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小东西几天没做喷得到处都是水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小东西几天没做喷得到处都是水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小东西几天没做喷得到处都是水一般指的是好几天没有做那个事情了,可能下面受到了刺激,喷得到地上处都是水,感觉真的很舒服的意思。小东西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的一巴掌给...

小东西几天没做喷得到处都是水一般指的是好几天没有做那个事情了,可能下面受到了刺激,喷得到地上处都是水,感觉真的很舒服的意思。

小东西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的一巴掌给人呼上去了。

小东西几天没做喷得到处都是水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啪!”

声音清脆,被打的段景年彻底蒙了,他白皙的脸颊上立刻浮现出了五个手指印,他捂着自己热辣辣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小东西。

“怎么是你?”小东西也诧异,这人没事干突然凑她面前干什么?

赶紧下床去看这人的脸,嘴里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别人耍流氓。”

段景年也回过神来,他亲了自己的夫人,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说出去谁信啊?

“没事,是我唐突了。”段景年摇头,不是她的错。

“我看看啊。”小东西也不确定自己打的有多重,先看看的好。

段景年松开了手给她看脸,只是红了并没有多大问题,大概可能是段景年皮肤很白,是常年不见光的那种不健康的白,才看起来严重。

“我给你拿热毛巾敷一下吧,这样好受一些。”小东西说着,赶紧跑出门。

她挺愧疚的,毕竟人什么都没干就被她打了一巴掌,这男人自尊那么强,被打脸肯定不舒服。

“你还知道出来啊?”段景姝看着火熬药,看到小东西,像是看见偷懒的丫鬟似的。

小东西不顾她的反抗,揉了一把她的脑袋,可把小姑娘气坏了,“我警告你,不许对我动手动脚。”

“乖啦,明天给你做好吃的,我看看药。”

“别以为这样就能讨好我!”小姑娘不吃这套。

小东西:“那就不做了,我没想讨好你。”

药已经好了,她拿了碗装起来,再去拧热毛巾端着进屋,留段景姝一个人在原地跳脚,无视她的话,她都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还能给个熊孩子计较?

趁着孩子还小,她不会放过她的,小姑娘个性已经形成,想要轴回来,需要花谢功夫,还是先治段景年要紧,今后有的是时间收拾她。

端着药进屋,段景年赶紧过来接,他的手还是冰冷,触碰到小东西的,感觉她的手温热的不行。

“凉一点再喝,先敷一下脸,不然明天肯定不好看。”小东西把毛巾给他,他自己拿着往脸上盖。

“谢谢夫人。”

“应该的,本来就是我的不是。”小东西有些尴尬,有种欺负老实人的感觉。

“你先敷着,我去炒板栗。”说完,她不等段景年说话一溜烟儿的跑了。

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小东西洗干净铁锅,用下午在溪边洗干净的细石子来炒,本来是要用细砂拌上饴糖和茶油来炒,这样板栗颜色更好看,更不容易碎,不过现在条件有限,只能这样了。

她先将细石子炒热,再加入板栗一起翻炒,段景年已经喝了药出来帮忙看着火,段景姝挨着哥哥坐虽然讨厌小东西也会跟着帮忙。

将板栗炒的差不多了,再盖上盖子焖一会儿,板栗筛出来倒进了腾出来的口袋里,她还用大碗给家人装了一些。

虽然没有加了茶油和饴糖的焦糖色,但这炒板栗香味浓郁,小东西都忍不住趁热吃了一颗,粉糯香甜,有板栗独特的香味,要比前世在市面上买的好吃很多。

“你们尝尝,你不能多吃,大夫说这些年你一直生病,吃的太清淡脾胃不太好。”小东西不忘记叮嘱段景年。

这个叮嘱让他心里很舒服,也就忽略了,小东西嫁过来几天了,从来没有单独叫过他的名字。

“好吃!”

