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么多是什么意思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么多是什么意思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么多一般指的是几天没有做那个事情了,下面留了很多的水出来的意思。厉岁年刚才已经听林伊说了,再看了看一圈的人,也明白个八九分。时嘉这时候也来了...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么多一般指的是几天没有做那个事情了,下面留了很多的水出来的意思。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么多是什么意思/

厉岁年刚才已经听林伊说了,再看了看一圈的人,也明白个八九分。


时嘉这时候也来了,她是今晚画展的策展人,刚才一只在忙着招待她的艺术家朋友们,刚听说画展现场出了事,也跑来看看。


她一看场面有点难堪,为了缓和气氛,笑着和小东西说:“张小姐您来了,想来看画展,我可以陪您看。”


“时嘉你来了正好,你看着怎么处理这个女人吧。”


“我会来解决,您先去换衣服吧。”时嘉一眼就看到小东西的衣服被弄脏了。


小东西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她才不离开。


既然厉岁年来了,江丹橘 也不想和她们再废话,对厉岁年道:“厉先生,还是先救画吧。”


厉岁年倒是没说什么,抬手把画取了下来。


幸好他的这幅山水画,是用熟宣纸,画的是工笔山水,熟的宣滞,用水洗,也不会破。


他的画画工具还都在酒店房间,趁着酒渍未干,赶快洗一洗,还能恢复原貌。


厉岁年带着画出了大厅。


江丹橘跟了过来,“厉先生,我去帮你吧。”


无论如何,她是工作人员,这件事也有她的责任。


一众人看着厉岁年和江丹橘离开,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微妙。


时嘉有点喜形于色,知道就是个小插曲,“大家先出去休息一下吧。”


小东西看厉岁年眼眸深邃,面若冰霜,心里想着,那个女人终于把厉岁寒惹闹了,即使把画救了回来,她在厉岁寒心中也留下污点,看她以后在厉氏怎么立足。


“岁寒哥哥,我们好久没见了,你陪我回去换衣服吧,我们边走边聊天。”


厉岁寒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是来这里找江丹橘,让她见见自己的朋友木岂和盛湛的,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场面,“芊芊,我一会还有事情,你让时嘉陪你吧。”


时嘉听厉大总裁这么说,只好接领子,“张小姐,先去换衣服吧,等下你们再聊。”


小东西带着赵眉她们,回酒店去换衣服了。


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被江桃李看到眼里,她没有上来凑热闹,她一直进入不了小东西的圈子,小东西也不太记得她。


她看得出小东西她们对江丹橘的敌意,她们一定不知道江丹橘就是厉太太。


江桃李也在揣测厉岁寒对江丹橘的态度,在外人面前给江丹橘摆臭脸的样子,真是让她心里乐开了花。


回到房间,厉岁年让江丹橘去打一桶清水,他把画平铺在毛毡上,拿出大号的羊毛板刷,轻轻的清洗画面。


“抱歉大哥,都是因为我,差点毁了你的画。”江丹橘发现自己每次都给厉岁年带来麻烦。


“弟妹,不关你的事,你不要有负担。”


江丹橘想着刚才厉岁寒黑着脸,袒护别的女人的样子,心里真是比这秋天的晚风还要寒凉。


很快,厉岁年把画清洗好了,并用吹风机吹吹干,让江丹橘把画又带回了现场,不然中间明显漏了一张画,实在难看。


时嘉一直在大厅里等着,看到江丹橘拿着画回来,自然明白事情已经解决,“江小姐,辛苦你了。”


“时小姐,刚才给你添麻烦了,可是真的不是我泼的。”


时嘉和江丹橘也见过好几次了,对她有一种朋友的感觉,可是小东西也是张家的人,她不能乱说话,就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厉岁寒刚才出去以后,就被木岂和盛湛追问,“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嫂子呢?”


“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不要提她了。”


盛湛道:“你不会把大嫂藏起来了吧,有这么不能见人吗?”


木岂看厉岁寒脸色不太好,“我看到小东西来了,她是来找你的吧?”


“她来看展览,找我做什么。”厉岁寒晃动着酒杯,心不在焉的说道。


盛湛打趣道:“不会是嫂子看见,你和小东西不清不楚的,吃醋了吧,不愿意见你了。”


厉岁寒的脸色越来越暗,特别是想着刚才江丹橘和厉岁年一起出去的样子,这个女人真是一会都不能安生。


木岂看着三个人干喝酒,也没什么劲,“走去看看画吧,来都来了。”


厉岁寒也想看看,刚才的事情怎么样了,三个人起身走去了展厅。


江丹橘正爬着梯子挂画呢,江丹橘的头发是挽起来的,穿着一身深蓝色工作服,倒显出几分干练。站在三角梯上,回头和下面的时嘉说话。


江丹橘巴掌大的小脸,在灯光的照耀下,肤如凝脂,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糯米牙,笑起来的时候,眼里都带着流光异彩。


那一刻,厉岁寒觉得这个女人美极了。


盛湛一进来也被站在三角梯上的女人给吸引了,美女也能干这种粗活,问道:“厉岁寒,你是你们厉氏的员工吧,长的好漂亮,给我介绍一下呗。”


木岂在一边都卡不下去了,“外面美艳、漂亮的那么多,你直接勾搭就好了,不要祸害良家少女。”


厉岁寒一直板着面孔,“你们不是来看画的吗,说什么女人。”


“自己有了太太,就和我们单身汉划清界限,连女人都不能在你面前提了,你是不是妻管严。”盛湛朝木岂抬了抬下巴,“我们会和大嫂保密的,是不是木岂。”


盛湛的声音在展厅里有点响,这些话连时嘉都听的一清二楚。


江丹橘听到声音的时候,就下了梯子。


时嘉看到厉岁寒过来,走了过去,“厉总,画的问题已经全解决了,你们公司的小江办事能力不错,有惊无险。”


厉岁寒看着江丹橘搬着梯子,瞥他一个眼神,直接离开了现场。


时嘉看问题已经解决,也和他说了再会。


盛湛眼看着美女离开,问道:“你在公司的威信是不是还没有树立起来,连一个员工看到你,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


厉岁寒冷嗤了一声,道:“你们就好好看展览吧。”


木岂的目光正跟着时嘉往外走。


盛湛:“木岂,你看什么?”


