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学长突然将跳到蛋遥控器开到最大 学长说做错一题就爱做一下

学长突然将跳到蛋遥控器开到最大 学长说做错一题就爱做一下

司徒清珊心里顿时恨起来。都怪慕夏那个贱人的出现,夺走了原本父亲的宠爱!司徒清珊气恼又委屈,眼泪潺潺流下:“妈妈……”“宝贝,你醒了?别哭别哭……”慕馨月心疼地不...

司徒清珊心里顿时恨起来。

都怪慕夏那个贱人的出现,夺走了原本父亲的宠爱!

fb9b554955.jpg

司徒清珊气恼又委屈,眼泪潺潺流下:“妈妈……”

“宝贝,你醒了?别哭别哭……”慕馨月心疼地不得了。

旁边的学长见司徒清珊已经醒了,立刻表示自己要下楼。

“楼下还有那么多客人,你醒了就收拾收拾,我先下楼照看宾客。”

学长说完,也不等母女俩说话,转身匆匆离开。

房门一关上,司徒清珊忍无可忍地一把抓起枕头朝门上扔去。

“妈!你看爸爸他!我受不了了!我要慕夏立刻就消失!”

慕馨月眼里也是愤愤的,这原本是属于她的宝贝女儿的生日聚会,但大家的关注点显然都落到慕夏身上了。

慕馨月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而安抚女儿道:“宝贝,你别着急,她刚回来如果就出事,你爸他一定会怀疑到我们头上。你知道的,你爸爸这个人极其大男子主义,最讨厌不听他话的人,你一定要稳住!”

“那现在怎么办?”司徒清珊捂脸痛哭:“我的生日宴全毁了!大家回去一定会疯狂嘲笑我。那些女人,最喜欢背后嚼舌根了!”

慕馨月正要说话,就在这时,慕清珊的奶妈敲门进来,高兴地举着手里一个信封说:“太好了,夫人,大小姐,大喜事!”

司徒清珊毫不感兴趣地转过脸去。

“现在根本没有喜事,都是一些糟糕事!今天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日子!”

光环全被慕夏夺走不说,她还当众昏倒,谁知道那些名媛们会怎么说她?

还是慕馨月冷静一点,询问奶妈:“什么大喜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奶妈兴匆匆地走过来说:“我刚收到了大小姐的快递,上面印着皇家咖啡学院的徽章。”

“真的?”慕馨月连忙接过奶妈手里的文件快递。

她几下拆开看了眼上面的字后,高兴地拉过司徒清珊的手说:“珊珊!真是大喜事!上次的名媛咖啡大赛,你是冠军!”

名媛咖啡大赛是全球范围内所有顶级的咖啡师联合办的赛事,拿到这个比赛冠军,按照惯例,这个冠军就会成为夜氏集团深夜咖啡屋的代言人。

能参加这个比赛已经很了不起,她的宝贝女儿居然拿到了冠军,这可是莫大的荣耀!

司徒清珊听到这消息,也高兴地拿过了文件反复观看。

上面除了祝贺,还有通知她下周去南市的国际大酒店参加颁奖典礼。

按照往年惯例,夜司爵也亲到现场颁奖并且宣布深夜咖啡屋新的代言人。

司徒清珊顿时高兴起来。

慕馨月笑眯眯地说:“这次生日宴,夜少肯定已经记住你了,到时候你一去露面,他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

司徒清珊捏紧纸,兴冲冲地说:“是啊!夜少肯定会对我印象深刻!等我拿到代言,那些说我闲话的名媛们也会闭嘴了!”

她又可以成为众人焦点,说不定还能让夜司爵从此忘不了她!

“这可真是大喜事!”

慕馨月直接摘下自己手上的翡翠镯子放到奶妈手里,道:“你带的消息很好,这是你的奖励。”

奶妈下意识拒绝:“夫人,这可使不得,我只是帮忙拿了个快递……这镯子得值几十万吧?”

慕夏强行按住奶妈推拒的手,说:“这镯子可不值几十万,你随便拿到店里去卖,都能给一百万的价格。当然了,这除了是这件事的奖励,还需要你帮忙做一件事。”

奶妈眼底的贪婪藏不住,收下手镯问:“什么事?夫人说,我一定肝脑涂地!”

“帮我盯着慕夏!她有任何异常举动,你都实时向我汇报!”

“是!我一定看好那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慕馨月听到这,眼底却有淡淡的忧愁。

慕夏真的是乡下来的吗?

