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下面滴水的文字2000字 污到滴水的作文1500字

下面滴水的文字2000字 污到滴水的作文1500字

江丹橘的恐惧写在脸上。“我疯了?”厉岁寒冷哼了一声,“你这个疯女人,之前不是你求着我,让我和你做吗?现在装着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给谁看?”江丹橘挣扎着要坐起,又...

江丹橘的恐惧写在脸上。

下面滴水的文字2000字

“我疯了?”厉岁寒冷哼了一声,“你这个疯女人,之前不是你求着我,让我和你做吗?现在装着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给谁看?”


江丹橘挣扎着要坐起,又被厉岁寒抓住衣领,男人靠近她,似乎在她身上寻找着别的蛛丝马迹。望着女人一双噙满泪水的眼睛,一脸的委屈倔强,男人内心升起了一点点的怜悯。


厉岁寒的眼神晦暗,江丹橘猜不出他的心思,又怕他乱来,她现在只想从他的手下逃开,便说道:“既然觉得我水性杨花,就不要因为我脏了你的手,我只是你名义上的太太,以后随便你找什么女人,我都不会过问。”


他痛恨婚内出轨的人,小时候就看尽了父亲对母亲所做的一切,即使母亲那么爱父亲,临死才没能唤醒父亲的心。他不信什么爱情,所以当初爷爷让他结婚,他就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人,和谁结婚都没有差别。


但他从未想过出轨,如果出轨,就背叛了自己当初的信仰。


江丹橘的话,使得厉岁寒愈加变本加厉,将她重重压在身下,“不要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


厉岁寒粗暴的将女人的牛仔裤的拉链解开,用力撕扯着女人的衣服。


江丹橘在他身下像个泥鳅一样挣扎,“厉岁寒,求求你,今天不行。”


女人越是挣扎,男人的征服欲越强。


“现在知道求我了,之前你都在做什么。”


“我错了,我以后不会让别人送我回家了。我今天晚上被困在酒店的储物室,差点死在里面,是你大哥救了我,因为太晚了,所以才请他送我回家的。”江丹橘呜咽着说道。


厉岁寒抓着她衣领的手,渐渐松开。


江丹橘看到他的脸色开始缓和,迅速抽身,走进卧室。


她打开水龙头,把水放到最大,坐在浴室的边缘,嚎啕大哭。


尽管浴室的隔音很好,女人的哭声还是传了出来,厉岁寒心里更加烦躁,他从抽屉里取出一支烟,点上。


他坐在阳台上,嘴里吐着烟圈,眼前的白色烟雾让男人的俊颜模糊成一片。他在思索着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蠢笨,出个差都能把自己弄死在外地。


江丹橘洗完澡出来,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厉岁寒,“我已经帮你放水了,你去洗澡吧,早点休息。”


她很少对他说关心的话,今天大概是看在放她一马的份上,多加了一句“早点休息。”


江丹橘一个人躺在松软的床上,才感觉到片刻的放松。


翌日,江丹橘起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经起床离开了。


她洗漱好,去衣帽间选衣服,本来还想着自己随便穿一件,转念一想,不行。


昨天的自己实在是太狼狈了,不知道多少人在后面笑话她。特别是林伊,在工作上故意针对对她,昨天晚上被困在储物事,她不知道是有人故意,还是只是意外,有人想故意打压她,她不能就此低头,否则,她会永远被人欺负。


她在衣柜里选了一件香家最新款的黑色套裙,不细看,看不出香家的风格,脚上又踩了一双高跟鞋。


最后,又特意画了一个提气的精致妆容。


人靠衣服马靠鞍,衬得江丹橘整个人的气质也凌厉了几分。


她早早的到了办公室,把昨天没完成的工作,做好了收尾,又把桌面收拾的干净利落。


林伊进办公室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吃惊,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毫发无损的坐在了办公室。


不可能的呀,她很了解,平时储物室那边的院子里,那里根本没有人的。


江丹橘像是没事的人一样,“林秘书,早上好。”


林伊有点心虚,又有点发毛,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不好使,既没有责问她昨天的事情,还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她……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面上强装着镇定,“小江早。昨天我家里有事,就先离开了,我打电话告诉你,你没接。你昨天一个人回来,还顺利吧?”


