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水怎么这么多啊我好喜欢喝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水怎么这么多啊我好喜欢喝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水怎么这么多啊我好喜欢喝一般形容女人下面流了这么多的水,做那个事情一定会很舒服,所以我很喜欢。段景姝喊了一声,捂住小嘴,瞪大眼睛看着身边的几位大人。段景年握紧了...

水怎么这么多啊我好喜欢喝一般形容女人下面流了这么多的水,做那个事情一定会很舒服,所以我很喜欢。

段景姝喊了一声,捂住小嘴,瞪大眼睛看着身边的几位大人。

水怎么这么多啊我好喜欢喝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段景年握紧了手掌,沉默不语,他的病一直都是祖母找的大夫看的,一直说是先天不足。

“那大夫怎么解?”苏想想赶紧问。

“这毒霸道,又连续服用了四年,要不是遇到我,你夫君就等死吧。”老大夫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

苏想想都应了,“是是是,谢谢大夫,您妙手回春,快给我夫君治病吧。”

“哎,这毒不难解,就是服用太久,体内毒素沉淀,我先给你们开个方子吃上十天,之后再过来我看看。”老大夫叹了口气,这一家子看起来也困难了,不知道能不能支付的起后续的汤药费。

“好,谢谢大夫。”苏想想一听能治,立刻喜笑颜开,她不喜欢身边的人慢慢走向死亡,这让她会想起曾经的母亲。

大夫开了房子,就在惠安堂抓了药,一共花了一百七十两,里面有好几味珍惜药材,苏想想把药给段景姝拿着,她去扶段景年。

感觉到身边人情绪不怎么好,她深吸了口气,道:“能治就好,我们先去买点米面,景姝拿好药。”

段景姝把药抱在怀里认真的点头,这是哥哥的救命药,不能丢了。

“我们先买什么?”苏想想去问段景年,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压抑住了心里的怨恨,跟她说:“听夫人的。”

“行吧。”

三人先去米铺买了大米和面粉,苏想想吃不来粗粮,从小就这样,她也不准备委屈自己,精米也不贵,五文钱一斤。

因为买的东西多,她直接到镇口叫了辆牛车等着,米铺的小二帮忙送过去的,她让段家兄妹两人留下来看东西,自己还要买点其他的。

“大哥,她居然肯给你买药?”段景姝看着苏想想的单薄的背影道。

段景年看着车上的米面轻轻点头,他也没想到,这药价格不便宜。可比起盛京那些趋炎附势的,苏想想这个人是真的好,当初上门来说媒的媒婆一点都没说错。

勤快,漂亮,会说话,会疼人,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姑娘。

这镇不大,卖东西的倒是挺多,苏想想回转去买了新背篓,家里只有篮子,不方便,再将买的的肉,骨头全放进去,肉花了八十文,被她砍下来五文。

家里什么都缺,她要买的东西有点多,最重要还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光卖灵芝那点钱怎么够,段景年看一次病要花一百两那么多,以后不知道要花多少。

她来来回回了好几趟,将东西放下又去买,后面买了几张烧饼当午饭,东西买的差不多了,她打算去买些种子,把后面的荒地翻了种菜。

看她又要走,段景年赶紧拉住她:“夫人,东西够了。”

几乎用得到的她都买了,连菜刀碗碟都没放过。

“我再买些种子,不然我们家以后得买菜吃。”

“那好,你早去早回。”段景年松了手。

“放心。”

买种子的大娘实在,三文钱给她一大包菜种,里面什么都有,她拿着种子回去,心里感叹,要是她那个从小就有的空间也跟着穿越就好了,她那个空间除了有口灵泉,就是种子了,放不进东西,只能从里面拿种子出来。

想着里面的那些种子,还有她最喜欢的草莓,苏想想都要流口水了。

“嗯?”想着,手里多了东西,她拿起来一看。

是种子,还是草莓种子,用漂亮的包装纸包着,上面印着草莓的图案,苏想想赶紧找了个偏僻的小巷子,拿了很多种子出来。

太好了,她的空间还在,那口灵泉还在,以后给段景年喝,能强身健体。

想到这里,她美滋滋的赶回去,段景年远远的看着她的笑容,也跟着被感染了,也跟着露出淡淡的笑意。

段景姝看着她哥哥笑,眼眶发热,她哥已经很久没有露出那么轻松的表情了。

“回家吧。”苏想想跟两人说话。

“好。”

