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阿昂~阿昂够了太大太长了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阿昂~阿昂够了太大太长了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阿昂~阿昂够了太大太长了一般指的是阿昂下面的东西太大太长了意思,苏想想真心有点受不了的。阿昂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眼里都是信任,苏想想心...

阿昂~阿昂够了太大太长了一般指的是阿昂下面的东西太大太长了意思,苏想想真心有点受不了的。

阿昂~阿昂够了太大太长了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阿昂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眼里都是信任,苏想想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

穿越过来还不到两天,糟心的事儿都快遇到了一半。

饶是她脾气再好,都想把人按在地上锤了。

村长,里正还有村里的几个老人已经到了他们家院子里,苏想想睁开了阿昂牵她的手,去搬凳子给他们坐,还让段景姝倒水。

阿昂身体不好,被她按在椅子上,不让忙碌。

村长是听到了苏想想的话,看阿昂的眼神都带着热切,他们这些庄稼人最佩服的就是读书人了,但凡有识几个字的人,他们都会很稀奇。

苏水夫妻二人没想到苏想想真的会这么做,他们两人站在一边,尤其是苏水,捂着自己流血的嘴,一双眼看向苏想想就要喷出火来。

“怎了这是?景姝来找我们,说是你们又上他们家抢钱了。”里正冷着一张脸问情况。

这两人就不能消停两天?他见苏想想可怜,便央求官家的媒婆给她说亲,强行成亲,就是不想让苏水两夫妻再糟蹋她。

没想到居然明目张胆的来抢钱了。

“冤枉啊,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结果苏想想让我们滚,还把我当家的打成这个样子。”刘小花赶紧抢白,还推了推苏水,让大家注意到他的伤。

村长跟几个老人对视一眼,也不好说什么,他们都知道苏水家一直欺压苏想想,可是毕竟是别人家的事儿,他们也管不了太多了,倒是里正,帮忙的时候多。

里正就算偏心苏想想,这动手了就不能偏心了,他看了看苏水的断了的门牙,再去问苏想想:“是这样吗?”

哪知道苏想想一改刚才在他们两人面前的凶狠,眼里含着委屈,她道:“婶婶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明明是叔叔自己摔倒的,他听说我昨天给相公买了药,就来要钱,可是家里的钱都要留给相公治病,这可是相公祖上留下来的东西换的啊。”

一听是阿昂祖上的东西,众人把目光放到了阿昂身上,这兄妹二人是盛京来的,家里肯定有值钱的东西,这是拿来换药了?

刘小花看她颠倒是非,气的指着她就骂:“你胡说,你家东西都被我当家的叫人搬走了,怎么可能还有?你说我当家的自己摔倒的,你问问他们是不是?”

跟着苏水过来的人相互对视一眼,往后退了几步,其中一人表示道:“我们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苏水已经这样了。”

“是啊是啊,我们是来看热闹的。”

这几人本来是收了苏水的钱来搬东西的,可是如今苏想想连村长都请来了,他们当然不敢趟浑水了,在贫穷的乡下,村长和里正就是最大的官了,谁敢得罪啊?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刘小花气坏了,这些墙头草。

“明明是叔叔自己摔倒的啊,相公当时也在场的。”苏想想去看阿昂,后者配合的点头。

“苏想想你这个畜生,你居然这么说你叔叔婶婶啊。”刘小花大骂,苏水呜呜的,也是骂人的样子。

里正和村长几人黑了脸,他们这两夫妻就当着他们的面骂人。

“叔叔婶婶逼着我要钱,不顾我相公死活,当年欺我年幼,霸占了我爹娘留给我的房产和田地,拿我不当人,我就想请村长,里正还有各位长辈做个见证,跟他们家断绝亲缘关系,再不往来,不然这样逼下去,我只有去跳河了。”苏想想悲痛不已,在场的人都被她感染了,看苏水夫妻的眼神都不对了。