板栗很好吃,兄妹两人都很喜欢,似乎只要是小东西做的,他们都很喜欢。

“喜欢就好,我明天一早就去镇上卖。”

希望这里的人也喜欢,这样至少在板栗成熟这段时间,她还有收入。

“好,姝儿在家看水稻,我陪夫人去。”段景年选择忘记他答应小东西要晒水稻的事。

小东西本来要拒绝的,后来想想要买书也就同意了,“正好,去惠安堂让大夫再给你瞧瞧。”

“嗯。”

段景姝本来是想要跟的,听到了这个乖乖的闭嘴吃板栗,要去给她哥哥看病,她就不去添麻烦了,今天白天把她吓坏了。

——

天刚蒙蒙亮,小东西就起来做了早饭,她跟段景年先吃,小东西将稻子倒在茅屋前的地面上摊平,幸好茅屋的地面用石板铺成,虽然有些缝隙但并不影响,这算是茅屋好的地方了。

等段景年交代了妹妹,两人就一起出门了,将板栗放在背篓里,小东西背着,让段景年拿着水,到村头去坐车。

一路上,赶车的林大爷居然热情了起来,主动跟两人说话,一听是段景年身体好些了,去看大夫,他笑的满脸的褶子,听里正说段景年好了可以教村里的孩子们识字,他家里还有个宝贝小孙孙,不能把人得罪了。

热情的林大爷将两人送到了镇上的集市才离开。

大多数摆摊的都在这里,小东西两人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摆摊的人了,给管事的交了两文的摊位费,将带来的板栗拿出来,放在齐腰高的摊位面前。

因为来得早,过了一段时间也不见有人来问,大多数都是来吃早饭的,有人好奇的看了一眼,又很快的离开了。

约莫快中午,小东西还没开张,集市上已经人来人往,段景年看的着急,却也无可奈何,他不会做这些,想要吆喝又张不开口。

小东西安慰他,“这是零食,早上不好卖,我失策了。”

“没事的,夫人的手艺那么好,肯定能卖出去。”段景年学着安慰人,他以前只会讽刺,从来没安慰过人。

小东西笑了笑,用小碗装了一碗出来,喊住了路过的一位大汉,大汉一脸懵,见是位小娘子叫他,尽量柔和了脸上的凶恶。

“小娘子叫我?”

“哎,大哥试试我们家的炒板栗吧,保证比糖还甜呢。”小东西笑的眉目弯弯。

大汉没听过这东西,他是个镖师走南闯北的什么没见过,居然在这里听到了这个新鲜的词,于是好奇心驱使下走了过去,看着碗里半圆形褐色果实,闻着散发出来的香味,确实没见过。

“小娘子,你这板栗怎么吃啊?”大汉被勾起了兴趣,问。

小东西解释了一下,递了一个过去,“大哥先尝尝好吃您再买。”

大汉不客气的接过,“行,我就试试。”

他拿过来按照小东西说的剥开吃了进去,板栗独特的口感和甜而不腻的味道让他一吃就喜欢上了,这东西打发时间吃绝对好。

“好吃,怎么卖的?”

“不贵,两文钱一碗,大哥您放心,我家的板栗都是我亲自挑选的,保证没有坏的。”

“行,给我来两碗。”大汉豪爽道。

“好勒。”小东西给他装了两碗,用大树叶包起来,她家太穷了,实在搞不起什么高大上的包装。

大汉也不在意,付了钱拿着就走了,可算开张了,小东西将钱给段景年保管,她继续吆喝。

因为大汉的举动,围观的群众也试了一颗,味道不错,也不贵,都纷纷掏了两文钱买个新鲜。

“你别说,这炒板栗甜而不腻,我小孙子肯定喜欢。”

“我媳妇就喜欢吃甜的,带回去一定高兴。”

“哎呀,怎么就吃没了,我都没吃够呢。”

这群众买了的都赞不绝口,没买到的都想试试是个什么味道,都赶紧去排队,小东西忙的不亦乐乎,没一会儿都卖完了。

“抱歉啊,今天的炒板栗都卖完了。”

“啊?我都还没买到呢!”

“老板娘这也太少了吧?”

小东西脸上带着笑,解释道:“没想到能卖这么好,我们明天还来,喜欢的可以明天再来买。”

“明天一定啊,我都没吃够呢。”

“我明天一定多买一点,我都忘了给我媳妇留了。”

没有板栗了,围着的人才慢慢散去,这会儿才刚中午,小东西赶紧去问段景年收了多少,后者拿出了鼓鼓的钱袋,眼里都是满足。

“肯定有一百多文。”他说。

“嗯嗯,我们先去吃……段景年!”

