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班长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60 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是什么感觉

班长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60 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是什么感觉

班长一走,司徒海就忍不住开口问慕夏:“杉杉啊,爸爸问你,你跟夜少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关系很近吗?”这话司徒海早就想问了,又怕慕夏觉得他想利用她,所以一直忍着。但现...

班长一走,司徒海就忍不住开口问慕夏:“杉杉啊,爸爸问你,你跟夜少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关系很近吗?”

这话司徒海早就想问了,又怕慕夏觉得他想利用她,所以一直忍着。

但现在看来,这孩子无比天真,怎么都不会觉得他是个坏爸爸。

f0697fce75.jpg

所以他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行了。

正如他所预料的,慕夏毫不怀疑地回答:“我跟夜少其实不认识,就是我回来的路上,遇上了海难,正好碰到了夜少。当时他受伤了,我就找了些草药帮他处理伤口。后来他的手下找上来,就把我顺路带回来了。”

慕夏忽略了那段脱衣取暖的事,只简单地说了处理伤口的事,没说自己其实是救了夜司爵的命。

司徒海听了,心里又失望又高兴。

失望的是,慕夏并不是他以为的,跟夜司爵有什么感情纠葛。

高兴的是,慕夏帮了夜司爵,那么,就等于夜少欠了他家一个人情!

夜家的人情啊!那可是比最贵的宝石还值钱!

“好!很好!杉杉,你不愧是我女儿!”

司徒海看慕夏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人间的至宝。

慕夏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对司徒海单纯一笑,低头认真吃饭。

转眼到了第二天,一行四人从京都出发,前往南市。

路上,慕夏和司徒清珊一起坐在后座。

司徒清珊穿着黄家咖啡学院的制服,脸上的妆容完美服帖,俨然是贵族大小姐。

相比之下,班长给慕夏准备的衣服就普通多了,也没有人负责给她化妆,所以慕夏现在完全是素面朝天,头上简单地扎着个丸子头,像是个高中生。

但哪怕是这样,她那无可挑剔的五官依旧让人移不开眼睛,整个人看起来清澈干净,像是一朵盛开的百合,让人不忍采撷,只敢远观。

真正的美女,不是让男人想拥有,而是让男生先去审视自己是否能配得上。

司徒清珊原本觉得自己今天价值六位数的妆容已经是完美无缺,但是看到慕夏,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绿叶,专门用来衬托慕夏的。

司徒清珊气得两只手紧紧地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窃到肉里。

“咳咳!”坐在副驾驶的班长咳嗽了两声。

司徒清珊如梦初醒般从气恼中回过神来。

慕夏长得漂亮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一个只有观赏功能的花瓶,她才是真正德才兼备,让人想娶回家而不是玩一玩的名媛。

司徒清珊努力沉住气,挤出笑容对慕夏说道:“姐姐,我一直没机会跟你道歉,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对不起,姐姐,我不应该耍小孩子脾气,做出那种事来,希望你原谅我。”

慕夏猜到司徒清珊这么说一定是班长教她的。

小孩子脾气?

可没有小孩子耍起脾气来会想杀人的。

但慕夏依旧摆出了一副体贴的样子,温柔地牵住司徒清珊的手说:“好妹妹,你不用再说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是一家人,道歉就见外了。”

司徒清珊的手被慕夏牢牢牵住,想甩开也不是,不甩开又觉得恶心。

她只能强忍住不悦,僵硬地扯唇微笑。

两个女儿的“和好如初”让司徒海很欣慰。

从京都到南市需要坐飞机,司徒海买的机票都是经济舱。

按照规定,头等舱的优先登机。

慕夏走在最后面,跟着司徒海往前走。

在准备登机的时候,司徒海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看向一个方向,惊喜地开口:“夜少?”

司徒清珊也没想到会在机场遇到夜司爵,整个人顿时面露娇羞,还故意咳嗽了两声,希望夜司爵的注意力能落在她身上。

夜司爵正在听助理汇报项目进展,冷不丁被打断,不悦地拧眉朝司徒海看过去。

看到司徒海和挤到前面的司徒清珊时,夜司爵眼底略过不悦和迷茫,那表情就是在问:“你们谁啊?”

司徒海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没想到夜司爵没认出他。

司徒清珊更是焦恼。

这都第几次了?夜司爵居然还是没认出她!他的记忆力这么不好吗?

