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宝宝这才几天没做水就这么多故事 宝宝才三根手指湿成

宝宝这才几天没做水就这么多故事 宝宝才三根手指湿成

盛京那边都是这么做的,他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倒是宝宝诧异,同时觉得这里的人也太惨了点,那么多好的食材居然不知道怎么做,这不是便宜了她吗?这样一想,她就问:“我要...

盛京那边都是这么做的,他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

倒是宝宝诧异,同时觉得这里的人也太惨了点,那么多好的食材居然不知道怎么做,这不是便宜了她吗?

这样一想,她就问:“我要是在镇上开家饭馆,生意能好吗?”

宝宝这才几天没做水就这么多故事

段景年认真的想了想,给了肯定的答案,就连一直看她不顺眼的段景姝都点头,这女人虽然一无是处,但是做的饭菜好吃到爆。

“要好好规划,找点赚钱的主意。”宝宝道。

“嗯。”

他们家如今的情况太难了,虽然说卖了灵芝挣了几百两,可是段景年这个身体需要长期吃药,那点钱根本不够,他们不可能坐吃山空。

“我去捡菌子,你们看家吧。”宝宝决定了两人接下来的行程,段景年想要跟着去,奈何他的身体不允许,只能叮嘱了宝宝小心。

后山上肯定还有她没有发现的好东西,捡菌子倒是其次的,她就是转转看看有什么可以带回去的。

心里有了大致计划,宝宝就更有干劲儿了,无论在什么地方,有钱才是硬道理。

拿着树枝翻找,不知不觉,就捡了不少,她昨天找的地方不对,才什么都没有找到,随着她的深入,林子里的光线有些暗。

“嗯?”宝宝捡地上的菌子,摸到了软软的东西,她心里一惊,赶紧低头去看,这林子里看似平静,暗藏危险,她还要小心一点。

看清后,她松了口气,那软软的东西不是虫子蛇一类的,是柿子,这个季节正好是吃柿子的时候,还适合做柿饼。

家里没有什么水果,在原主的记忆里,对于吃的东西少的可怜,大概她根本也没吃到什么。

秋季吃柿子最适合了,清热润肺,段景年一直咳嗽,可以适当的吃一点来缓解。

她埋头去找,倒是发现了几棵柿子树,低矮的地方她都摘了,吃不完的留着做柿饼,重生到这里来,她不止一次感谢自己的烂德行。

她以前被她爹的情妇下毒,差点没过去,这件事之后,她就再也不能吃外面的食物,除非是非常信任的人动手做的,而她信任的人只有爷爷,爷爷去世后,她就自己做,报各种烹饪班。

就连昨天去镇上,她宁可饿着,也不吃买回来的烧饼。

背着东西回去,她的运气不错,还捡到了几个灵芝,这灵芝不是药用的那种,价值不高,但是可以用来煲汤给段景年补身体,就是汤的味道不怎么好。

下午的时候,宝宝才回到茅草屋,段景年已经醒来了,正坐在那堆板栗面前,他旁边小簸箕里面放了一些板栗。

“我回来了。”她喊了一声。

段景年起身,朝她走来:“夫人回来了,累了吗?”

“不累,我找到了好东西,你在干什么呢?”

“夫人带回来的,嗯,板栗,我想分好。”段景年道,他不会这些,也不知道怎么做,只能将板栗和板栗球分开,至于板栗球里面的东西,他不认为可以吃。

“徒手会受伤的,一会儿我来弄,我摘了些柿子,咱们留一些,剩下的做成柿饼,我拿到镇上去卖。”宝宝道。

想要做生意就得有本钱,她必须把本钱挣出来。

“柿子?”段景年疑惑,又是他不知道的东西。

“嗯,我给你找熟透的,可好吃了,你一直咳嗽,吃这个可以缓解,景姝呢?”宝宝放下背篓,在里面拿柿子。

熟透的柿子容易被压坏,她都是放在面上跟菌子一起。

一个个橘红色的特别好看,这柿子是野生的,并没有宝宝前世买的大,但味道非常好,很甜。

“姝儿去河边洗衣服了,一会儿就回来。”段景年道。

之前的两个月,衣服都是段景姝洗的,他身体不好,家务都是段景姝做,要是换在以前,她哪里做过这些?