她话还没说完,原本笑着的段景年吐了口血,软倒在一边。

在众人的帮助下,将段景年送到了惠安堂,钱老板不在,小二给他们找了椅子,麻溜的跑去找大夫过来。

谢过好心的众人,小东西焦急的握着段景年冰凉的手,他刚才吐血把她吓坏了,明明来之前是好好的怎么就吐血了?难不成这两人都是回光返照吗?

越想越害怕,段景年吐了口血,反而觉得舒服了很多,那压在胸口的那种感觉消失了,他安慰着小东西,“夫人,我没事。”

“你快别说话了。”小东西以为这人是强颜欢笑的安慰他。

她刚重生过来的那天,这人就是吐血不起,差点就过去了,现在又吐血,叫她哪能不着急 ,这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夫人快让让,让大夫看看。”小二认识这两位,毕竟卖灵芝的,他来这里工作那么久就头一次看到。

老大夫皱着眉头,小东西赶紧让位置:“大夫,麻烦你给我相公看看,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吐血了。”

“别急,老夫看看。”老大夫坐了下来,给段景年把脉。

他紧皱的眉头松开,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好啊好啊,这吐出来就好了,看来相公的毒没老夫想的那么深。”

小东西一听他这么说,松了口气,赶忙问:“我相公怎么样?这是见好了?”

“见好了,等着老夫换个方子,吃完就能全好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就算治好了,也不能干重活不能劳累,想要恢复到以前是不可能的。”老大夫道。

小东西点头,能活着就好,她不要求什么了,但是段景年有些失望,毕竟谁不想恢复到以前的健康,他还能保护小东西,这柔弱不堪的样子,今后出了什么事,他怕是连抱都不能把她抱起来。

“没有办法吗?”段景年问。

老大夫叹了口气,道:“除非能找到肉灵芝,不然就只能这样。”

段景年沉默了,这肉灵芝是仙药,哪能是他们能找的吗?

小东西一愣,问:“太岁?”

“对,肉灵芝又名太岁,是唯一能让你相公痊愈的药。”老大夫道。

这东西他只在医书上见过,都已经是绝迹的仙药了,几十年来,都没有哪里听到找到过,就连皇宫都没有。

“只要找到了,我相公就能恢复到以前了吗?”小东西再次问。

“嗯!”老大夫肯定的回答。

段景年握住了她的手,道:“能解毒就好,我今后做些轻巧的活儿,夫人不要冒险。”

他害怕小东西为了给他找药去冒险。

小东西回握住,点了点头:“好,谢谢大夫,我还想知道我相公中的什么毒,您上次不肯说,这次能说了吗?”

老大夫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看过来,低声道:“是不完全的五石散。”

“什么?谁那么恶毒给你下这种药?”小东西惊讶不已。

段景年诧异的看向他夫人,这种药只有在盛京高门皇族手里才有,民间百姓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夫人知道这种药?”就连老大夫都诧异了。

小东西顿了顿,道:“之前我在山里采药的时候见过一位老大夫,他见我投缘跟我说了一些,不然我哪能知道这些,还知道肉灵芝是太岁。”

两人信了,毕竟他们大钦游方大夫才是真正的名医,他们醉心医术,喜欢在深山老林里逛找珍惜的药材,若是有缘能遇见,都能有不少的收获,看来这位夫人是个幸运的。

小东西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圆过去了,不然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下次说话要注意了,才来没几天就飘了。

“夫人别担心,没事的。”段景年安慰她,能够治好他就应该感恩了,刚才真是魔怔了,居然想要恢复如初,他服用了那么久的五石散,就算是不完整的,身体早就垮了,哪能恢复呢?