而事实上,夜司爵的记忆力超群,但他只会去记值得去记的人和事。

对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他不会浪费任何脑力和时间。

至于慕夏,她也看到夜司爵了,但并没有想要跟他打招呼的想法。

萍水相逢而已,没必要互相打扰。

司徒海看慕夏这个笨女孩居然没借机打招呼,他只得自我介绍道:“我是司徒海啊,夜少,您前几天刚来参加过我女儿的生日宴。”

夜司爵在脑子里思考了一下,这一周他参加了四个生日宴,一时间还是没法把人跟身份对照。

司徒海看夜司爵还是没想起来,着急地推开凑到前面的司徒清珊,拉过站在最后面的慕夏说:“夜少,你不记得我,还记得我女儿吗?”

刚才慕夏被班长有意无意地遮挡着,这时候夜司爵才看到慕夏。

她一身的普通学生打扮,跟这家人的其他三个人完全不同,仿佛来自不同的阶层。

夜司爵的眉头微挑了下,想试探慕夏的反应,开口道:“不好意思,我记性比较差,这位小姐,请问你是?”

慕夏有点意外,夜司爵连她也不记得吗?

但慕夏只是意外了一下,心里就再没有波澜了。

她神情平静地说道:“夜少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也正常,我们就不打扰你了,爸爸,我们走吧。”

慕夏这么说,司徒海也不能再继续停留,心情阴郁地往登机口走。

什么嘛!他这个大女儿在吸引男人这一方面,真是木讷到一无是处!

蠢笨!

司徒海越想越恼火,走路也越走越快。

班长和司徒清珊看司徒海这样,心里偷着乐。

这下司徒海总不会还把慕夏当至宝捧着了吧?

班长跟着司徒海往前走。

但司徒清珊因为心情太好,尾巴又翘了起来。

她忍不住边走,边低声对慕夏说:“哎哟,我的好姐姐,我还以为你跟夜少的关系非比寻常呢,没想到他居然根本不记得你。你可别难过啊,就跟你说的,夜少他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你一个从乡下来的,也很正常。”

司徒清珊刻意咬重了“乡下来的”几个字,期盼从慕夏脸上看到类似于气急败坏的表情。

慕夏生气,她就高兴!然而,慕夏脸上的表情始终是淡淡的,仿佛丝毫不在意。

事实上,她也确实不在意。

司徒家其他人想攀附夜家,她可不想,她也不需要。

所以夜司爵记不记得她根本无所谓。

司徒清珊看慕夏一点反应也不没有,冷笑了一声。

装!慕夏就装吧!她的心肯定已经在滴血了。

活该!

夜司爵本来就不可能看上一个乡下来的村姑!

只是四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夜司爵盯着慕夏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眼底的光变得深邃莫测。

等到慕夏登机后,夜司爵才收回视线,饶有兴味地低笑了一声。

旁边看到夜司爵笑了一下的助理,心里无比震惊。

什么情况?

平时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甚至非常冰冷的夜少居然笑了??

而且他非常确定,这不是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夜司爵这么笑了?

助理正处于震惊中,夜司爵忽然开口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她跟他们家人完全不一样?”

“她”指的是四个人里的谁?

助理跟着夜司爵也有几年了,自然不会直接问出口,他在脑子里思考了一下,觉得只有慕夏的穿搭跟其他三个人不一样。

他迟疑着开口道:“确实不一样,其他三位穿的都是大牌的衣服,但那位小姐……她穿的衣服根本不是牌子,像是在路边随便买的。”

然而——

夜司爵摇了摇头。

助理看着夜司爵摇头,心里大骇,以为自己猜错了,夜司爵说的难道不是那个女孩吗?

就在助理心里无比慌乱的时候,夜司爵声线低沉地说道:“我说的不是穿着。”

助理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没猜错人。

他不解地问:“不是穿着,那是什么?”

夜司爵面容恢复冷淡:“没什么,继续。”

助理立刻不敢多问,继续汇报工作。

飞机上。

四个人坐在同一排,司徒海坐下后对慕夏就没什么好脸色,不停地指挥慕夏放行李、整理外套、拿充电器……

在外人眼里看来,她就像是他们一家三口的保姆。

然而慕夏做了一大堆的事情,非但没有抱怨,而且一直任劳任怨。

到最后,还是司徒海绷不住,主动开口道:“不用忙了,你过来。”

慕夏到司徒海身边坐下,司徒海开口就问:“你不是说你帮过夜少吗?为什么他根本不记得你?”