一家三口坐牛车回来,苏想想多给了赶车的老伯三文钱,他直接送到家门口,这一车的东西从村里过,不少村民看见了他们家买的一车东西。

这不,他们刚到家,段家买了一车好东西的新消息就传遍了村子。

苏想想给了车钱,跟段景姝把东西搬进家里,她将米面放到了卧房里免得老鼠偷吃,再给床换上新的棉被床垫,小姑娘的床也不例外。

“我还买了些布料,过段时间农忙过了,请村里的婶子给咱们做几件衣服。”镇上做太贵了,还是村里的婶子做便宜些。

“好。”段景年都点头,他今天有些累了。

“你休息吧,我收拾了买的东西,做好饭叫你。”苏想想说着,出了卧室。

段景年坐在床上,摸着新棉被,被面是便宜的那种布料,可是就是让他觉得无比心安。

媒婆说的果然没错,娶个媳妇儿进门,日子和和美美,越来越红火。

他要好好待她。

苏想想一出卧室,段景姝已经将东西都放好了,她看着苏想想,欲言又止。

“我要做饭了,你先去陪你哥。”这小姑娘肯定不喜欢跟她一块儿。

本来要答应的段景姝还是迟疑了,她哼了一声,道:“我要看着你做,免得你偷吃!”

“既然这样,那就来烧锅吧。”苏想想一个人可忙不开。

“凭什么?”

“凭你要吃饭。”

段景姝最后还是蹲到了灶台边烧锅,这个女人居然威胁她不给她吃饭?太过分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她赶走。

苏想想准备先蒸饭,先是烧水把新买的碗碟厨具烫洗一遍,然后蒸上米饭,她从来没有这么想吃米饭过。

买回来的猪肉肥瘦分离,瘦的留着吃,肥的熬猪油,骨头砍成两半泡在水里,她买的多,猪肉摊的老板还送她一斤猪肝,在这里,内脏没多少人吃,腥味太重,又觉得上不得台面。

“我去溪边洗菜,你看着别让野猫偷吃了。”苏想想拿着木桶和买回来的蔬菜叮嘱 。

“哼!”

——

段景年是在一阵阵香味中醒来的,他睁开眼睛,外面已经是黄昏,肚子中的饥饿提醒着他要起来。

他穿上外衣和鞋子,掀开布帘走了出去,天井最右边的简易厨房里,苏想想围着一块破布,正将锅里的菜装盘,香味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你起来了?景姝去给你哥倒水洗脸洗手,准备吃饭了。”苏想想发现了门边的他,笑着吩咐 。

“不准使唤我。”小姑娘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去拿新买的盆倒热水。

“哥哥,你快洗手,她做了很多菜,免得晚了她一个人吃了。”小姑娘迫不及待了。

“好。”

洗好了手和脸,菜也全部端上桌了,菜很丰富,香味扑鼻,爆炒猪肝,猪骨炖土豆,猪肉炖茄子,清炒茼蒿,还有晶莹剔透的大米饭。

段景年吃了一口清炒茼蒿,眼睛都亮了,真的很好吃,连到了嘴里的大米饭都甜了不少,苏想想是吃的差点没哭,她穿过来这一天里,终于吃上了像样的饭菜了。

一家子吃的满足,可是他们家买了那么多东西这件事被苏想想的叔叔苏水知道了。

儿子被打断腿嗷嗷叫着,家里的钱又被要债的抢走了,刘小花在儿子床边哭,一听这个消息,嫉妒的咬牙切齿,“好啊,有钱给那个病秧子买药,买那么多东西,没钱给堂哥还债,这小贱蹄子欠收拾了。”

“小花,我明天去一趟,看她敢不敢不给钱。”苏水心里的算盘打的噼啪响。

“好,让她把钱全都拿出来,还要回来收水稻,家里活那么多,没她可不行。”

老两口盘算着要怎么搬走苏想想今天买的那些东西,完全忽略了今天白天她的态度转变,而躺在床上的苏大庆则是打起了段景姝的注意,听说镇上张员外家的小儿子要娶个媳妇儿冲喜,他看那病秧子的妹妹就不错。

晚饭丰盛,就连一向自律的段景年都吃多了,这饭菜味道太好了,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到。

苏想想借着油灯的光收拾厨房,她是个爱干净的,锅碗绝对不会等到第二天洗,没有洗洁精和消毒柜,她只能洗了三遍碗,再烧开水烫。

旁边的用石头堆砌起来的小灶上,新买的药壶里正熬着段景年的药,熬药的时候,她偷偷加了点灵泉水进去,能将药效发挥到极致。

以前还小的时候,她爷爷偶尔让她这样给那些病重的老人熬药。

段景年就坐在一旁,看着苏想想忙碌的样子,心里温暖又平静,到这里两个多月,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暖。