“嗯。”小东西点头,她想要段景年恢复成以前的健康,这所谓的太岁对于他们来说难找,对于她来说却不难,她空间里就有一节,本来是用来当种子的,她前世没来及种就没命了,现在正好可以拿出来给段景年治病,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合情合理。

她犯起了难,段景年以为她担心自己,说了一些话,小东西才笑着点头。

抓了新的药,又花了两百多两,这卖灵芝的钱都快花的七七八八了,小东西不心疼,治病怎么能心疼钱呢?但是段景年心疼她。

从惠安堂出来,两人吃了从家里带来的葱油饼,往书局去。

锦衣书局是镇上最大的书局,周围村里的和镇上的读书人都喜欢到这里来,两人一同进去,小二热情的为两人介绍的,得知只来买话本的也没有看轻,带着两人到专门放话本的地方。

段景年随手拿了一本,低声给小东西念书名,都是些风花雪月的名字,听的小东西一脸懵逼。

“哎呀,这书局怎么会让这样的人进来?刘老板也不怕这两人脏了地方。”

听到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小东西看去,他们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个锦衣男子,他们摇着折扇,自诩风流的扇了扇。

“这书局是你家开的?凭什么不能来?”小东西呛声。

“这是读书人的地方,你们两个乡巴佬赶紧离开!”有人出声道。

“你们就是读书人?怕是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小东西不服气,要不是地方不对,她还能说的更毒。

“什么?你敢质疑我们?”

“小娘子,你跟你身边那位怕是字都不认识吧?这样吧,我出个对子,你们要是对的上来,我就让你们在这里看怎么样?”最先开口说话的蓝衣男子道。

小东西准备跟人对了,她前世怎么说也是受了十几年的高等教育,他们华夏五千年文化,泱泱大国,那点文化自信她是有的。

可是面前多了一个消瘦的背影,段景年挡在了她面前,对那位蓝衣公子,道:“我替我夫人应下了,不过光是跟你对怕是欺负你,你们一起来吧,要是我赢了,你们要给我夫人赔礼道歉。”

“小子好大口气。”

“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好,我们答应你,这里人少,我们到前厅去,要是你输了,你就得给我们磕头认错。”

小东西拉住要答应的段景年,他拍了拍她的手,冲她淡淡一笑:“没事夫人,为夫不会输的。“

一群人簇拥着那位蓝色锦衣公子往前面去,这里有专门给书生用的学习的地方,本来安安静静的,他们一来开始窃窃私语,都在猜测哪个不知死活的撞到了刘公子的手上。

这位刘公子是镇上同福酒楼的大少爷,自己读了点书,就看不起其他人,尤其是看不是寒门子弟,觉得那些没钱的就不该碰书,每次他到书局遇见了就会嘲讽一番,那人若是不服气,就会被带到这里羞辱。

碍于他家里的权势,他们都敢怒不敢言,镇长可是这人的亲叔叔啊,他们要往上考,得要镇长作保才行。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去,看到了几个锦衣公子身后的段景年,惊叹他好相貌的同时又在可怜他得罪了刘公子,这人今后怕是不好过了。

他们都无视了段景年身边的小东西,主要是她现在又黑又矮,让人注意不到。

小东西观察了周围,里面的人都是衣着整洁的,看来家庭条件都不错,她进到这个书局来,就没看见穷书生,难不成这里的读书人都是那么有钱的吗?

疑惑归疑惑,她扶着段景年进去,刘公子高傲的抬头,他身边的跟班立刻就把他们刚才的赌约说了出来,原本里面的人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了,看来这位刘公子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还有人朝他们投来同情的目光。

刘公子清了清嗓子,道:“别说我欺负你,你先出上联。”

段景年在椅子上坐下来,他面无表情,在气质上就压了对面所有人,跟在场那些高高在上的书生不同,他就犹如风雪崖边傲然盛放的红梅,迎着寒风开出了让人惊艳的花。

他淡淡开口:“你先来吧。”

那样子,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光刘公子,他的几个跟班都生气了,其中一个为了讨好刘公子,上前一步,“那我就来讨教讨教。”

段景年浅琉璃色的眸子看过去,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他更火大,他问:“你是?”