慕夏摇头:“我只是帮了夜少一个小忙,他不记得我也正常。”

“那你也应该……”司徒海欲言又止,看看慕夏木讷的表情,心想太单纯也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是司徒清珊,早就意会他的意思,跟夜司爵拉近关系了。

他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说:“算了,以后再说吧。你以后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是。”慕夏乖巧地点点头,一副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的表情。

就在这时,空乘走过来说:“司徒先生您好,根据您的飞行里程,我们可以给您和您的家人免费升舱到头等舱。”

司徒海这次选经济舱,不仅是因为抠门,还因为他知道这次可以免费升舱。

司徒海笑着站起来道:“谢谢,麻烦你带我们过去吧。”

司徒清珊和班长立刻跟着站了起来。

空乘的目光落在最后站起来的慕夏身上,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这边只有三个免费升舱的名额,您看?”

“三个?”司徒海陷入了苦恼,那是让司徒清珊坐头等舱呢,还是让慕夏?

班长看出司徒海的纠结,开口道:“你肯定也发现了,慕夏这个丫头脑子有点钝钝的,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这次是清珊的颁奖典礼,不如把位置让给清珊?”

司徒海沉凝片刻,同意了。

他对慕夏解释道:“只有三个名额,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过我们一下飞机就可以碰头了,也是一样的。”

慕夏深深看了司徒海一眼。

说不失落是假的,但她不能表露出来,让班长和司徒清珊得意。

慕夏扯唇露出一个笑容,说:“没事。”

“委屈你了。”司徒说着,带着班长跟司徒清珊两个人起身就往头等舱走。

司徒清珊找准机会落后一步,压低声音对慕夏说:“姐姐,看来爸爸还是更疼爱我一点,以后你可要加油喔!我去头等舱了,你在经济舱好好休息吧,头等舱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座位宽一点,服务好一点,你不要难过喔。”

慕夏看司徒清珊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蹦跶的蚂蚱。

她笑了下,双眼弯弯地说:“妹妹,你快去吧,要是一直磨蹭,万一爸爸改变主意,让我过去呢?”

司徒清珊看着慕夏那双比星星还亮的眼睛,心里就有些慌了。

她再也不敢浪费时间,赶紧拿了手包往头等舱去,生怕位置被慕夏抢了。

三个人一行来到头等舱,舒舒服服地坐下了,司徒清珊还点了一杯免费的红酒。

……

经济舱里。

司徒海一行人一离开,慕夏就闭上了眼睛。

她也是个人,她也会难过,只是,她不敢流露出自己的难过,她也不能流露出任何脆弱。

她要骗过她自己。

但是她的清静没多久就被打破了。

“请问……这位小姐,你是一个人吗?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长相斯文的男人一脸惊艳地看着她,看似彬彬有礼地询问,实则喉头滚了一下——他在咽口水。

慕夏面容冷淡地说:“不方便,我家人还要回来。”

男人遗憾地离开,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他能泡得到的。

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征服这样的极品。

男人刚离开不久,又有人走上前:“这位小姐……”

慕夏有些不耐烦地抬头,下一瞬,她错愕地看向来人。

这人不是在机场时,夜司爵身边汇报工作的工作人员吗?

对方自我介绍道:“我是夜少的助理,夜少邀请您去他的私人飞机。我已经跟乘务说好了,您现在跟我过去吧。”

慕夏迟疑了下,很快点了头。

飞机上人太多,刚才就来了个搭讪的,她不想被打扰。

“好。”

“那我现在带您过去。”男人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下飞机需要经过头等舱。

慕夏走过去的时候,司徒清珊第一个注意到了。她起身就说:“姐姐,你怎么回事?你就这么吃不了苦吗?非要跟我抢头等舱?你别忘了我们这次是去干什么的,是去参加我的颁奖典礼的!”

慕夏冷漠地说:“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头等舱。”

司徒清珊皱起眉问:“那你过来干什么?”

司徒海也是不高兴地问:“慕夏,你要干什么?我本来以为你是个乖巧的女孩,原来不是这样的吗?”