看看把人姑娘逼成什么样子了?还想害人性命,跟来的几个年轻人纷纷后退几步,这样的人家他们是不愿意相处的,居然那么歹毒。

村长气的不行,他们村里居然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他还以为那些东西是苏想想愿意给的,没想到是抢的。

“好姑娘别哭,村长给你做主,定要让抢占你父母东西的财狼把东西交出来。”村长保证道。

“村长,你怎么能听信她的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不孝顺,我们还不能教育了,什么叫抢占了我哥哥嫂嫂的东西?我当家的这些年帮她家种地,她怎么不说呢?”刘小花赶紧道。

他们家本来没有多少地,这要回去了,他们吃什么啊?

“地是谁种的,我清楚着呢。想想,你听里正叔一句,这断绝关系对你们的名声不好,景年以后要是考功名,可不能留下个不孝顺的名声,今天里正叔跟村长他们给你们做主,咱们写下文书,两家以后不相往来,不能插手对方的财务和家事,你爹娘留给你的东西,都还给你。”里正道。

村长和几个长老都符合着,本来他们是来和稀泥的,可是现在知道阿昂是读书人了,那情况都不一样了。

苏想想假装想了一下,然后去看阿昂,像是问他的意见,后者全看着苏想想操作,一言不发,如今看她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站了起来,对里正和村长几人作揖,道:“那就按照里正叔所言吧。”

“好好,咱们就这么做。”几人一听立刻喜笑颜开。

苏想想担心:“相公的药快要喝完了,叔叔也抢走了我们家的东西,五十两呢,够相公一年的药钱了。”

嚯!

众人一听这么多钱,齐齐倒吸了口气,那么多啊,他们努力一辈子都不一定有那么多了。

苏水差点气晕了,也不顾的疼,喊道:“胡缩,没有那么多。”

刘小花:“对,只有十两呢。”

“怎么没有那么多啊?相公家的余钱,粮食加起来就有这多呢。”苏想想道。

“你怎么敲诈,村长你们快评评理!”

“好了,刘小花你们闭嘴,”村长呵斥了两夫妻,转头笑的慈祥去看苏想想两人,道:“景年,想想你们看,你叔叔婶婶恐怕现在拿不出什么钱来,可以宽限一点时间吗?”

村长不敢得罪阿昂,他可指望着这人以后教村里的孩子读书。

苏想想叹了口气,“那好吧,我们也是不讲道理的人家,就折中一点给二十五两吧,村长你们我看家景年病的严重,还指望这钱买药给他治病,病好了才能继续读书不是,将来考功名,以我家景年这资质,肯定是小三元啊,那时候咱们村就风光了,村里的小孩儿也能启蒙了不是?”

“对对对,我以前还不知道呢,这景年一看,就是读书人,你放心,我一定让他们把钱拿出来给景年看病,咱们村的孩子可全靠他了。”村长笑的更加好看。

苏想想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眼看自家就要赔钱了,刘小花直接开始撒泼了,“她说那病秧子是读书的你们就信?哪家读书人能被丢到这种地方来?”

“我哥哥自幼饱读诗书,曾经是……”

“姝儿。”阿昂将妹妹没说完的话打断,让她别说了,段景姝有些委屈了,她是为了他抱不平,怎么也是她的错了?

苏想想道:“婶婶说这话,莫不是不想还钱?我们昨日去镇上卖东西,那文书还是相公看的,字也是相公签的,钱掌柜的还夸相公字漂亮呢!”