是她安排的去储物室分装礼品,既然电话打不通,可以直接去储物室说一声的。


但她没有,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当然江丹橘没有任何证据。


“恩,很顺利。”江丹橘微笑着答道。


江丹橘桌子上的电话响起。


她一听是林晟的声音,让她去总裁办公室。


江丹橘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没见到那个男人,不知道一大早找她做什么,她在办公室就是个边缘人。


这次,江丹橘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听到里面让她进来的声音,她才推门进来,并把门关好。


林晟看到江丹橘来了,就颔首离开,办公室里就剩下厉岁寒和江丹橘两个人。


江丹橘看厉岁寒在低头看文件,自己就先在沙发上坐下,她注意了一下总裁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和他的卧室差不多,无比的清冷。


男人依旧没有抬眸,淡淡的说道:“昨天出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是我自己不小心把门琐上了,又把手机不知道落在了哪里,就被困在富春山居的储物室内。”


男人签字的手一顿。


“既然知道自己有丢三落四的毛病,为什么不和林秘书一起做事情?”


厉岁寒知道江丹橘不可能一个人出差,她还是个新人。


“林秘书有事先离开了。”


“你要是在别的地方,不知道要被开除多少次了,以后做事情也长点脑子。”


“知道了,总裁。”


厉岁寒和江丹橘说完了话,才抬首望着女人离开的背影。


这个女人大概是受了什么刺激,他在她刚进来的那一刹那,就看到她与往常不同。


他听了林晟讲,关于江丹橘在办公室的事情后,便把她叫进办公室,算作是老板对于下属表示一点关心,可是看到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就转了话锋。


这个男人不但坏,而且蠢,江丹橘一路腹诽,走出总裁办公室。


林伊的工位在江丹橘的后排,她坐在位置上,一直盯着江丹橘,这个女人竟然被总裁叫进了办公室,她不会在总裁面前告自己的状吧。


林伊看江丹橘回走去了茶水间,她起身出门,直奔茶水间。


“小江,刚才看你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一大早的没什么事情吧?”


“没什么大事,就是问了下昨天出差去富春山居的事情,总裁很看重马上就要举办的画展。”


“这个画展我们已经跟进很久了,到时候一定不能出差错。还有别的事情吗?”


“林秘书还想知道什么事情呢?”


“没事,我就闲聊问问。”


江丹橘泡好咖啡就走,茶水间就是女人挤堆八卦的地方,她不愿意多呆。


林伊走在后面,才发现江丹橘今天穿的裙子,嘴巴都快掉下来了。


她刚在杂志上看到过这件衣服,是香家新出的秋季裙装,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女人穿在身上,这个女人还真不能小瞧。


她想用几个小手段将她逼退,看来不是简单这么简单的事。


她进来三年,才做了个三级秘书的职位,马上新一年的轮职替换考核就要开始了,这时候又空降来个江丹橘,漂亮又努力,自己可能会被挤出这个办公室,她不能掉以轻心。


江丹橘昨天晚上没有去医院看外婆,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她想今天下班,早点回家。那就趁中午有点时间,去和外婆一起吃个午饭。


到了医院,看到外婆一切安好,她才放心下来楼。


刚出医院大门,有辆粉色高级轿车急停在江丹橘的面前。


车窗摇下,发现里面坐的是江桃李。


“姐姐,你去哪里?我送你。”江桃李的话说的柔声细语,让她完全不能适应。


“不用了,我自己走。”


“我刚才本来想去看外婆,到了门口,听里面的护士说,外婆在睡觉,就没进去打扰,外婆的病情好多了吧。”