慕夏正要说话,旁边的男人开口道:“你们几位都误会了,慕小姐不是来坐头等舱的。我是来带慕小姐去坐私人飞机的。喏,就是旁边那架。”

“什么?!”司徒清珊不敢置信地看向窗外。

只见旁边停了一架无比豪华的私人飞机,机身赫然写着一个“夜”字。

那是夜家的私人飞机!

司徒清珊猛地转头看向慕夏,眼底的嫉妒几乎都要溢出来。

班长的表情也不太平静,两只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只有司徒海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随即对慕夏身边的男人说:“这位先生,我是杉杉的爸爸,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可以一起过去吗?”

男人面无表情地说:“抱歉,董事长只邀请了慕小姐一个。而且,你们三个都办了升舱,唯独慕小姐坐在经济舱,这是一家人的做法?”

司徒海面色赧然,心里无比后悔。

如果刚才他跟慕夏也办了升舱,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坐进夜司爵的私人飞机里了?

男人才不管司徒海在想什么,转头恭恭敬敬地对慕夏说:“慕小姐,请。”

慕夏点点头,对司徒海说了句“那我们下飞机后碰头”。

她说完,昂起头根本不看司徒清珊一眼,跟着男人下了飞机。

在司徒清珊和班长两人嫉妒羡慕恨的目光中上了旁边的豪华私人飞机。

慕夏一上飞机就看到了低头看合同的夜司爵。

身边的男人提醒夜司爵道:“夜少,慕小姐过来了。”

夜司爵淡淡“嗯”了声,眼皮也没抬一下。

慕夏不仅有些不自在。

好在身后的男人开口解围道:“夜少在忙,您到里面那间坐吧。”

“好。”慕夏点点头,走过夜司爵,进了里面一间机舱。

慕夏一进去,立刻惊喜地开口:“埃文斯?”

金发碧眼的男人抬起头,下意识同样惊喜地喊:“SAN?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你回国了吗?”

“是的,刚回来不久。”

埃文斯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坐我旁边吧。”

慕夏坐下后,埃文斯激动地问了些慕夏的近况,之后又提出邀请:“我是去南市参加学院的颁奖证典礼的,你是我们学院的创始人,如果你有时间,不知道介不介意参加典礼?”

埃文斯是皇家咖啡学院的校长,也是世界顶级的咖啡师。

当初皇家咖啡学院的设立,正是她跟埃文斯一起筹划的。

他们的初衷是让所有热爱做咖啡的人找到一个可以学习、进修的地方。

没想到发展到现在,变成了名媛们包装自己的好去处,所以埃文斯设置了高级咖啡师证书只有十个名额,留给真正有天赋和能力的人。

慕夏听说埃文斯正是去给司徒清珊发证的,唇角一勾:“真是巧了,我正好要去那儿……”

埃文斯听说慕夏也要去,立刻高兴地说:“那太好了!学员们要是知道自己能见到创始人,一定会很高兴!”

“不。”慕夏摇摇头说:“事实上,我想说的是,希望您能替我保密我的身份。”

埃文斯不解地问:“为什么?”

“我有自己的一点私人原因。”

“那好吧,你能到现场我已经很高兴了。”

慕夏淡淡一笑,没多说什么。

……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到达了南市机场。

慕夏下飞机的时候,夜司爵已经不在了。

她跟埃文斯道别,去找司徒海他们。

四个人原本说了下了飞机就碰头,但是等到她到达机场大厅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司徒海他们的人影。

慕夏安安静静地在原地等着,对司徒海来说,她还有利用价值,不会就这么丢下她。

就在这时,一行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护送着一个男人往这边走。

是夜司爵!

哪怕在高大的保镖包围中,夜司爵的身高依旧出挑。

路过的行人看到夜司爵,纷纷露出了惊艳的表情,激动地讨论着夜司爵的长相。

“长这么帅,是不是明星啊?”

“不可能是明星吧?如果是明星,他早就火遍全娱乐圈了,有现在的流量小生什么事?”

比起路人的激动,慕夏的反应则是无比平淡。

她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低头打司徒海的号码。

只是电话刚拨通就被拒接了,不用猜,肯定是司徒清珊干的。

班长虽然坏,但没那么蠢,使这种一眼看穿的小计谋。

司徒清珊不就是想让她等得气急败坏吗?那她就慢慢等好了。

慕夏看到不远处就有个茶水间,握紧手里的水杯走过去。

然而慕夏没想到的是,她刚一走进茶水间,还没开始接水,就听到茶水间的门“嘭”一声关上了。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