钱掌柜根本没说,阿昂也不拆穿,他发现,他这个新夫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厉害。

“你们胡说,他们搬来那么久,我们怎么不知道呢?”刘小花还在挣扎。

“我相公一家搬来那么久,也没人上门啊?”苏想想道。

她这话一出,到把村长一行人弄的面红耳赤,按理来说,村里来人定居了,村长他们是要过来问候的,可是那个时候阿昂病的要死不活的,谁也不想沾了病气。

这么一说,也弄的他们脸上无光,搬来那么久,阿昂读过书连村长都不知道。

“行了,苏水家的,你们赶紧回去准备银子吧,以后不要来打扰他们,至于想想父母留给她的田地和房子……”

“村长,房子可以还给他们,但是地里我们家种着呢。”刘小花道。

苏想想赶紧说:“我们可以少要叔叔婶婶家五两银子,毕竟堂哥现在的情况也不好,但是相对的,我爹娘给我的田地里面的庄稼要全部给我们,而且那些庄稼都是我一个人种的,叔叔婶婶也别瞪我,虽然你对我们家不仁,但我们不能不义,我会给你们十斤精米作为补偿,村长,里正叔,各位爷爷们,你们看怎么样?”

“好,就这样。”

“还是想想孝顺啊。”

几位一唱一和,就把这事定下来了,为了夜长梦多,里正让人回家去了笔墨写文书,代笔的本来是村长,他就简单的画些能懂得图,可是阿昂接过,淡淡道:“我来吧。”

“行行行,景年读过书,他来。”村长很满意,顺便他可以看看这人的学问。

文书是阿昂自己写的,写完后还念了出来,没有哪里不对,签字画押,苏水被村长几人看着,刘小花死活不干,最后还是村长威胁,要是不同意就还他们五十两。

两人偷鸡不成蚀把米,悔的肠子都青了。

苏想想拿着文书,送走了里正一行人还有苏水一家和他带来的人,家里总算安静了,本来打算翻后面的荒地,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夫人。”阿昂喊她。

“啊,我一会儿去看看地,庄稼要是能收了,得赶紧收回来,还有房子,咱们先讲究修补一下搬过去,这里漏风我怕它会塌了,先过了这个冬天再说。”苏想想昨晚还愁房子的问题,现在不就解决了?她爹娘留给她的可是砖房呢!

阿昂看她高兴的样子,心里犯嘀咕,她怎么不叫他相公了。

而段景姝被这一番操作给惊呆了,她问:“他们居然偏心你?”

这不公平,哥哥偏心她就罢了,为什么连村长都偏心她?

“你还太小,他们不是偏心我,而是偏心你哥哥。”苏想想说完,回了屋里。

要先把文书放好,然后再去看庄稼。

段景姝想不通,为什么偏心她哥哥,他们搬来两个月了,也不见谁过来帮衬一下。

倒是阿昂明白了,他让段景姝去收拾凳子,也跟着回了房间。

苏想想要去看庄稼,阿昂想要陪她一起去,想了想还是同意了,适当锻炼有助于身体恢复。

“夫人,姝儿在盛京时,被姨娘惯坏了,她不是有心的。 ”临出房间门,阿昂突然拉着她的手替段景姝道歉。

苏想想深吸了口气,道:“每次她犯了错,都是你这个当哥哥的替她道歉,然后再单独教育她,这样起不了任何作用,你得让她自己来,让她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

他还没说话,偷听的段景姝就冲进来了,她红着眼眶指着苏想想就骂:“凭什么要我道歉?我可是段家的三小姐,家里谁不惯着我?你算个什么?”

“姝儿!”

“你现在还是吗?你以为他们是真的疼爱你?把你惯成这副德行,连最基本的尊敬都忘了,谁家孩子这样了父母不教育了,谁家希望自己孩子刁蛮任性,草包一个?他们差点养废你,你还感恩戴德呢?”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是个孩子,你这么大人了不知道让我一下吗?”段景姝被骂,她哥哥冷眼旁观,她要委屈死了。

“我也是孩子,在我爹娘眼里,我永远是个孩子,下次你还不长记性,我就不是动嘴了,你哥心疼你,我不心疼,让我打你,总好过以后外面得罪人,他们打你。”

“你还想打我?哥哥你看她!”段景姝简直气坏了。

她这个女人又不温柔又不体贴,居然妄想配她金尊玉贵的哥哥?