她派去接的人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也没任何消息。

而且,慕夏那丫头给的街头的地址是在南岛,那里可不是乡下……

慕夏那个野丫头当时给了地址的时候,她也没多想,只觉得十年过去,那丫头可能从乡下去南岛打工了。

但现在看来,也许她应该仔细查查这十年里,这个丫头到底都做了什么,在哪里呆过。

那气质,可不是在乡下长大的女孩能有的。

想到这,慕馨月不禁提醒自己女儿:“珊珊啊,妈觉得那个丫头不简单,在我想出对策之前,你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多生事端。”

“知道了,知道了。”

司徒清珊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意。

一个乡下来的,除了继承了她亲妈的长相优势,还有什么不简单的?

难不成连她亲妈的智商也能继承吗?

智商和才华这种东西,很大程度靠的可是后天锻炼。

她可是文化成绩,和各种名媛可都非常优秀的!毕竟,她可是靠大堆金钱培训出来的,那乡下丫头有钱去读个普通高中都不错了。

她还会对付不了一个村姑吗?

这一次只是她失算了而已。

“妈,我有个想法,我想邀请慕夏一起跟我参加颁奖典礼。到时候,慕夏一定会自行惭秽,知道我跟她的距离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慕馨月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可以。不仅要邀请她,还要让你爸爸也一起去,让他知道,她的两个女儿,你的含金量和前途远高于慕夏!”

母女两个都兴冲冲的,只等着慕夏露出无地自容的表情。

一个单有外貌的乡下女孩在京都可是站不长久的。司徒清珊由于有了咖啡比赛冠军这头衔,心情很快恢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后,就跟慕馨月一起下楼了。

司徒清珊下楼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夜司爵,可是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夜司爵的样子。

她拉过自己要好的一个名媛问:“夜少呢?”

“夜少早已经走了。”

“他走之前有说什么吗?”司徒清珊追问。

名媛想了想,说:“他一直在跟你那个姐姐说话,旁边都是保镖,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们的谈话好像很不愉快。”

“不愉快?”司徒清珊的表情高兴起来,问道:“怎么不愉快?”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最后夜少说了什么之后直接就走了,你那个姐姐追上去想继续说什么,被他的保镖拦了下来。”

“也就是说,夜少跟她的关系也并没有很近。”

名媛点头道:“那是当然,你那个姐姐长得再漂亮也是乡下来的。夜家那么高的门第,怎么可能跟一个乡下女孩很熟?珊珊,你可千万别气馁,我觉得京都只有你能配得上夜少!”

司徒清珊高兴起来,抬了下眉道:“我很喜欢你,我会告诉爸爸,让她给你们家多几个单子。”

“那太好了!珊珊,多谢你……”

两个人正说着话,司徒清珊忽然听到不远处几个名媛嘲讽地说:“司徒清珊还有脸下楼?她看到她姐姐的样子,都直接气晕过去了……”

“我要是她啊,我就在家里呆个三年,等大家都忘记这件事再下楼!”

司徒清珊气得抬脚就要过去跟那些人理论。

但是走到一半,她忽然停住了脚步。

不行!她不能跟这些名媛对呛。

这些人都是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根本就不值得她生气。

她要是跟她们吵起来,只会损害她名媛的形象。

不久可是有个京都的名媛评比,这些日常都会被算在分数里的。

现在的重点,是慕夏那个乡下女人!

只要解决了慕夏,谁还能艳压她?

到时候这些人自然也没什么好嚼舌根的了。

一个模糊的想法在司徒清珊脑子里慢慢涌现……

应该让慕夏尽可能早点消失,不能跟妈妈一样,慢慢来。

夜长梦多,谁知道慕夏的出现,还会冒出什么幺蛾子?

夜里。

宾客们都离开了,佣人们已经把大厅收拾干净,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慕夏的房间已经收拾出来,学长给了她一个带阳台的套房,这是很高的待遇了,说明学长非常看重她。

当然,慕夏非常清楚,学长看重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能给学长带来的利益。

同时,慕夏也发现,从宴会后半段开始,一个佣人就一直盯着她,暗中监视她。

因所以怕洗漱好准备入睡,慕夏也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谁知道这别墅里的人心里在想什么坏主意对付她?