“你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差不多就回屋里去吧。”苏想想终于收拾好了碗筷,放在盆里准备抬进屋。

“我陪着夫人。”段景年低声道。

本来叫段景姝帮忙干的,可是小姑娘差点摔了碗,被苏想想赶回房间去了,这碗是五文钱十个的,摔坏了都是钱。

“那我们先回屋,药还得一会儿。”苏想想有点冷了。

这里靠近山,晚上还是冷的。

“好。”

段景年拿着油灯给她照明,苏想想小心翼翼的端着盆,这油灯能照亮的地方有限,她害怕踩到什么东西摔倒。

回到了客厅,将盆放在桌子上,拿了块烫洗好的布盖着,苏想想扶段景年回房间休息,他也累一天了。

“哎,本想有了银子可以盖新房的,现在可能还要等等了。”

看着破败的房间,里面连个像样儿的家具都没有,苏想想叹了口气,还是要努力多挣钱才行,不然到了冬天,他们一家怕不是要冻死。

段景年靠在床上看她,苏想想五官精致,就是因为常年营养不良才看起来又矮又丑,他对苏想想的初印象就是这样,可是现在看来,她其实很漂亮。

“可以,先盖房。”他低声提议。

“不行,得留着买药呢,咱先治病,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挣钱的方法,实在不行,我就去镇上支个摊卖早点。”苏想想道。

这朝代不禁止女性出来工作做生意,但是大多数人家都不会让自家的女儿或者媳妇出来干这种事,丢人。

“对不起。”段景年眼里都是愧疚。

“说这个干什么?”

“拖累你了。”

苏想想叹了口气,她坐到段景年旁边,看着他,“怎么是拖累我呢?你只是生病了,是人都会生病啊,等你病好了,撑这个家,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起来的。”

她对他中毒这件事,只字不提。

段景年被她这样安慰,心里微暖,自从他生病,身边的人都在渐渐远离他,认为他已经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可能,已经没用了,只有苏想想告诉他,他只是生病了,等他病好了,就能撑起一个家。

“而且你还能认字呢,肯定读了不少书,说不定以后能考个状元回来,让我当个状元夫人多风光啊。”苏想想语气柔软,轻声细语,听的人很舒服。

“好。”段景年认真的点头。

苏想想以为他不在钻牛角尖了,继续说:“等你好一点,还可以教我认字呢。”

“你想学?”段景年颇为意外,一般的女孩儿,都喜欢女红刺绣,很少有人喜欢读书的。

“想啊,怎不想,以前是没法,现在不是有机会嘛?”苏想想点头,这读书谁不想啊?

“好,我教你。”

“这样说定了,我去看看药,应该快好了。”

苏想想起身离开,段景年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都是坚定,他一定不会让她失望,不就是状元吗?以前又不是没考到过。

照顾段景年喝完了药,苏想想简单洗漱了一下,就爬上床,家里就只有两张床,她又不能跑去跟段景姝挤,只有委屈段景年分她一点了。

反应她都嫁给他了,睡一张床不过分吧?她可不想睡地上,又冷又硬。

苏想想累了一天,沾枕就睡,倒是段景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这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人,他是真的不习惯。

直到天快亮了,他才撑不住睡过去。

苏想想这一觉睡的踏实,第二天起来神清气爽,发现床内侧的段景年还睡着,轻手轻脚的穿了外衣出门。

站在天井里,深吸了口早晨的空气,太阳还只升了一半,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苏想想一整天的心情很会因为这个好很多。

昨天做的菜都没什么剩下的,她准备煮个蔬菜粥,弄两个爽口的小菜的当早饭,之后再去山里看看,下午的时候就把茅屋附近的荒地翻一翻。

要做的事情有点多,苏想想做早饭的动作加快,将粥煮上,处理蔬菜,有条不紊。

所以,当段景年醒来的时候,早饭基本上已经做好了,他穿衣出门,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今天比昨天有力了些,平时都是四肢酸软无力。

难道是药起了作用,那么快?