“嗯,我洗一下,你剥开吃里面,吃果肉就好。”

“嗯。”

宝宝麻溜的把熟透的柿子清洗了,放到天井里的用来当桌子的木头桩子上,段景年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他有点舍不得吃,这个叫柿子的长非常好看,个头不大,椭圆形的,晶莹剔透的像宝石。

“吃吧。”宝宝看着他。

段景年按照她说的,剥开吃了一口,眼睛都亮了,这柿子不仅好看,还好吃,甜而多汁。

“好吃吗?”宝宝迫切的问。

“很好吃。”他给了中肯的回答,他曾经也算是见识过山珍海味的人,可是没有哪一种水果能有这个好吃的。

“我捡了些菌子,一会儿炖鸡,味道更好。”宝宝笑的眉目弯弯,她喜欢得到别人的认可。

“这个就是夫人说的菌子吗?”段景年看了一旁在大树叶里的东西,一朵朵的,模样有点可爱。

“对,这可是山珍,味道最鲜美,吃过你就知道了。”宝宝道。

“好。”

他不仅期待起来,自从宝宝嫁给他,他每一次都会比上一次更期待,虽然说他们成亲到现在也不过两天的时间。

宝宝麻利的杀了鸡,处理好之后就开始炖,趁着段景年不注意,偷偷加了灵泉水在里面,她以前试过,做饭煲汤加进去味道非常好。

而段景年坐在木桩边,在木盆里小心翼翼的清洗着菌子,宝宝没有找到南瓜叶,只能让他徒手洗。

这些菌子看起来可爱,摸起来娇嫩,段景年洗的如临大敌,怕不小心把它们弄坏了。

段景姝洗完衣服回来,就闻到鸡汤的香味,馋的她肚子开始咕咕叫了,她加快脚步,进了门,就见她哥正在洗东西,她顿时气的不行,她哥是什么人,怎么能洗东西?

“宝宝,你居然让我哥干活!”

段景姝放下桶跑到段景年面前,要阻止他干活,而宝宝就在旁边看着。

“姝儿别闹,当心弄坏了。”段景年害怕这人笨手笨脚的把菌子弄坏了。

段景姝:“哥哥不能干这个,都说君子远庖的。”

“傻丫头,哥哥哪里是什么君子?我想给你们分担一些。”

段景姝看着哥哥眼里都是疼惜,“哥哥身体不好,不能……”

“菌子洗好了吗?”宝宝走近打断段景姝未说完的话。

据她观察,段景年虽然看起来脾气好,自尊心却很强,对待她们跟外人是两个态度,从上去遇见村民就可以看出来。

自尊心那么强的人,可不喜欢别人因为他的身体虚弱而同情,疼惜他,他希望别人能用看正常人的眼光看他。

而宝宝前世作为华国内外有名的心理医生,自然是知道怎么跟这人相处融洽。

见新夫人过来了,段景年拿过小簸箕中洗好的菌子,道:“夫人看这样行吗?”

宝宝接过来检查了一边,毫不吝啬夸赞,“厉害啊,徒手都洗的那么干净,换我肯定要弄坏。”

小簸箕里的菌子一朵挨着一朵,上面沾染了水,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没什么的。”段景年脸上有了笑意,他喜欢宝宝这样跟他相处。

不当他是重病垂死的病人,看他的眼神不是同情,不是怜悯。

“景姝去晾衣服,待会儿让你哥给你拿柿子吃,我去做晚饭。”宝宝拿着洗好的菌子离开,盆里还有一些,段景年慢慢洗了拿过来。

面对宝宝的吩咐,段景姝快要气炸了,她要骂人可段景年开口让她去晾衣服。

“哥哥,她太过分了,居然让你做这种事。”段景姝小声嘟囔,今早宝宝的态度她还是有点怕的,总感觉她说的会打她不是开玩笑。

“今后要听你嫂子的话,她不会害你。”段景年道。

“为什么啊?凭什么听她的?”段景姝不服气,她才不要呢,一个村姑凭什么管教她?

“以后你会知道的,去吧,晾好衣服吃柿子。”段景年边说边继续洗菌子。

段景姝生着闷气离开,宝宝把这一切看进了眼里,看来段景年还没被养歪,知道干活儿。

她才放心的准备晚饭,说了要做糖糕,她先醒面,趁着醒面的空档,处理昨天剩下的食材,蔬菜还剩一些,她准备全部清炒了,不准备做肉菜,毕竟有了野生菌炖鸡,他们三个人吃不来了那么多。

糖糕的做法也简单,醒好的面沾上食用油揉一会儿,分成大小均匀的小剂子,往里面包上糖和面粉,收口揉好看一些,然后放到五成热的油锅里炸。

她用的是昨天的猪油,这里没有植物油,只能暂时这样了。

炸好之后捞出来放一下,距晚饭还早,她就将糖糕端了过去,顺便看看菌子洗完没有。

正好洗完菌子的段景年看见她端着盘子过来,忙把上面的盆放下去,“吃饭了吗?”