“听你嫂子的话。”阿昂这次不会站在段景姝那边,即便她是自己的亲妹妹,以前就觉得家里太过宠爱她,现在才知道原因。

是啊,谁家会把最宠爱的孩子赶出去呢?他到现在才看明白。

“我讨厌死大哥了!”段景姝哭着跑回房间,发誓再也不理哥哥了。

阿昂自嘲一笑:“我是不是很没用。”连妹妹都教育不好。

“嗯。”苏想想点头。

他震惊的看向她,她居然不安慰自己了?

苏想想叹了口气:“既然知道了,那就改吧,不是说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有道理。”阿昂心里反复推敲了这句话,觉得非常有道理,没想到她自小在乡下长大,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先去看看田地,待会儿回来做糖糕给你们吃。”苏想想道。

阿昂点头,这糖糕做给谁的,他心知肚明。

“我陪你去吧。”阿昂道。

“好。”

——

临溪村一共四十几户人家,太穷了,根本留不住人,走过金黄的稻田边,风吹过,金黄的稻田随风起了稻浪。

空气清新,还能闻到稻香。

两人走的很慢,遇见了村民给他们打招呼,苏想想都笑着回应了,想来那几个年轻人回去之后,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村子这小,根本藏不住事儿。

还有人安慰他们,好好过日子,苏家二老都不是人,糟蹋好姑娘等等,苏想想知道,说这些话的,都是家里有孩子的。

他们指望阿昂能教孩子读书,将来也不必天天在地里刨食儿。

到了地方,苏想想父母留的水田有两亩,旱地一亩多两分,在村里也算的上是大户了,这会儿水田里的水稻已经可以收了,要趁着天气好收回来,不然下雨了都倒在田里,会把稻穗上的谷子压到土里。

“我明天先去把水稻收了,花些钱借了张大伯家的驴碾谷子,再请人把房子补一补,争取天气冷下来之前搬进去。”苏想想一面往老房子走,一面跟身边的人道。

“好,我帮你。”阿昂点头,他不会种地,不懂什么时候可以收,他都听苏想想的。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收水稻很累。”苏想想想起了以前还在乡下,跟着爷爷请来的人收水稻,一天忙碌下来,腰酸背痛不说,脖子和手臂被弄的瘙痒无比。

哎,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收自己家的,请人帮忙也请不到。

原主父母留给她的房子在村里靠着唯一的水井边,已经很多年没人住了,院子里杂草丛生,有些草比人还高。

苏想想小心走了进去,推开摇摇欲坠的门,里面的灰尘扑来,她咳嗽了两声,身边的阿昂捂着鼻子还是咳的厉害。

“你在外面等我吧,我看看就回来。”

阿昂摇头:“没事,我陪你。”

不出意外的话,他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会住在这里了,虽然又脏又乱,但比四面漏风的茅草屋好。

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需要修补,现在是农忙的时候的,等忙完了才能找得到人,他们还得在茅屋多住段时间日。

院子的杂草倒是可是先整理,把这里整理出来,房后面的地翻一下

“夫人。”阿昂喊住了要往后面去的苏想想。

她嗯了一声,回头看他。

“夫人,在生气吗?”阿昂问。

一路过来,苏想想虽然表现的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可是阿昂就是能感觉到她在生气。

“我气什么?我那么说你妹妹,该你生气才是。”苏想想道。

“长嫂如母,今后姝儿还得夫人多费心。”阿昂没有介意她管教段景姝,她说的没错,再这样宠下去,早晚出问题。

“再说吧。”苏想想没有直接答应。

她发现一个问题,这对兄妹好像有点奇怪,哥哥常年被人下毒,妹妹被养成这种样子,她上辈子身出豪门,对于里面的肮脏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对兄妹怕是出身不低。

上辈子苏想想是苏家唯一的大小姐,号称“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那个男人是她亲爹,她亲爹情妇私生子女无数,没有哪个敢舞到她面前来,到她面前来的,都被送走了。