司徒清珊辗转反侧,脑子里想着用什么办法对付慕夏。

忽然,她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奶妈,到我房间来一趟。”

她拨通奶妈的电话,很快奶妈就敲门进来了。

奶妈开口就问:“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拿了那个价值百万的镯子之后,奶妈对母女这一对主子更加忠心耿耿。

哪怕佣人们都改口叫司徒清珊为二小姐了,她还是叫司徒清珊大小姐,只认定司徒清珊这一个小姐。

司徒清珊询问道:“那个小贱人那边有什么异常吗?”

奶妈摇摇头说:“宴会结束后,慕小姐就被老爷叫去书房谈话,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应该是老爷给她的零花钱。这之后她就回房间睡觉了,除了要了一回水,没有别的任何异常举动。”

司徒清珊眼里燃起嫉妒。

她的零花钱都是妈妈给她的,学长是一个非常小气的人,慕夏才回来第一天,居然就给了她一张卡!

她更加坚定自己要让慕夏立刻消失的念头。

“奶妈,我需要一样东西,你帮我拿到,然后放到她房里。”

“什么东西?”

“一条毒蛇!”

她想好了,他们家住在庄园里,庄园位于山上,如果半夜有一条蛇爬进慕夏的房间,咬死了她,那慕夏的死可就是纯属意外,谁也查不到她头上!

“毒、毒蛇?你要让毒蛇毒死她?”

奶妈的手有些抖,她虽然帮这对母女做了不少坏事,可杀人这种事她可没做过。

“怎么?你不愿意?”

“不是我不愿意……我对你和夫人忠心耿耿。”奶妈解释道:“主要是,夫人说过,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妈妈懦弱,不知道夜长梦多这个道理。先下手为强才是正确的办法!你要是不愿意做,自然有愿意做这件事的人。不过,奶妈,我可记得你的小儿子嗜赌成性,为了填他的窟窿,你在我家里拿过不少东西吧?”

奶妈不敢置信地看向司徒清珊。

小小年纪,居然学会了抓着别人的把柄,要挟别人做事!

要知道,她在庄园偷拿的东西都是值高价的,按照价值判刑,足够她在牢里蹲好久了……

司徒清珊又说:“当然了,奶妈,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不会做那么绝,只要你帮我做事,那些事情永远都是秘密。并且,以后你再需要钱的时候,可以跟我直接说。奶妈,你选吧。做,还是不做?”

奶妈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有的选吗?

夜更深了。

慕夏已经进入了睡梦,但她心里绷着一根弦,哪怕房间里有任何异动,她都能立刻醒过来。

睡到一半,她忽然听到了窗台有细碎的声响。

慕夏立刻惊醒,但她没有动,保持着平躺的姿势。

只听到脚步声在阳台那边响起,停留了几秒后,脚步声渐行渐远,很快消失了。

有人走到她的阳台过!

但是,那人并没有进来,不知道做了什么。

慕夏又躺了一会儿,确认那人没有再回来的时候,她打开学长送给她的手机,用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照明。

她确认阳台那边没有人了。

只是站了一会儿就走了,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监视她睡了没有?

一定没那么简单!慕夏干脆起床,但她没有开灯,依旧用手机照明,仔细搜索着房间的每一处,寻找蛛丝马迹。

“嘶嘶——”

忽然,她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快速吸气。

慕夏准确地找到声音发出的方向,发现声音来自于她的床边,就在距离她脚边一米的地方!

什么东西?!

慕夏连忙打开手机照明最亮的一档,朝那边照过去。

只见一条吐着信子的眼镜蛇。

那蛇似乎早就盯上了她,半个身子立起,绿色的眼睛幽灵一般紧盯着她。

如果不是她听到声音起床,现在她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了。

就在这时,那条眼镜蛇已经发起进攻,尾部一用力,直接对准她的脖子,朝她飞了过来!

慕夏受过训练,反应极其迅速,她俯身一个翻滚避开了眼镜蛇的攻击。

随即她快速起身抓住眼镜蛇的尾巴,右手用力一甩,将蛇拍向地面。

那条蛇直接被她拍晕了过去。

慕夏起身拿起事先藏在枕头底下,用来防止意外的剪刀,走过去就要剪断眼镜蛇的脑袋。

但是就在剪刀快要碰到那条眼镜蛇的时候,慕夏忽然发现,这是眼镜蛇里的一种,但是都是生活在南方的,北方根本不会有这种蛇。

这不是自己爬进她房间的蛇,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

慕夏想起了她听到的脚步声,此刻事情一对应,她终于知道了那个只在她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就走了的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了。

这些人想要她的命!