“没有,还有好一会儿,这是糖糕,你跟景姝先吃一点。”宝宝把盘子放下来。

段景年看着里面一个个小小的,椭圆形的金黄色的糖糕,有些迟疑,这糖糕怎么跟其他糕点不一样啊?

不是蒸吗?

“快试试吧,凉了会影响口感。”

“嗯。”

毫不怀疑宝宝的手艺,他吃了一口,酥脆可口,香甜诱人,糖糕里面是空心的,又软又甜,非常好吃。

段景姝晾好衣服本来想嘲笑一下的,可是吃到糖糕,把什么都忘记了。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晚饭的时候,两兄妹推翻了下午的决定,吃到了野生菌炖鸡,鲜美的滋味让两人恨不得把锅里的一口吞了。

怪不得宝宝说菌子可以称为“山珍”,原来山珍是这个味道,他以前吃的那些都是什么东西?

熬完药,宝宝洗漱了一下就去睡觉,明天一早还得去收稻谷。

次日一早,宝宝就起床用昨晚剩下的鸡汤煮了粥,虽然要去干活吃汤汤水水的不行,可是她早上实在吃不来太油腻的。

她离开的时候,段景年才起床,想要跟着去被宝宝拦了下来,让他把昨天带回来的柿子,软硬分离。

她带着水和镰刀赶到田里,他们家的水稻已经被割了三分之一了,再看田里的人,都是村里的男丁。

带头的是里正,村长年纪大了,让他两个儿子过来的。

宝宝吓了一跳,转念一想到他们的目的,里正也正好看到她,放下手里的活儿走了过去。

“想想,你一个人恐怕收不了那么多,叔我就带着村里人帮你收了。”里正累的满头汗,他擦了擦道。

宝宝有些感动的,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有目的,可是愿意来帮忙都很感激:“太谢谢你们了,我正愁着呢,我现在就回去做饭,中午都到家里吃。”

“别了,我们带着呢,你跟景年也不容易。”里正道。

果然是因为段景年,宝宝顺着他的意思来了,于是问:“叔,咱们村之前有过学堂吗?不瞒您说,昨晚景年跟我说,等他身体好些,就可以去教村里孩子们念书认字。”

“真的?那感情好啊,学堂村里没有,咱们村什么时候有过读书人,不过可以把祠堂旁边的房子收拾出来用,哎呀,咱们也不要求孩子考个科举什么的,就想多认点字,出去找个好营生。”里正眼睛都亮了。

他们几人回去商量了一番 ,是想请段景年教孩子们念书的,可是他们村太穷了,根本交不起束脩,只能跟有孩子人家商量,看看能不能帮忙干活抵消。

这不,他们一大早天不亮就过来帮忙收水稻了,现在谁不知道这田地是宝宝家的?

“就是,等景年身体好一些,就跟叔和村长商量这事儿。”宝宝道。

“好好,你快回去吧,不做午饭了。”里正赶人。

“要的要的,叔你就别推辞了,我家也吃不起什么好的,但是管饱。”宝宝看里正还要推辞,她立刻道:“要是叔不同意,我就不让你们干了。”

里正被她逗笑了,他哈哈笑着点头:“行啊,犟脾气。”

宝宝心里踏实了,她先数了数人数,心里有个底,站在田埂边上跟收割稻谷的人说话。

“大家辛苦了,谢谢各位了,今天中午到我家吃饭吧。”

忙碌的人停下手里的活儿,直起腰来看向田埂边的小身影,宝宝因为长期吃不饱,现在瘦弱的很,站在那里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了。

“不了,我们带了饭了,想想你快回家去照顾段先生吧。”

“这里我们一会儿就收完了,都给你挑到碾谷场去,碾好了给你装起来。”

“想想你快回去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宝宝坚持要请他们回家吃饭,里正也发话了:“既然想想有心,大伙儿就去吧。”

“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啊?”