“在下赵未,字厌难。”

“嗯,请吧。”段景年根本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要不是这些人言语对他夫人有着挑衅,他都直接无视。

被轻视的赵末出了自认为最难的,然后一脸高傲的等着他下不来台,哪知道段景年根本没有思考,就对上了下联,这让赵末十分难堪。

“不可能,不可能有人对的上来,你肯定作弊了!”他不甘心的要冲过去看看这人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就被人拦了下来。

“赵兄自己学艺不精还怪别人,让我来。”

几个跟班早就看赵末不顺眼了,这次被一个乡野村夫下了面子,他们心里偷着乐,赶紧上去想要在刘公子面前混个脸熟。

小东西之前还在担心,可是见段景年一连赢了好几个人之后松了口气,看来他确实有两把刷子。

到了最后,已经没有人可以上来了,他们一个个怀疑自己,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居然还比不过一个乡下的汉子?刘公子气的牙痒痒,这个人居然敢这样对他?他不知道他刘有才的大名吗?

段景年还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人挑衅了他夫人,就要狠狠教训让他长个记性。

“既然没人出上联了,那我出一个吧,只要有人能对的上来,我就认输,相反,要是对不上来,就要给我夫人道歉。”段景年淡淡道。

小东西忍住鼓掌的冲动,夸赞说:“夫君真棒!”

段景年被夸的不自在,耳根微红,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话?

但他没有阻止,虽然不合适,但他心里非常受用,比当年金榜题名还要高兴。

众人纷纷看向段景年,就等着他的上联,可是等他说出之后,在场的几人都吸了一口冷气,大家纷纷讨论,都对不出一个工整的。

小东西抿唇,段景年着实厉害,他出的上联怕是很难对出工整的,就如同她前世争议颇大的“烟锁池塘柳”一样,无论怎么对都会觉得不恰当。

讨论无果,众人纷纷败下阵了,段景年看向气的脸色通红的刘公子,他不甘不愿的哼了一声,算是认输了,没想到这乡野之人那么厉害。

“既然认输了,就该给我夫人道歉。”段景年目光扫过之前出言挑衅的。

刘公子想要甩手就走,还没发作 ,门外掌声就响了起来,小东西看去,又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儿,看起来非常有钱的那种。

“这位先生真是厉害,既然输了,那就愿赌服输。”年轻公子说道。

刘公子看见来人,什么 气势都没了,这人他们可惹不起,这可是县令的大公子,见大公子为那男人说话,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道歉了。

众人也不想惹麻烦,纷纷找借口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年轻公子和小东西夫妻三人。

“多谢公子解围。”小东西道谢,要没这人的话,那刘公子恼羞成怒肯定会暗下黑手。

“夫人严重了,我听闻有人在这里对对子就过来看看,先生真是厉害。”年轻公子佩服的看着段景年,眼里都是欣赏。

“有劳,夫人,我们回去吧。”段景年不想多待,这里焚的香让他很不舒服。

“好的,谢谢公子,我跟我夫君就先走了。”

“二位留步,在下温惜,不知两位如何称呼?”温惜很想结实段景年,他觉得这人有点熟悉。

“温公子好,这是我夫君段景年,我叫小东西 。”

温惜听到名字后退两步,他震惊的看着段景年,眼里的崇拜更加的炽热,“是段元卿先生吗 ?”

小东西:“……”什么鬼?

段景年拍了拍小东西的手,道:“走吧。”

“好。”小东西回过神来,扶着他离开,留温惜一个人在那里震惊。

选好了话本付钱,温惜就追了上来,他拦住了两人的脚步,一张脸激动的通红,“段元卿先生,你,你是我的榜样,我 ,我真的 ……哎呀,我是真的特别佩服你,我想要跟你交个朋友。”

段景年淡淡的看着他,道:“没有段元卿先生,再胡搅蛮缠,休怪我不客气。”

他说完,跟小东西一起离开,温惜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暗自握拳,他一定能让元卿先生认他这个朋友。

而小东西还在疑惑,等走远了小声问:“元卿先生是谁?”

段景年不想骗她,又不想提以前,于是道:“没什么,只是为夫的字。”

小东西看出他的为难,想来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也干脆不去追问,于是道:“先去买些菜吧,家里的都吃完了,要赶紧回去捡板栗和炒,没想到生意那么好。”

“嗯。”段景年已经准备好了这人追问他的回答,可是她点到即止,并没有让他为难。

猜你喜欢:

花匠先生图书简介

妖兽年代纪图书简介

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图书简介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