想来真是好笑,他跟江北北在一起三年,亲吻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更别说超过亲吻之外的动作了。

江北北去了一次上官家,连吻痕都有了,不让人想太多都不可能!

“我去找她问清楚!”沈莫安径直往楼梯走去。

经过江辰辰身边的时候,她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莫安哥哥,事实摆在眼前,你问了也改变不了啊,要不……”江辰辰刚想进行下一步动作,就被沈莫安推开了。

“辰辰,你就要嫁给上官叶了,还是安分守已一点吧!”沈莫安撂下这么一句话后,上了二楼。

江辰辰气的咬牙切齿,江北北没有回来之前,沈莫安还对自己暧昧不已,她一回来,就翻脸不认人了?

呵,男人!

她不好过,江北北也别想好过!

“爸,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江北北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的说道。

江天云拿着支票,脸上和眼中都是难掩的兴奋。

闻言,他收起了支票,望向江北北说:“爸答应你出国,不过等辰辰的婚礼过了在走吧!”

江北北迟疑一下,“好,那我走回房休息了。”

退出书房,江北北在走廊上停留了一会。

一静下来,脑海里就会浮现沈莫安和江北北暧昧的画面,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那样了。以前,江北北觉得江辰辰还小,只是把沈莫安当大哥哥看。

直到有一次,她看见江辰辰吻了沈莫安,那时她才明白,江辰辰已经不是孩子了!

江北北揉了揉太阳穴,往自己房间走去。

不经意抬眼,就对视上沈莫安的冷眸。

“北北!”沈莫安平静的看着江北北。

江北北舒了口气,“沈少爷怎么没有跟我妹妹在一起?”

沈少爷?

沈莫安冷笑了一声,抓住江北北的手,用质疑的口吻问,“你和他上床了是不是?”

“哈哈!”江北北笑了,笑的那么凄凉。

笑声落下,她甩开了沈莫安的手,“沈少爷继续安慰我妹妹去吧!”

在一起三年了,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她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看着沈北北离去的背影,沈莫安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其实只要她说一句没有和上官叶上过床,他就信了,可她始终没有说。

翌日。

阳光温柔的落在房间地上,窗边白色的百合花开得正盛,花香弥漫在各个角落,让清冷的房间多了一丝生气。

江北北睡的正香,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开门,看到沈辰辰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口。

“姐姐,早啊!”

江北北打了个哈欠,“有事?”

“上官家派人来接我去试婚纱,姐姐陪我一起去吧!”

“不去!”江北北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江辰辰能把昨晚的事情不当回事,她不能!

“姐姐不去,那我也不去了,到时候上官家追问起来……”江辰辰撩了撩额间的碎发,转身离开了。

江北北皱了皱眉,叫住了她,“等我十分钟!”

江辰辰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侧头说了一句:“那我在楼下等姐姐!”

江北北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屋里,随意的洗漱了一下,然后换上了一套休闲的衣服。

整理好走出房间,手机突然响了。

江北北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是沈莫安发来的。

犹豫了一下,她点开了短信。

短信上说:北北,对不起,昨晚我不该怀疑你的,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在老地方等你。

呵……他以为她想要的只是一句对不起吗?

……

几分钟后,江北北和江辰辰坐上了上官叶的助理的车子。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各怀心事!

到了婚纱店,江辰辰显得很兴奋,这让江北北很意外。

“姐姐,你帮我挑一件吧!”发呆之际,江辰辰拉着江北北的手,走到了婚纱前面。

看着一件件精美的婚纱,江北北有些难过。

年底,本来打算和沈莫安结婚了,但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江北北认真的挑选着婚纱,走到最里面的橱窗前时,她被橱窗里的婚纱吸引了。

“辰辰,你穿这件肯定漂亮!”

店员见此,立马说了一句,“小姐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店里的最新款……”

话还没说完,江辰辰插话道:“拿出来我试试吧!”

片刻之后,店员拿来了婚纱。

这时,江辰辰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直接挂断了。

江北北猜到了什么,但不想揭穿她。

“姐姐,我肚子疼,先去趟洗手间。你的身材跟我差不多,要不你先帮我试试?”江辰辰捂着肚子,好像真的肚子疼一样。

江北北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清楚,江辰辰绝对不是肚子疼。

江辰辰急匆匆的跑进了洗手间,拿出了手机回拨了刚才被她挂断的电话。

几秒之后,电话里传出了一声清浅的男声,“江辰辰,你敢挂我电话?”

“琛哥对不起嘛,刚才和我姐在一起了,不方便。怎么啦,想我了?”江辰辰虽然压着声音,但是语气十分温柔。

“过两天就是你和上官叶的婚礼了,你确定能逃出来?”

“放心好了,到时候按计划行事。”

暧昧了几句,江辰辰挂掉了电话,补了个妆后,回到了外面。

这会,江北北刚换上婚纱出来。

站在镜子面前,她被自己惊住了。

纯白的裙摆被裁制成无数皱褶的裙子,一层轻纱柔柔的给褶皱裙上蒙上一层薄雾,袖口参差不齐的蕾丝花边更显柔美,从肩头上向下螺旋点缀的花藤上朵朵白色的玫瑰,剪裁得体的婚纱,蓬起的裙摆,让她如同置身云雾里的公主,优雅而高贵。

站在一旁的店员,都在夸赞江北北。

这一幕,恰好被江辰辰看到,心中那股嫉妒之火,瞬间燃起。

她咬了咬嘴唇,拿出手机拍了沈北北的照片。

这些照片,大有用处!

想到这里,江辰辰的内心平衡了许多。

“姐姐!”

“啊?”江北北回过神来,看到江辰辰满脸笑意的站在跟前。

她在江辰辰的笑容中,感受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你回来了,我这就把婚纱换下来。”

江辰辰笑笑不说话,看着江辰辰进了更衣室后,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了。

江北北换完婚纱出来,准备把婚纱递给江辰辰的时候,江辰辰说了一句,“姐姐把婚纱给店员吧,我觉得这件不适合我。”

“你试都没试,怎么知道?”江北北很是诧异。

江辰辰走到婚纱栏,随意挑了一件,笑着说:“看看我就知道了!”

看江北北穿那件婚纱的效果,她就知道自己穿出来的效果一定没有江北北好。因为江北北的身材要比她好,身高也比她高,甚至连长相也要比她更出众。

虽然是同一个妈生的,但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麻烦你帮我包起来吧,门口那位先生付钱。”江北北把婚纱递给了店员,然后指着站在门口的上官叶的助理。

江北北是无话可说了,明明是江辰辰来试婚纱的,结果她没试,自己却试了,真不知道来这一趟的意义是什么。

离开婚纱店,上官叶的助理送两人回到了家里。

下车,江辰辰连家门都没进,就开车离开了。

江北北不想知道她去干嘛,干脆一声不吭。

正好,今天她也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老板,江小姐已经挑好婚纱了。”助理回到公司就第一时间向上官叶汇报了情况。

上官叶没有说话,只挥了挥手,助理便识趣的退下了。

他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继续看着电脑桌面的照片。

照片中的人儿,笑得那么灿烂。

三年了,她死了整整三年了!

这三年来,他身边的女人虽然一个换了一个,但他一刻都不曾忘记她。

况且那些女人,在上官叶眼中,只不过是心甘情愿被他玩弄的玩物,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猜你喜欢:

花匠先生图书简介

妖兽年代纪图书简介

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图书简介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