他带着疑惑出门,

同样推开门的还有他妹妹,兄妹两人对视一眼,段景姝想要叫哥哥,可是他哥哥根本没理会她,而是往苏想想的方向去了。

苏想想正在熬药,这药一天三次,等她那个便宜相公病好了,就能多一个劳动力了,她美滋滋的想。

“夫人,晨安。”段景年走到厨房,蹲下跟苏想想打招呼。

苏想想抬起头来,看见段景年的脸色,发现比起昨天白的像鬼,今天竟然好了不少。

“大夫的药真管用,你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嗯,多亏了夫人。”她都这么说,那果然不是他的错觉,药起效太快了。

“说这些干什么,快去洗漱,准备吃早饭了。”

“嗯。”

段景姝就只在一旁看着,平时疼爱她的哥哥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只跟那个狐狸精有说有笑 的,肯定是她昨晚说了自己坏话,要快点想到办法才行。

早饭是蔬菜粥,葱油饼,凉拌黄瓜,分量足,三个人吃正好。

粥熬的粘稠,带着蔬菜的清香,很快就打开了苏想想的味蕾,古代纯天然的食材,做出来的食物都如此美味。

美味万岁!

段景姝一边吃,一边还嫌弃:“也就一般般啊。”她抬头去看苏想想,却看到她哥冰冷的眼神,赶紧低下头吃饭,大气不敢出。

苏想想把一切看在眼里,能看出来段景年在维护她,心里多少有了安慰,不然都是她一头热,对方没个回应,她就算心态再好也会难过的。

“夫人的厨艺极好。”段景年带着淡淡的笑说,他说话声音如同山间冷泉,带着一点寒,又十分清亮悦耳,尤其是还刻意放软。

苏想想一个声控差点遭不住,她笑了两声掩饰刚才的尴尬,也关心道:“你们喜欢就好,先吃早饭再喝药吧,既然有效果,那肯定能治。”

听到药有效果,段景姝也顾不得难过,她看向哥哥,确实脸色要比昨天好很多,要是治好了,他们就能回去了,莲心姐姐也就能嫁给哥哥了。

到时候看那个村姑怎么办?也不看看她什么样儿,又矮又丑,又是煞星,这山鸡哪能配凤凰呢?

早饭吃到一半,门口就听到了声音,苏想想放下筷子出门,她那个便宜婶婶跟着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就站在天井里。

此外,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个年轻人,段家兄妹也跟了出来,见到这架势,段景姝憋不住了,她冲上去推了苏想想一把,后者没注意被推倒在地。

“段景姝!”段景年呵斥一声,眼里都是怒意。

“你还向着她,她都带人来抢咱们家东西了!”段景姝眼里含着泪,狠狠的看她。

段景年没有理会,他将苏想想扶了起来,后者对段景姝的不满达到了极点,这已经不是小姑娘不听话那么简单了。

“让你妹妹回房间。”苏想想冷道,这还是她头一次在段景年面前冷下脸来,可见是多生气。

段景年点头,看了妹妹一样,后者委屈的跑回房间,她大哥就知道向着那个狐狸精!

他们这番耽搁,刘小花和苏水已经走到跟前,苏水还准备进屋,苏想想挡在门口,丝毫没有让的意思。

他厉声质问:“想想,还不请我们进去?”

苏想想一双杏眼看着他,反问:“为什么要请你们进去?你见过谁家把豺狼请进去?”

苏水一愣,看着苏想想,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现在有点不一样,可是想到他家昨天买那么多东西又觉得自己可以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豺狼?你就这么看你叔叔的?”苏水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

“我没说你是啊,你这么上赶着?”

“你!”

刘小花赶紧上前和稀泥,“哎呀当家的你说想想干什么?她就是不懂事,想想你也是的,快跟你叔叔道歉,还有景年,管管你媳妇儿。”

段景年没想到还能顺带说他,苏想想往他身前一站,冷笑两声:“我相公怎么管我那是我们的事,倒是叔叔你,管好婶婶,免得闯了什么祸。”

“好好,我不跟你说这个,家里水稻要收了,还有,你堂哥受伤了,你们家多少得拿些银子吧?叔叔知道你困难,就拿个二十两好了。”

他算盘打的啪啪响,用十两还债,剩下的留着买酒肉。

苏想想要被他的无耻气笑了,她扭头去看段景年,问:“相公,我们家有田地吗?”

段景年第一次被这样喊,愣了一下,很快回答了她的问题:“我是外来户,没有田地。”

她点头,再去看苏水两夫妻,道:“你们看,我家没有田地,怎么能说家里的水稻要收了?还有,堂哥借钱别人打了,你让打人的给了,又不是我打的。”

苏水被她的反抗气到了,想要动手打人被刘小花拦了下来,她假惺惺的笑着,“想想啊,咱们好歹是一家人,你不能眼看着你叔叔婶婶被要债的逼死吧?”