江丹橘冷冷的道:“谢谢关心。”


“我听说是厉岁寒安排进厉氏医院的,我上次帮你交的医药费的卡,并没有用到,那你是不是应该把钱还给我。”


“江桃李,那500万是江家欠外婆的,不管用不用得到,都没有还给你的道理。”


“姐姐,我看你现在在厉家的日子过得很好了,又何必在乎那500万,只要你伺候好厉岁寒,要多少钱没有。”江桃李看得出江丹橘穿的衣服,已经不同往日。


江丹橘要被江桃李的话恶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


“我是我,厉岁寒是厉岁寒。”


她看了下时间,再和江桃李僵持下去,她恐怕要迟到了,她扬招出租车,可是中午这个时段,在医院门前,真的很难打到车。


将桃李把副驾的门打开,“上来吧,姐姐。”


江丹橘只好上了车。


“去哪里?”


“厉氏集团。”


“是去找厉岁寒吗?你们的关系进展的挺快的。”将桃李看向靠在车窗上的江丹橘,笑着道:“我和顾重深马上就要结婚了,姐姐你会祝福我们的吧。”


江桃李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抢走了她的未婚夫,还敢要祝福,江丹橘按奈住心中的怒火,“我会祝你们白头偕老。”她的话语间带着明显的嘲讽。


江丹橘现在没时间浪费到这对狗男女身上,她要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到时候绝不会放过她们,还有江磐和刘敏兰。


车子很快开到了厉氏集团楼下,将桃李看着江丹橘进了厉氏大楼,扯了扯嘴角,“嫁了个残疾总裁,也开始神气了,自己的床上受的气,大概只能自己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江桃李正要掉转车头,看到一群人从厉氏大厦走出来,他最先看到的是林晟,她记得很清楚,当时还和他说了几句话。


就在她看到前面的厉岁寒的时候,目瞪口呆,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把车停下来,偷偷拍了一张照片。


她在订婚之前是偷偷看到过厉岁寒的,确认他是一直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因为当时她不甘心,自己垂手可得的厉家少奶奶的身份拱手让给她一直讨厌的江丹橘。


江桃李一直想挤进白城上流社会的名媛圈,因为江家在白城是小家族,只能偶尔借着朋友的帮忙,去参加名媛圈子内部的聚会。


她自从知道将要嫁给厉岁寒,曾在聚会的时候,在一众名媛面前显摆,却遭到了耻笑。


江桃李那时才知道厉岁寒不仅是双腿残疾,还不能行人事。


她原本虽是江家二小姐,毕竟是江磐和刘敏兰出轨所生,自小都背负妈妈是小三的罪名。她小时候常常被骂是个没有父亲的野种。


直到刘敏兰正式嫁给江磐,她在江家有了名分,才感觉到自己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做人。


她刚来到江家时,看到江丹橘满柜子的名牌衣物,更加仇恨自己的过去,江丹橘有的这些,她本来也应该拥有的,却迟来了10多年,她心有不甘。


后来和江丹橘在一个学校,两个人放学后一起回家,同学们常把她当作是江丹橘陪读的书童,两个人气质相差太多。


江丹橘一看就是富养出来的孩子,气质恬淡、彬彬有礼,而江桃李长着一张乡下人的脸,性格乖张。


在家里,有刘敏兰和江磐为她撑腰,就以欺负江丹橘为乐,她在外面受到多少委屈,回来后更加变本加厉的施加在江丹橘身上。


江丹橘只能捡她不要的东西,不管是物,还是人。


她再想拥有厉太太的名头,也不能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做赌注。


在还没有结婚之前,还有缓转的余地。


猜你喜欢:

吃饭时某处紧密连接在一起 一个㖭B两个㖭40分.

风月俏佳人影评图书简介

坐卧美人间图书简介

当个恶霸不容易图书简介