“没什么,好像看到熟人了。”


江丹橘看了看表,该是自己下班的时候了,站了一天,脚都快肿了,她想尽快回到酒店房间休息。


拿出房卡开门,刚躺在沙发上就听到有敲门的声音。


她站在门口,问了一声,“谁啊?”


没听到有人应声,就没有开门。


她刚坐下,又有人敲门。


她怏怏的从沙发上起来,打开门一看,“是你?”


“姐姐。”


“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和姐姐说点重要的事情。”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好说的吧。”


江丹橘应付了一晚上的牛鬼蛇神,看到江桃李有点避之不及,正欲关门,不想江桃李硬是挤了进来。


江桃李不客气的往沙发上一坐,“姐姐,我想知道你和厉岁寒的关系。”


江丹橘怔楞了一下,说道:“这还用问吗?我是她明媒正娶的妻子。对了,说起来你算是那个直接促成我们的媒人。”


江桃李心想,真是嘴硬,恐怕你在厉家的地位连在江家都不如吧。


“那怎么在公众场合,厉岁寒却当作不认识你呢。”


“当作不认识我的人,是你吧,不要套在我的丈夫身上。”


江桃李笑出了声,“真能死撑,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可全都看见了。”


“你......”


“不如,趁大家都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们找厉岁寒说清楚,本来该和他结婚的人是我,我才应该是厉太太。”


“江桃李,你还要不要脸,你把厉岁寒当成什么,说扔就扔,想抢就抢。”


“当初是你为了钱,自己答应的,不关我的事。”


江丹橘气的快说不出话来,拧开矿泉水的瓶子,咕咕喝了一肚子的水,深深吐了一口气“马上离开我的房间。”


这时候,房间的门铃又响了,她今天真是够忙的。


打开门,一看是林晟。


“太太,厉少让你稍后去他房间一下,这是房间的门卡。”林晟双手把门卡奉上。


江丹橘想着自己在外面可以清净一个晚上,也要被那个男人缠住,想着晚上那个冷冰的神情,她一刻也不愿意和他呆在一个房间里。


“林助理,我明天还要早起工作,想早点休息,就不去打扰他。”


林晟面露难色,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江桃李过来了,一把夺过门卡,“你先下去吧,我和姐姐说。”


林晟才发现江丹橘的房间里有别人,正是她的妹妹江桃李。


这样正好,他算是完成了总裁交代的事情。


门一关上,江丹橘瞪着江桃李,“你想干什么,你还嫌不够乱吗?”


“是够乱的,所以,我要把以前乱七八糟的事情,重新整理好,大家都回到本来的位置。”


“你不会要把顾重深给甩了吧?”


“你可怜他吗?可怜的话,你去拯救他呀。”


“他现在是你的未婚夫,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当我这里是垃圾回收站,什么垃圾都往我这里送。”


“你不会真的以为厉岁寒会看上你吧,他那时候是迫于爷爷的压力,才娶了你,是您骗了他。所以你必须给我证明,当初我是被迫退出。”


“说的好像厉岁寒哭着喊着要娶你一样,哪怕是我们离了婚,你也进不去厉家的大门。”


江桃李抬手就要掌掴江丹橘,经过晚上那一出恶心的把戏之后,她已经可以迅速做出反应,反手将江桃李的手背在后面,“你还当是我小时候,你和你妈两个人一起欺负我,打我,以后再打我,我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江桃李没想打江丹橘的手劲挺大,手腕被掰的生疼,“江丹橘,你放开我。”


江丹橘不想再和这个疯女人多说,放开了她的手,“你出去吧。”


江桃李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有点发青,“你现在真是够狠心的。”


“这也是拜某人所赐。”


她以前也是想和江桃李表面上过得去,不要撕破脸皮,因为自己还小,还有外婆要照顾,她的妥协只是换来江桃李的得寸尽尺,她现在和江磐都决裂了,也不再惧怕他们一家。


“好,你不说,我去找厉岁寒说清楚,他会知道你是为了钱才嫁给他,以前还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


江丹橘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扔了过去,“那还不快滚。”


江桃李拿着厉岁寒的门卡离开。


她最近一直在思考,怎么和厉岁寒说,才能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


之前能轻松夺走顾重深,是因为那个男人要借助她在江家的地位。以后江家的总裁就是她江桃李,可以在事业上辅助顾重深,再加上她本来也很漂亮,虽然不及江丹橘,谁让顾重深急着在顾家上位呢。


想来想去,都会把自己以前牵扯到自己以前所做的破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生米做成熟饭,直接硬抢,也算名正言顺。


主意一定,江桃李直接走向厉岁寒的房间。


她敲了敲门,里面一直没有应声,刚才他的助理还说他在应酬,应该不会回来那么早。


江桃李直接刷卡进来,房间里空荡荡,没有人。


猜你喜欢:

花匠先生图书简介

妖兽年代纪图书简介

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图书简介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