苏想想点头:“忍心。”

“好啊,我白养了是吗?让你拿点钱你就要死要活的?看我不打死你!”苏水举着手要打苏想想,后者都已经准备动手了,可段景年突然将人往他后身带,让苏水的巴掌落到了他的身上。

苏水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段景年身体不好,被打的晃了两下,苏想想叫了一声,赶紧扶住人。

“你没事吧?你站出来干什么?你是不是傻啊?”她心疼的不行,这人什么身体还站出来替她挨了这么一下。

“哼,就该好好教训你们,快点让我们进去,把钱拿出来。”苏水完全没有打了人的愧疚感,只想着进去搬东西。

刘小花心里暗笑,嘴上却说着:“当家的,怎么能打人了?想想你们也真是的,看把你们叔叔气什么样了?”

“你给他们这两个白眼狼说这些干什么?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想要飞了,看看飞不飞的起来!”苏水眼里都是贪婪,他恨不得把这两个碍事的踢到一边。

“就算想想不孝顺,你也不能这么做啊,想想你也真是的,快给你叔叔道歉啊。”

苏想想自以为脾气好,但面对这两人,忍不住想要揍人,她将段景年扶到旁边的凳子上坐好,站起来后看着他们两人,问:“我不孝顺?那孝顺的人是什么样的?出去赌钱被打断了腿抬回来?”

“你。”这明晃晃的讽刺他儿子,苏水气的不轻,就要动手。

“夫人!”段景年想要起身,却发现他夫人稳稳的拦住了苏水落下的手掌。

苏想想上辈子学了五年的截拳道,老师都夸她是个好苗子,这苏水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怎么打得过她?

她用力一扯,苏水直接摔倒在地上,嘴巴磕在门栏上,牙齿都磕掉了一颗,刘小花大叫一声,去扶人。

“当家的你怎么样啊?你流血了,你的牙?”刘小花吓的面无人色,眼泪哗啦啦流。

苏水整张脸都疼的不行,他捂着自己的嘴和脸,连话都说不出来,苏想想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既然叔叔婶婶都上门了,也省的我再费功夫,今天咱们就把里正叔请来,断绝亲缘关系。”

“你,你说什么?你真的不管我们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啊,畜生啊,居然打你叔叔。”刘小花哭天喊地。

苏想想不理会,她转头去看段景年,后者也在看她,她缓和了一下情绪,道:“麻烦相公去请一下里正和村长,我在家里看着。”

免得她不在,这两人仗着段景年身体不好,进屋抢东西。

“我让姝儿去。”段景年起身,他不放心苏想想一个人面对他们。

“也好。”

段景年就往段景姝的房间去,见这两人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话,刘小花连哭骂都忘记了,她跟苏水对视一眼,这可怎么办?断绝了亲缘关系,他们还怎么使唤苏想想,怎么拿她的钱?他们儿子还在床上躺着呢。

“想想,你不能这么绝情啊,你要是不管我们了,你让我们怎么办啊?”

“不是有堂哥吗?啊,苏大庆,他马上就不是我堂哥了。”

苏想想就靠在门边,段景姝听了哥哥的话,麻溜的跑去找人。

无视了两人说话,苏水勉强说了几句,痛的闭了嘴。

“苏想想,当年要不是我当家的,你早就饿死了,你现在长本事了是不是?所以想要甩开我们这些穷亲戚。”

“说这些没用,你们拿走了我相公的救命钱,这事儿,没完。”苏想想道。

她这话的意思,是要将他们搬走的那些东西拿回来?二人的声音戛然而止,怎么可能拿得回来,那些银钱都买东西了,刘小花还买了一身新衣服。

“好啊,你这个小畜生,居然心这么狠啊,拿回去的东西你堂哥和叔叔要吃啊,他们可是大男人,是要挣钱的,你跟你们家这个成天事不做,就知道吃!”刘小花怒斥道。

苏想想:“你们哪儿能跟我相公比?他是读书人,你们是什么东西?”

“读书人?”这声音不是这两人说的,是从他们身后传来的。

段景姝把人都请了回来,苏想想看着,记忆里,这几人都是村里举足轻重的长辈,还有里正和村长。

他们走得气喘吁吁,村长听到了后面一句,眼睛都亮了,他们村里从来没有读书人。

“村长,你们大家都来了?”刘小花见到这几人,都没有刚才那么硬气了。

苏想想铁了心的要摆脱他们,并且拿回她的东西,在原主记忆里,这叔叔就是想要她爹娘给她留的田地和房子,才会收养她。

猜你喜欢:

穿越之沦为宫女图书简介

惜花魔帝图书简介

宝贝乖~自己坐上去动一动哦 宝贝我难受~你含一下它

女朋友为什么水很多很多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