除了亲爹的宠爱,还有她的手段,母亲被亲爹的情妇弄死,她被爷爷养大,老爷子看似慈祥却是个狠角色,苏想想本身就聪明,他在旁边指点,苏想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她被病人捅死穿越之前,一直都是苏家金枝玉叶的大小姐,她老爹虽然流连花丛,却只认她这个女儿,可谓是女儿奴,苏想想不阻止她老爹野,反正没感情,但会阻止她老爹给情妇私生子女钱,那些想要日子好过一点的,都会想办法讨好她。

所以,她观察了这对兄妹一整天,得出了结论,大户人家失势了被赶出来的,从阿昂说的姨娘来看,他们兄妹肯定是嫡子嫡女一类被欺压的。

能让个妾欺负到正室孩子头上,他们家里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阿昂家里,主事的是个草包。

苏想想把心里的阴霾压下去,现在都这样了,她已经是阿昂的妻子,这个朝代,女子要是被休弃,等待她们的只有死这一条路了。

得把日子过好,她可不是愿意委屈自己的人。

回去路上,阿昂走的喘不上气,苏想想赶紧扶他在大树底下乘凉休息,她担忧的看着这人,问:“还好吗?都让你不要来了,非不听。”

她不喜欢不爱惜自己的人,尤其是病人。

“没事,走走也挺好,我觉得我现在好了很多,等再好些,就能帮你干活。”阿昂道。

他不能让苏想想一个人干,他是个男人,这家本该他来养的。

“好了再说,你会识字读书,能挣钱的工作很多,我想,趁着天气好,我明天就把家里的水稻都收了。”苏想想道。

“你一个人?”阿昂问。

那么多水稻,她一个人?之前听她这样说还没什么概念,现在看到了,会累死的吧?

“嗯,现在农忙了,大家都忙着收自己家的,请不到人帮忙。”要是能请到人,苏想想也不想一个人。

“我跟姝儿也去帮忙把,能做一点,你不那么累。”阿昂坚持。

苏想想只能点头,到时候让他们在田埂上玩,也算是帮忙了。

两人一同回去,没遇上多少人,只有几个婶子路过,看见两人说这话,都在心里盘算了。

这阿昂读过书一事传了出去,她们也是知道的。

苏想想在记忆里找到了对应的称呼叫了人,阿昂也跟着喊人,婶子们眼睛都笑弯了。

“想想从小就听话能干,嫁给段先生肯定日子越过越红火勒。”

“可不是,段先生一看就长的俊,又读过书,将来有了娃娃,肯定漂亮的很。”

婶子说着,苏想想尴尬的笑了笑,告别婶子们离开,阿昂也跟着不太好意思。

“哎哟,段先生这是不好意思了?”

“春花你闭嘴啊,谁像你啊,厚脸皮。”

婶子们大脑着走远,苏想想才松了口气,回去的时候,苏想想先是到赵春芬家里还了她钱,赵春芬真心疼苏想想,本来想着过几年攒了钱,把苏想想说给她儿子,她这边才跟儿子商量好去提亲,那边里正就让官媒婆上门了。

终究是没有缘分,临走时,赵春芬抓了只母鸡给她。

“不行不行,婶子您留着下蛋吧。”苏想想赶紧拒绝。

赵春芬拿草绳捆了鸡的脚,硬是塞进她的手里,“拿着,婶子家的母鸡多得很呢,这家里就婶子一个人,下蛋都吃不完,景年身子不好,你拿去给他补补。”

苏想想要给她钱,没想到赵春芬把他们两人连人带鸡的推了出来,并且锁上了门,不让他们进去。

苏想想哭笑不得,只好隔着门谢过了赵春芬,拿着鸡回家去。

“赵婶子是个好人。”阿昂道。

猜你喜欢:

穿越之沦为宫女图书简介

惜花魔帝图书简介

宝贝乖~自己坐上去动一动哦 宝贝我难受~你含一下它

女朋友为什么水很多很多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