“就是啊……”

见众人还在拒绝,她故作为难道:“大伙儿不愿意去我家吃饭,那我也不好意思麻烦大伙儿给我收水稻呀。”

推辞了半天,众人没抵挡住宝宝热情的邀请,都同意了,反正他们都带着午饭的,到时候过去意思吃一点,就吃自己的。

告别了里正和帮忙的村民,宝宝赶紧回家准备午饭,这次来的一共有十二个人,加上她家里的三口就是十五个,米饭肯定不够,她要快点去蒸馒头。

宝宝出去不到半个时辰就急匆匆的回来,把在家里整理柿子的段景年兄妹吓了一跳。

“夫人,怎么了?”不是去收水稻了吗?是出什么事了,那么着急。

宝宝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道:“里正叔带着村里的人帮我们把稻谷都收了,我回来做午饭,请他们中午在家里吃。”

“应该的。”段景年点头。

“我还有事跟你商量。”

“你能有什么好事跟我哥哥商量?”段景姝拿着柿子,脸上因为吃柿子花了,她自己不知道,等着宝宝的样子,还有点可爱。

“姝儿。”段景年低声喝斥,以前不觉得,现在发现这个妹妹越来越没规矩。

“你就知道向着她!”小姑娘非常不服气,她明明才是段景年的亲人。

“夫人你说。”段景年没理会她。

宝宝也不打算理一个闹脾气的小姑娘,先说正事,她里正和村长的打算告诉了段景年,后面还补充了一句,他要是不愿意的话,她可以想办法推掉。

段景年想了想,点头:“倒是可以,身子好些,可以答应。”能挣个几文钱也是好的。

宝宝;“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先去做饭,一会赶不及了。”

“我来帮你。”段景年起身帮忙。

“也行。”

他的脸色要比昨天的好看些,做那么多人的饭她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毕竟他们家的米是有限的。

她打算多蒸些馒头,把买回来的面全都用上了,她没有买糙米,用这些面粉也不知道够不够,毕竟庄稼人胃口还是很大的。

宝宝揉好几盆的面,放在一旁盖上湿布醒发,打发段景年理好的蔬菜,跟昨晚剩下的野生菌炖鸡一起放点水煮一锅汤。

她拿了土豆去洗,准备用炼油的油渣一起炒一个菜,家里没有肉了,希望这点油渣和那没吃完的鸡能够一顿的吧。

看着她忙碌,段景年也不能闲着,他想要帮忙却怎么也插不上手,还不如段景姝,能帮忙烧火。

宝宝干活麻利,不拖泥带水,段景年只能在旁边递布巾给她擦汗水,偶尔倒一杯水。

蒸好馒头,炒好菜,来帮忙收水稻的也到了,他们隔着老远就闻到了香味,是肉的香味,馋的他们不停的咽口水。

段家的不会做肉菜了吧?他们家也没什么钱啊,居然舍得这样来招待他们?

想着,每个人都加快了脚步,到了段家大门口,那香味扑面而来,众人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

里正率先走进去,宝宝赶紧让段景姝搬凳子,将炒好的菜放到木桩上,只有两个菜,油渣炒土豆片和野生菌蔬菜鸡汤,但是分量很足,连馒头都散发着小麦的香味。

“景年,想想啊,麻烦你们了。”里正客气道。

宝宝脸上堆着笑:“说麻烦的是我们的才对,麻烦各位乡亲帮我家收水稻,一些粗茶淡饭,不要介意啊,馒头在这里,菜在那边,我就不一个个请了,显得生分。”

“麻烦诸位了。”段景年也学着宝宝含蓄了几句,他们以后要住在这里,不出意外会一直在这临溪村,能打好关系就打好关系。

“说这些,乡里乡亲的应该的,我们就不客气了。”

“我老远就闻到香了。”

“以前我婆娘就说,想想做的菜是村里最好的,我可得好好尝尝。”

宝宝让里正帮忙招待他们吃饭,众人赶紧洗了手去拿馒头,宝宝家的碗不够,他们自己带了饭,用自己的碗装菜,看到油水足,还有鸡汤,众人心里别提多舒服了。

都是冲着段景年能教自己孩子读书来的,没想到宝宝待客这么地道啊,

吃的这么好,他们是要过年才吃得上。

众人也不推辞了,赶紧大口大口的吃饭,这菜不仅闻着香吃起来更香,馒头更是香香软软,带着丝丝甜味和麦香,要比家里做的还要好吃。

宝宝怕兄妹两人饿着,赶紧拿了吃的进屋,让他们吃,段景年想要拉住她,被她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我出去说一声,你们先吃。”

段景年道:“等夫人一起。”

宝宝笑了笑没有回应,她并不太相信爱情这种东西,她妈妈就是因为太爱她那个爹,才死的那么惨,她重生到了这里,捡了个便宜相公,只是想着今后有个说话的人也挺好,并没有想过跟他想正常夫妻一样,恩爱白头。

这现世,并不存在小说戏文里那种至死不渝的爱。

猜你喜欢:

穿越之沦为宫女图书简介

惜花魔帝图书简介

宝贝乖~自己坐上去动一动哦 宝贝我难受~你含一下它

女朋友为什么水很多很多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