慕夏的脑袋快速运转着。

学长现在觉得她大有用处,可以拿来攀附夜家,对她极尽宠爱,所以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慕馨月和司徒清珊。

但是,慕馨月这个人很沉稳也很聪明,不可能在她回来的第一晚就做这种事,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就是司徒清珊了。

想到这,慕夏的双眸慢慢眯了起来,经过月光的折射,她眼底散发出淡淡的如幽月一般的凉色。

想害死她?

司徒清珊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夜更深了,明月西斜。

别墅里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凌晨一点,是人们睡得最沉的时候。

司徒清珊在房间里根本睡不着。

她在等,等慕夏死掉的消息。

只是她都等了几个小时候,还是没等到“好消息”。

终于,司徒清珊坐不住了,她打通奶妈的电话,奶妈很快悄悄到了她的房里。

司徒清珊一开口就质问:“你是不是没有做那件事?!明天早上,你就等着警察上门吧!”

奶妈连忙解释:“大小姐,你误会我了!我已经做了,我去买了市面上能买到的最毒的蛇,并且两个小时前已经放进她房里了。”

司徒清珊拧起眉头问:“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被蛇咬了,肯定会被痛醒,我跟她的房间隔那么近,翻两个阳台就到了,但我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尖叫的声音。”

“那……我就不知道了。”

“会不会是那条蛇不会咬人?”

奶妈立刻否认:“不会的,卖蛇的人给我挑了一条饿了好几天,并且攻击性很强的蛇。他看到活体,肯定会去咬的。”

司徒清珊迷茫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奶妈想了想,猜测道:“卖蛇的人说,那条蛇毒性很大,没治疗的话,人一会儿就没命了。也许……根本不是蛇没有咬她,而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

司徒清珊眼睛一亮,结果奶妈的话说:“也许她已经死了!”

奶妈看着司徒清珊的脸色,小心地询问道:“那大小姐,需不需要我找个借口,进门看看?”

“不用了。”司徒清珊摆手道:“这件事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你现在要是去,会被怀疑的。反正人已经死了,第二天收尸更保险,万一她现在被送去抢救,还能救回来呢?”

奶妈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大小姐说的是,我们就等着明天早上再给她收尸!到时候,她身体都已经凉了,别说最厉害的医生,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司徒清珊嘴角抑制不住笑意,随手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递给奶妈。

“你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以后需要什么,尽管跟我开口。”

“多谢大小姐!”奶妈原本杀人的恐惧,被这条项链彻底冲淡。

她可不算杀人,杀人的是那条蛇,到了地下,阎王爷不会找她的麻烦的。

“行了,你回去吧,我要好好睡一觉了。”

一觉睡醒,她就可以替她的好姐姐收尸,在她的葬礼上痛哭一番了。

如果她哭戏够好,大家说不定还会觉得她非常富有同理心呢。

她还想进入娱乐圈,这些好的表现,会为她吸粉加分。

今天这个夜晚,真是美妙极了……

司徒清珊关掉房间的灯躺回床上,一直到睡着,她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下去过。

因为心情好,加上时间也很晚了,刚才一直没睡着的司徒清珊很快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梦里,是她参加颁发证书典礼的场景,夜司爵觉得她才艺过人,对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直接当众宣布,她就是以后夜家的女主人,他夜司爵的妻子!

她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过上了养尊处优的阔太太的日子。

然而,睡梦中的司徒清珊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悄然来到了她的阳台处……

随着深夜过去,黎明即将到来。

万籁俱静的时间,忽然——

“啊!!!”

一声惊呼疯狂的尖叫声穿破了云霄。

庄园里几棵大树上栖息的鸟儿被惊到,挥动着翅膀飞离树梢。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就听到叫声,有人喊救命……”

“快!好像是二小姐房间!”

佣人们被惊醒,找到声音来源后,立刻冲向司徒清珊的房间。

司徒清珊没有锁房门,佣人们打开房门就跑了进去。

只见司徒清珊倒在床边,浑身抽搐,嘴巴里还吐出白沫,脸色已经变得青紫,看起来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

佣人们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佣人们回过神来,抬脚就要过去救人。

猜你喜欢:

陪嫁丑妃图书简介

武侠世界小龙套图书简介

火影忍者宇智波镜图书简介

蛇吻拽妃图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